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他从须弥戒里掏出一套符箓,这是在出发前就准备好了的,符文上面的咒术是专门对应洞府封印的,除了他,没有别人能够画出这套符。

符箓掷了出去,悬于半空,九张符箓形成一个井字形状,霎时又融入结界之中,消失不见,周印驭着灵隐剑绕过冰瀑,几乎没费什么周折就进去了。

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饶是冷静如周印,眼里也禁不住露出喜色。

他之前放在这里的东西,果然原封不动,包括一些法宝,和足够自己晋升到金丹后期修为的灵石。

周印从前只把这里当成一个栖息之地,东西从来就没有好好收拾过,除了分作法宝与灵石两堆之外,法宝那堆散乱在一起,看上去像一堆金光闪闪的垃圾堆。

如今结成金丹,灵隐剑大可只当作飞行法宝来用,而洗天笔来头太大,以他现在的修为,洗天笔同样只能发挥出相当于金丹修为的威力,如果碰上金丹后期以上的高手,他就很难有发挥的余地。

周印走过去,在所有东西里挑挑拣拣,半晌终于挑了件东西出来。

这也是一把剑,没有剑鞘,只用一层厚厚的黑布缠着。

解开布料的层层缠缚,一股强大温和的灵力从剑身散发出来,瞬间充盈了整个洞府,剑身浑厚乌黑,毫不起眼,只有剑刃上刻着水属性符箓。

周印想起来了,这把剑名为苍河,是他有一回在北疆冰层之下发现的无主之物,顺手就带了回来,当时他的修为已到了元婴后期,这把剑对他来说作用不大,拿回来之后便搁置在一旁,却没料到现在派上了用场。

他收了苍河剑,又拿了一副十相自在图和所有灵石。

东西在精不在多,当年跟余诺下龙影潭,那个洞府里好东西那么多,他也看上眼,现在对着自己的洞府,更不会恨不得把整个搬走,这里头最有用的,当属他拿的这两样东西,苍河剑与十相自在图。

后者却是他与一个佛修斗法,那佛修技不如人,死在他手下,他便将对方的法宝收了过来,这也是修□默认的规则了。

拿了东西,他并不急着走,这里虽然资源稀缺,但胜在无人打扰。

一个月后,周印出关,前往上玄宗。

74、

叶沐是上玄宗的弟子。他资历不长,是十年前才入的门,但如今已有炼气八层的修为,可见天资聪颖。

这里是上玄宗山脚下,叶沐与其他一些上玄宗弟子被分配到此处巡逻,上玄宗并没有打算让这些低阶弟子当炮灰去应付妖兽,所以叶沐他们的职责也仅仅是警戒而已,如果碰上妖兽突袭,就需要立即联系上面。

北斗山七峰矗立,晓笼雾,夕绕霞,山下青林翠竹,四时俱备,仙花瑶草,香起春溪,佳果繁枝,澄漳霁洁,令人游而忘返。

但再美丽的风景,看多了也就觉得寻常了,叶沐自三年前被分到这里轮班警戒,便日日在这片区域巡逻,久而久之,闭上眼睛也能指出方向了。

山下很平静,叶沐百无聊聊地走来走去,心里默默来回演练着自己昨天记下的一招法术,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一下。

下意识回头,看到来人,不由长吁了口气:“黄师兄,你吓死我了!”

黄文君笑他:“胆子这么小!”

两人很熟,叶沐白了他一眼:“在练习法术呢!”

黄文君道:“哪里不明白,让师兄我教教你好了。”

叶沐问:“哎,黄师兄,我就不明白了,虽然说现在到处都有妖兽的踪迹,但是这里是上玄宗,师祖们修为那么高,周围又布下天罗地网,那妖兽真有那么大胆子敢到这里来?”

他入门之时,碰巧赶上传来妖兽来袭的消息,但当时太初大陆也就是零零散散三两只的规模,并不被各大门派放在眼里,谁知随着时间的推移,妖兽不减反增,各国州府不少百姓因此遭殃,各国束手无策,人心惶惶,不得不求援于本国的修真门派。

上个月初,上玄宗掌门清和真人收到一封信,为大陆第二宗门天衍宗宗主所书,言道天衍宗发现中阶妖兽的踪影,提醒上玄宗小心。

不仅是上玄宗,青古门,万山门等大宗门也陆续收到天衍宗发来的讯息,各大宗门不约而同提高了警惕,上玄宗这边,由天璇峰主青玄真人在北斗山脉附近布下防御阵法,一旦有妖兽气息靠近,阵法便会自动开启。

黄文君道:“不过是未雨绸缪罢了,不过有防御阵法在,也无须太过惊惶了。”

叶沐撇嘴:“我不是惊惶,我是羡慕那些可以出去消灭妖兽的师兄弟们。”

朝廷权威再大,那些士兵毕竟也都是凡夫俗子,所以当苍和境内也出现妖兽时,皇帝自然马上就想到要跟上玄宗求援。这边上玄宗派了一批人过去,到各地帮忙对付妖兽,也才刚刚是半个月前的事情而已。

叶沐嘴里叼了根草,靠在树干上,闲得发慌:“想要增进修为,还得多多增加实践经验才好,一直困在这里算什么事儿!”

