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叶沐一分神,身体一歪,就要从飞行法宝上掉下去。

那头大蛇很快追了上来,身体往前一窜,张开嘴,蛇牙森森,蛇涎欲滴,正好够得着叶沐。

黄文君大急,咬咬牙,提剑刺向大蛇,一面伸手去拉叶沐。

却不料那蛇首灵活一转,突然咬住他的剑,只听得一声闷响,宝剑断成两截。

黄文君目瞪口呆,心想完了。

大蛇吐出半截断剑,蛇尾挟着雷霆万钧之势扫向他们。

一道玄光自天际而来。

还没等黄文君他们反应过来,那大蛇尾巴已经应声而断,血雨溅了两人一头一脸。

大蛇发出类同于惨叫的声响,急急就要往后退。

那道玄光却不肯让它退,掉了个头斩向蛇首刺去。

黄文君他们这才看清楚,玄光原来是把剑,剑身乌黑,连带着剑气亦是玄色。

大蛇没了尾巴,平衡性大大降低,想要逃跑却摔了个跟头。

说时迟,那时快,玄剑已经从蛇颈的位置穿透过去。

玄剑一朝得手,立时飞回其主手中。

大蛇被刺了个透心凉,身体重重摔在地上,折断无数花草。

黄文君二人只当是门中有人发现异状赶过来支援,松了一口气之余,便要与来人打招呼,这才看清对方的面目。

“阿印?!”黄文君愣了愣,惊喜道。

周印收回苍河剑。

“刚在那边还有一只,被我杀了。”

二人一惊,难怪这里无人生还。

“为何无人发现?”周印问,以堂堂上玄宗的实力,不该如此。

黄文君苦笑:“我们也不知,这里本来是有防御法阵的,竟没发挥作用,我们要回去禀明情况,你与我们一道吧。”

周印没说话,就是没反对。

黄文君早就习惯了他这种风格,转身驭上飞行法宝。

“走吧。”

一旁叶沐却在偷偷打量周印,对他而言这个名字并不陌生,就在碰见大蛇之前还听黄文君提起过,却没想到此人修为竟有如此之高,已然是高阶修士了。

再多看两眼,发现这人冷则冷矣,模样却好看得紧,眉是眉,眼睛是眼睛,比那贺芸贺师姐还要好看上几分。

周印突然开口:“看够了没?”

叶沐差点没被口水呛到,连忙干笑着挪开视线:“看够了看够了!”

二人去的是上玄宗历代掌教所在的天枢峰,沿途关卡重重,因妖兽来袭之事,戒备又严密了几分,但眼看那些弟子神色平静,一如之前,似乎根本就没发现山下的异样。

“怎么会没人发现?”叶沐自言自语。

“你们那个阵法有问题。”周印淡淡开口。

哈?叶沐看着他,莫名所以。

周印却不再说了。

……黄师兄你这竹马的性情好怪。叶沐嘴角抽了抽,又不敢再追问。

黄文君二人还远远未到能够直闯掌教住处的地步,加上周印面目陌生,自然要再三盘问,此事十万火急,黄文君内心焦灼,不由就流露出来。

一路来到灵寿宫外,大略说明情况之后,那守门弟子也不敢怠慢,马上进去禀报,不一会儿,那人疾步走出,拱手道:“掌门请你们进去。”

时隔多年,灵寿宫的敬元殿还是如同周印上回来的那般,几乎没有什么变动,清和真人坐在里面等着他们,下首坐的,却是另外一个人。

周印额角一跳。

云纵看着他:“你结成金丹了?可喜可贺。”

清和真人笑道:“周道友,别来无恙,云纵已向我说过了,你们出外历练,感情很好。”语气和蔼熟稔。

当年周印代表镜海派在这里与青古门的人斗法,转眼已有二十三年了。

只是这感情很好,又从何说起?

他看向云纵,却见对方朝他微微一笑。

清和真人似乎看出他的疑问,笑道:“云纵本也是上玄宗人,拜在我门下,只是常年深居简出,连本门弟子亦多有不知他的。”

听其语气,可见云纵在上玄宗的地位还不低。

周印轻轻点头,对云纵道:“久仰,久仰。”

云纵嘴角一抽,这是在回敬自己隐瞒了身份吗?

却听清和真人话锋一转,道:“这是怎么回事?”

