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而周印还想到了另一点,他那个自小就离家去修真的兄长,正是在金庭门里。

这种种疑点在众人心中一掠而过,周辰手下一人道:“我等路过此地,见妖兽肆虐,而贵派也无人接应,便出手灭了一些。”

这解释合情合理,这是你金庭门的地盘没错,可难道还不准人家路过,我们路过这里,本来想打声招呼,结果倒好,没见你们出来,却见到一对妖兽,不杀了,难道等着被吃吗?

黄衣人苦笑:“多谢诸位,只是我派如今有些忙乱,不宜……”

话没说话,后面被他下了禁制的妖兽已经突破封印,飞扑过来。

不待他出手,周辰轻轻挥袖,金芒从袖中掠出,将妖兽由上而下直直斩为两半,端的是干净利落。

元婴修士原就稀罕,还是路过自己家门口的,黄衣人对周辰又多了几分郑重,拱手苦笑,也不相瞒:“还请阁下诸位报得大名,如今妖兽四处为患,本门尊长忙于镇压妖兽,待我禀明之后,开正门相迎。”

顿了顿,又报上名字:“在下周章,这两位,是我师妹玲珑,师弟简为。”

周印眼角一抽,默不吭声。

周辰淡道:“不必了。”

周章问:“那不知诸位从何处来,我也好回禀尊长。”

周辰没有作答,倒是周印道:“海外。”

周章见他们并无敌意,又不熟悉这里的情形,有心邀他们上门作客,共同对敌,闻言劝道:“既是海外而来,难怪不知道这里的情形,最近不知从哪儿冒出一大批妖兽,各门派都忙着清理自己属地的妖兽,各国又请修士们帮忙镇压,若再往西走,只怕还会遇到妖物,不如留下来小住几日。”

他说得温文有礼,众人一时也想不出非走不可的词,倒是周印总算听不下去了。

“一件小事在那里反反复复唧唧歪歪半天,别人要走就走要留就留关你什么事,帮你杀了妖兽还得留下来帮你善后?你这毛病看来是改不了,难怪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说的就是你这种人!”周印看着他冷冷嘲讽。

他做事从来不会拖泥带水,所以自小瞧见周章这副婆婆妈妈的样子就来气。

周章被他骂愣了,半晌才道:“这语气怎么这么熟悉呢?”

他旁边的玲珑却急了:“你是什么人,竟敢出言辱骂我师兄!”

话没落音,周章大叫起来,一蹦三尺高:“宝儿!!”

周印的脸更黑了。

71、

换了别人,有周章这么一个爱护手足,知冷知热的兄长,那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天气冷了,他会嘱咐你多添件衣服,天气热了,他会给你煮碗冰镇酸梅汤。

生病了,他会衣不解带照顾你,平时没事儿,他也不忘回家的时候给弟弟带上几块糕点。

后来与家人分别,踏入金庭门,在经历了不少变故和人情冷暖之后,周章或许在行为上有所变通,但是性情却没变多少。

他并不是一个温柔的人,但一颗心却十分纯粹,周印是同胞弟弟,父母让周章要好好照顾他,周章也就拿出全心全意照顾他,虽然周印并不需要别人带。

在金庭门,他这种性情,虽然有一些人在暗地里说他傻,却也有更多的人喜欢他,周章待人和善,却不真傻,只是做人做事光明磊落,绝不掺杂一丝私心,因此这么多年来,不仅师门尊长看重他,周围同门也仰仗他,而他自己也资质出众,短短几十年间,就已经晋阶金丹期高手。

问题就在于,他跟周印,是实实在在的两路人。

换了前世,周印我行我素,没亲人没朋友,更懒得去结交,只一心修炼自己的。但是这一世就不行了,怎么说周章也是跟他从同一个娘胎里出来的,虽然周印与周家人谈不上有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亲情,但是亲人就是亲人,血缘关系是抹不去的,周印觉得这些父母兄长没什么用,动不动就大惊小怪,可也容不得别人来欺负,就如周家村被屠村的事情,那段血仇,周印是迟早也要报的。