他大声感叹:“没师父的孩子像根草啊!要不是师父在结丹的时候陨落,我也不会被踢到这里来了!”

后脑勺随即被黄文君拍了一巴掌,“哪来那么多牢骚!”

叶沐唉声叹气:“难道不是吗,我之前没进来前,毕生梦想就是能进上玄宗,哪怕成为一个杂役弟子也好,哪里知道天下第一修真宗门里头也有这么些攀高踩低的事儿!”

黄文君嗤笑:“你那师父又不见得多疼你,不过是个名头罢了,若说倒霉,我比你还倒霉一百倍呢!”

叶沐也听说过镜海派并入上玄宗的事情,闻言也有几分歉疚,嘿嘿笑道:“对不住啊黄师兄,勾起你的伤心往事了!”

“不要紧,”黄文君双手枕在脑后,悠闲地看着天空。“说起来也是我自己无能,像与我一同长大的好友,除开一个失了踪的,另外一个,如今也已修到筑基后期了。”

叶沐八卦道:“你说的筑基后期的那个是贺芸师姐吧,其实贺师姐蛮漂亮的啊,你怎么没考虑过……嘿嘿!”

“嘿你的头啊!”黄文君瞪了他一眼,“这种坏女子清誉的话以后别再说了!”

叶沐与他胡闹惯了,也不以为意:“可我听说过以前你有个相好的青梅竹马,就是失踪的那个吗?”

黄文君略略变了脸色,须臾便恢复平静:“不是,失踪的那个叫周印,是男的,也是与我和贺芸一同长大的人,如今不知生死。”

“那青梅竹马呢?”叶沐把脑袋凑过来,打破沙锅问到底。

“嫁人了。”黄文君淡淡道。

“还君明珠双泪垂,恨不相逢未嫁时……哦不对,应该是,长恨人心不如水呀……咿呀啊……”叶沐在那里荒腔走板地唱着,挤眉弄眼。

黄文君被他这一捣乱,那点子伤春悲秋早就飞到九霄云外去了。

“你这小子……”

他话未说完,陡然变了脸色。

叶沐还未意识到古怪,眯着眼睛哼歌,神情惬意。

衣襟却被一股大力陡然拽起,黄文君将他生生抓了起来,又狠狠地推开。

“搞什……”

砰的一声,原先他们坐的位置多了一个大坑。

“快跑!”黄文君声调都变了。

叶沐一边后退,一边下意识抬头一看。

一条立起来一丈多高的大蛇,朝他们吐着蛇信。

蛇首一半人脸一半蛇鳞,双目通红,几乎要流出血来。

刚才那个坑,正是怪蛇用尾巴鞭出来的,叶沐若是反应再慢一点,此时就被打成渣滓了。

两人二话不说,驭上飞行法宝逃命。

“妈的这是什么玩意啊!”叶沐吼道,一边往后掷出一道符文。

符文打在大蛇身上,燃起火焰,大蛇甩了甩尾巴,火焰随即被扑灭。

“女悦!”黄文君回吼。

他马上就认出来了,这玩意就是当年他与周印等人在镜海山脉碰到的妖兽,时隔多年,当初那种濒临死亡无处可逃的感觉又回来了,这条女悦比当初他们看到的还要大上一点,黄文君知道以自己和叶沐的修为根本不可能打赢它。

“师兄你快出手啊!”叶沐急道。

“出个屁,还不报信!”黄文君也是满头大汗。

这里不是有防御法阵吗?

念头一闪而过,便听见叶沐哭丧着声音道:“我,我找不到传讯烟花了!”

他手忙脚乱地掏东西,身体还差点因为失去平衡而从飞行法宝上跌落下去。

黄文君听到这话都快吐血了,“你这混蛋,快找啊!”

偏偏自己的传讯烟花今天却忘了带。

他一面回身一剑,剑光砍在蛇鳞上,又是消弭于无形。

两人都觉得死期将近。

大蛇一张嘴,黄文君他们就闻到浓烈的腥臭之气。

“哎哟我受不了了,没被咬死也要被熏死啊!”叶沐大喊。

“到那边去,那里有同门也在警戒,人多好对付!”黄文君道,一边往东南面飞去。

其间不过是弹指,他们几乎将毕生功力聚集于飞行法宝上,人在危急时刻的潜能是无限的,飞行速度竟因此提高些许,离那大蛇远一点了。

两人提着一口气,飞了许久,沿路瞧见那下面倒了四五具尸体,心都凉了。

“都死了,都死了……”叶沐似乎不敢置信,喃喃道。

这些人都是与他们一样,今日轮到巡逻警戒的上玄宗弟子,却没想到悄无声息就死在这里。

为何如此大的动静,他们竟没有察觉,而上面亦无人下来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