第73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结果黄文君听了,越发愁眉苦脸,“什么,我真的没有到元婴的希望了?”

周印道:“你成天坐在这里说废话,别说元婴,结丹都没希望了。”

黄文君苦笑,他的“安慰”真是别出心裁,不过效果显著,自己确实没有之前那般沮丧了。

周印真没觉得那个刘小宛有多大魅力,能把一个黄文君迷成这样,或者说在周印眼里,能够让他觉得有魅力的人基本没有,至于周辰,还是变成毛团的时候比较顺眼。

虽然周印说要考虑一下,但清和真人并没有亏待他,特地指了一处上好的客居让他暂且住下。

换了一个月前,像周印这样的金丹修士在上玄宗或许不算什么,但最近由于妖兽频频出没,应苍和国君之请,上玄宗派了不少中层弟子出去帮忙收伏妖兽,以至于门中隐隐形成一种中空的局面。

周印既然与上玄宗有这样的渊源,清和真人拉拢他,也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

留在这里,冠上上玄宗弟子之名,自然也要为上玄宗出力,但离开,未必就能讨得了好,外面妖兽渐多,想找一个清静修炼的地方也难。

念头转了一番,周印有了决定。

那头黄文君还在絮絮叨叨劝他留下来。

“依我说,你就别走了,连北斗山都能出现妖兽,更何况是别的地方,留在这里,至少还有充足的灵石……”

外头传来一声鹤鸣,清越嘹亮,划破长空。

周印心念一动,起身往外走。

黄文君:“诶,阿印?……你往哪儿去?”

院子外头,齐人高的仙鹤立在那里,歪着脑袋打量走出来的人。

看到周印走近,它鹤嘴一张,一颗红色丸子吐出,飞向周印。

丸子落入手中,即化为一封信。

周印打开它。

亲亲我的心肝宝贝小印印,你还好吗,我是你家的亲亲小辰辰啊!

一别十年,虽然知道你在闭关,我也是会吃醋的,不知道你有没有天天想我,我无时无刻不在想着你,妖族里面美女很多,但是你不要担心,就算美女再说,我也会牢牢把持住,我冰清玉洁的身躯只属于你,那些女的长得再美,我也不要放在眼里,男的也是。

最近外头妖兽很多,但那都不是我放出去的,说实话,有这闲工夫还不如多跟你亲亲,为这事我现在还脱不开身,不过很快就可以来见你了,你要等我,自己小心。

周印嘴角抽了抽,继续往下看。

下面周辰又长篇累牍,用了长达上万字的内容来描述他对自己的思念之情。

那只白鹤还站在那里,理也不理吃惊的黄文君,径自望着周印,似乎在等他回信。

周印看完,在原来信下的空白处写了回信,交给白鹤。

白鹤衔起信,又将其变为丸子吞入腹中,长吟着飞走。

黄文君嘴巴半天合不拢:“阿印,这是你豢养的宠物?”

周印还未说话,却见天边一道红光,又是一人驭着飞行法宝过来,转瞬便至眼前。

云纵风尘仆仆,面上还有冷意未褪。

看这样子,像是在山下碰见了什么事,但又不大像。

“你若有空,我带你到你眼下的居处看看。”云纵对周印道。

黄文君立时识趣道:“阿印,那我先去修炼了,大师兄,你们慢聊。”

周印跟着云纵到目的地才发现,自己的住处是在云纵居所旁边,两个院子相连着,枝叶滕蔓相绕,绿意盎然,生机勃勃。

“山下情形如何?”既然决定要留下来,很多事情自然要了解清楚。

云纵冷冷道:“那个防御阵法,被人做了手脚,对妖兽不起作用。”

周印问:“此阵何人所布?”

云纵道:“天璇峰清玄师伯,师父已经去找他了。”

周印道:“他与你师父关系如何?”

云纵一怔,道:“他与我师父关系不错,只是对名利稍微看重了点,听说当年我师父得了掌教之位,他颇有微词,不过也仅止于此而已。你的意思是……?”

周印笑了一下:“我的意思就是你的意思,你明白我在说什么。”

他的笑容堪称诡异,云纵却吁了口气,淡淡道:“英雄所见略同,我也作此想,只是一来没有证据,二来旁人也不信。”

阵法无效,如果没有周印那一打岔,山下的弟子全部死光,妖兽神不知鬼不觉上了山,就算到时候没能对上玄宗造成毁灭性打击,也会因此让其他人质疑清和真人的领导能力,上玄宗也难免要起内讧。

云纵又道:“现在外头流言四起,都在说妖族要杀了太初大陆上的所有人族,重新夺回当年的权力。我去过莲音仙府,自然知道那些妖兽与周辰没关系,但是不代表旁人知道,所以你最好让他不要出现在人前,我听师父说,各大门派现在商议着要联合起来对付妖族,他纵然能力通天,也挡不住这么多人。”

“这种时候他不会做这种蠢事的。”周印心道,那只毛团表里不一,只有他黑别人,哪里轮到别人陷害他,只怕现在他正等幕后主使者沉不住气先露面。

周印又问:“你还有心事?”