问的是黄文君他们了。

黄文君被刚才一打岔,也已经冷静下来,很快将情况叙述一遍,饶是清和真人冷静沉着,也不由微微色变。

“云纵,你带人下山去看一下。”

云纵点点头,起身大步往外走。

清和真人又与黄文君他们说了几句话,无非是勉励赞扬一类的,黄文君倒也罢了,叶沐入门没多久,第一次跟掌教近距离接触,激动得说话也有点结巴了。

“你们先回去休息吧,本座有几句话与周道友说。”清和真人道。

二人起身,黄文君对周印作了个“我在外面等你”的口型,便与叶沐一道走了。

“周道友,我还记得,当年你不过筑基修为,就敢兵行险招,用鹧鸪湖里的水,将那青古门的人打得无话可说,这份机智,实在难得。”

“不敢当此谬赞。”周印对清和真人的印象还不错。

清和真人笑了一下:“如今镜海派早已并入上玄宗,你也算是上玄宗之人,若是愿意留下来,可以拜在我门下,与云纵一道,彼此也有个照应。”

周印倒是有些意外,他本以为就算这老头会留人,自己最多也就是去其他峰主门下而已。

“让我考虑一下。”

“道友随意就好。”清和真人捋须颔首,并无不悦之色。

周印出了敬元殿,就瞧见黄文君在外头走来走去,似乎等得有点心神不宁,若不是守殿弟子瞪了他好几眼,只怕那花圃里的几朵花就要被他摧残蹂躏了。

75、

“阿印!”黄文君转头瞧见他,大步迎了过来,脸上欢欣溢于言表。

不能怪他如此高兴,实在是自周印走后,这些年来苦多于乐,偏还没有一个可以诉说的人,叶沐算是说得上话的,可他不是当年一起从镜海派过来的,很多事情也没法和他说。

周印还是表情缺缺,寡言少语,看见他连眉毛都没挑一下,但黄文君却不以为意,怎么看都觉得他亲切无比。

“掌教与你说什么了,是不是要你留下来?”

“嗯。”

“那你怎么说?”

“考虑考虑。”

黄文君无语,许多人欲入上玄宗而无门,这人倒好,还考虑考虑。

他笑道:“反正你现在没事儿,走,到我那地方坐坐!”

黄文君的住处不在天枢峰,而在瑶光峰。

当年镜海派并入上玄宗,上玄宗根据各人资质修为分配资源,待遇最好的是原来的镜海派掌门鲁延平,被分到瑶光峰主清元真人座下,并成为亲传弟子,这些年来跟在清元身边,也算小有所成。

其余诸人,却都际遇不一。

像黄文君,同样也是被分到瑶光峰主座下,却没有鲁延平那般运气,他成为瑶光峰芸芸弟子中的其中一员,这些年因为遭遇变故,修为也无起色,如今却沦为三流弟子一类的地位,从此番跟着叶沐在山下戒备便可以看出来了,竟连出外收伏妖兽的活儿也轮不上号。

而刘小宛,当年本与黄文君青梅竹马,关系比与其他人都会好上几分,旁人本以为他们以后定然结为道侣,谁知来到上玄宗之后,刘小宛的美貌引起许多人的注目,这里人才济济,捧着刘小宛的人自然也要比在镜海派时多得多。结果便是天璇峰峰主清玄真人的侄子迎得美人归,而刘小宛这棵孤弱无依的蒲草,宁愿依附在强者的庇荫下,被他人纳为妾室,也不愿随着黄文君在一起吃苦受累。

其实人往高处走,本也是情理之中,只是黄文君自小与她要好,如何接受得了这个打击,郁郁之下,修为自然也就无甚进展,而无论在哪里,都是依靠实力来说话的,他修为平平,自然也就被越发排挤在核心弟子的圈外。

反倒是原先看不惯刘小宛,也与黄文君交情平平的贺芸,被玉衡峰主清莹真人要了去,拜在其门下,成为峰主的关门弟子。这些年来一心修炼,两耳不闻窗外事,竟也已到了筑基后期,眼下正闭关冲击结丹,无法出来。

说起来,黄文君原先也看不惯贺芸总是要针对刘小宛,结果现在没了刘小宛,他们见了面还能和和气气说上几句话。

谁也没想到,当初在四人之中最晚入门的周印,竟成了修为最高的。

黄文君一肚子苦楚无人诉说,好不容易遇到周印,自然是一股脑都倒出来,末了叹道:“若是我当初和你一样离开镜海派就好了!”

周印淡淡道:“你现在也可以离开。”

黄文君噎了一下,半晌说不出话来。

在这里或许没有尊荣的地位,但起码能够提供遮风避雨的地方,上玄宗作为天下第一大宗门,别派弟子看到他们也要客气三分,若是他努力修炼,也终有出头之日,这些都是上玄宗这块金字招牌带来的好处,黄文君自然舍不得丢弃。

周印看了他一眼,不置可否。

虽然别人瞧不起他,但他也从未起过暗算别人的心思,算得上中规中矩,所以周印对他并无恶感,如果厌恶他的话,也不会在这里听他说了半天废话了。

“女人跑了,可以再找,修为低,现在开始修炼,以你的资质,就算不能到元婴,结丹应该没问题。”周印轻描淡写道,他认为自己的话是最好的安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