云纵道:“没有。”

周印也不追问:“喔。”

转身走向自己的院子。

云纵道:“等等。”

拿出一根钗子,递给他。

钗子周身清雅如雪,精致异常,正是当日云纵在神仙集买去的泼雪钗。

周印莫名其妙:“???”

云纵:“送你。”

周印:“我不戴女人的东西。”

云纵:“那你送别人。”

周印:“那转送你了。”

云纵:“……”

周印懒得理他,转身回屋,打坐。

直到隔日黄文君过来看他,兴致盎然提起这段八卦。

黄文君如是道:“你还不知道吗,难道昨日云师兄来找你,没表现出任何异样吗?之前我还听别人说他如何厉害如何了得,如何少年早慧,如今已是金丹后期的修为,但就一个男人来说,他也实在太倒霉了点,唉,我真同情他,简直跟我的命运一样坎坷!”

周印:“你嘴角咧得太高,不大像同情。”

黄文君连忙摸摸嘴角:“……有吗?啧啧,我跟你说,听闻鼎鼎大名的碧波仙子就是他的未婚妻!”

周印茫然:“碧波仙子是谁?”

黄文君顿了顿:“这不重要,重要的是,那碧波仙子乃是全天下男人梦寐以求的美娇娘,居然从小就被订给云师兄,这两人是有婚约在身的。”

周印道:“全天下男人,我不是男人?”

黄文君嘴角抽了一下:“你不算。”

周印的反应冷淡无法浇灭他的兴致勃勃,“结果云师兄出外云游之际,那碧波仙子竟然另嫁了他人,她的新夫君,则是天衍宗宗主之子,昨日碧波仙子遣人来,将一应订亲信物都退了回来。哎,你说做男人做到这份上……”

“做到这份上咋样?”一个声音冒出来。

“脸都丢光了!”黄文君拍案而起,又带了一丝幸灾乐祸:“是男人就该去把那女的抢回来!我听同门说,师兄昨天回来之后脸色忒难看,还借酒浇愁,那叫一个颓废啊……”

“哦,是吗?”

“那是,照我说……”话语戛然而止,他僵硬地转过头。

云纵对他露出一个亲切的笑容。

“黄师弟,你很闲么?”

“不不……”黄文君干笑。

“既然你这么闲,那劳烦你到后山采一千棵归于草给我吧。”

黄文君垂头丧气地走了。

想来是这几天议论这桩八卦的人太多,云纵早就麻木了,“我来是告诉你一件事,清玄师伯死了。”

周印微微皱眉:“什么时候的事情?”

云纵在他旁边的椅子坐下,“今日清晨。”

周印道:“昨日你师父刚刚找过他。”

云纵点头:“在那之后清玄师伯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不许任何人去打扰,今日他的弟子有事前去禀报,发现异状,破门而入,发现他已经死了。”

周印道:“自杀,他杀?”

云纵道:“他杀。”

周印淡道:“一个元初修士,怎么可能死得无声无息。”

云纵忽而露出古怪的神色:“当时他趴在桌子上,桌子上写了一个字,被他的手盖住,天璇峰弟子进去挪动尸体的时候,发现了那个字。”

周印问:“写什么?”

云纵道:“恒。”

周印挑眉。

云纵道:“上玄宗七峰里,天权峰秋闲云师叔的道号,便是清恒。”

周印道:“那现在呢?”

云纵道:“天璇峰的人闹到师父跟前,要求讨个公道,师父不得已,先将秋师叔关起来,等候处置。”

七峰虽然一向以掌教马首是瞻,但七峰内务则各自为政,掌教不曾干涉,突然出了这么大一件事,天璇峰群龙无首,必然如同塌了天一般。此事干系重大,周印即便没有足不出户,也可以想象现在整个上玄宗闹成什么样了。

周印沉吟片刻:“七峰现在有几个峰主在?”

云纵道:“除了已死的清玄,带领弟子出山降伏妖兽的清微之外,还有五个,只不过,瑶光峰清元,素来沉迷修炼,一年到头基本都是在闭关,有什么事一般也指望不上。”

秋闲云被关,这便又少了一个。

周印道:“也许有人想让上玄宗乱起来。”

云纵道:“不错,所以我已经派人加强了山下的戒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