所以周章对弟弟的疼爱,也间接让周印想吐血。

想他一代魔修宗师,何曾有个人成天在你耳边跟苍蝇似的念叨。

宝儿,该吃饭拉。

宝儿,不要挑食啊。

宝儿,你说这鱼好肥啊我们晚上炖成汤喝吧要加姜好呢还是加香菜好呢要不把鱼头分出来然后鱼肉@#¥%#¥@

最郁闷的是,每回自己打坐入定到了紧要关头,总有一把煞风景的声音响起:宝儿你睡觉不能这么睡啊姿势不对以后要长歪的小孩子不要老盘腿……

生生把他已经运转到了天柱的那口气又逼回丹田。

如果冷冷瞪他,周章还会用无辜的眼神回望着你,浑然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然后下次又依然故我,完全不知道“知情识趣”四个字怎么写。

有时候周印会想,自己上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才会摊上这么个兄长,打打不得,骂他懒得骂,说了眨眼就忘。

好在他终于出门学艺,眼不见为净,他几十年来耳根子得以清静,不用每天面对一个二愣子。

由此可见,面瘫的天敌就是二愣子。

眼下这几声宝儿,让周印的嘴角抽了又抽。

他看着周章的模样变了许多,连气度也变得沉稳起来,还道性格也变了,果然是三岁定终生。

偏偏周辰还来凑热闹,一脸不悦:“宝儿是谁?”

这会儿在人前,需要装模作样,但他的潜台词就是:你哪来的新名字,这人长得也不咋得,还比不上我一跟手指头呢,怎么就跟你关系匪浅了,我还不知道你小名呢!

周章很高兴,激动得热泪盈眶,从他离家开始,当年周印五岁,到现在几十年过去,兄弟俩才又重逢,怎能不高兴不激动。

“宝儿!……”他想握住周印的手,被周辰一爪子拍开。

周章不以为意,反倒不好意思道:“瞧我忘了,你生□洁净,我刚杀了妖兽,手还沾了点血迹,咱们回去再叙旧情!”

周辰没承想这半途哪里冒出来一个模样修为门第都不如自己的人跟周印熟得连小名都知道的人,心里顿时就像打翻了一个比水缸还大的醋坛子,目光刀子似的剜着周章浑身上下的每一处,若不是顾忌着周印还在场,就要化作真刀子了。

“师兄,这位是?”小师妹玲珑也不笨,见二人熟稔,由怒气转为好奇。

“喔,忘了介绍,这是舍弟,周印。”周章笑道。

他的粗神经在这会儿就体现出来了,满山子的妖兽可能还没清剿完,他见了弟弟就忘了任务,更没察觉旁边周辰的眼神,只一脸欣喜满足骄傲的神情,活像守了多年的小媳妇终于等到丈夫归来。

这两个人是兄弟?

众人头上都顶了个硕大的问号。

两个人从头到尾,从上到下,没有一处相似的地方。

周章长相是偏于棱角分明的阳刚俊朗。

而周印,倒不是说他不阳刚,而是他面色白皙,线条柔和,那五官不说精雕细琢,也是百里挑一的秀丽,身上那股千年不化的寒冰气质又将容貌的优点发挥到极致,如同青松覆初雪,萧萧肃肃,让人眼前一亮,又半分不敢小觑。

若说周印是哪国出来的皇族公子,也是可信的。

但现在周章的话,周印并没有否认,可见两人真是同胞兄弟。

真是龙生九子,各有不同啊!众人暗自感叹。

“呵呵,呵呵,”周章旁边的师弟干笑,“难怪我一看到道兄就觉得亲切,原来是师兄的弟弟啊!”

众人默,第一次听到有人夸周印亲切的。

唯独周章笑得开心又真心:“那是,宝儿从小就可人疼,现在越发可爱了!”

可爱……

想到缩小版的周印梳着双髻对别人撒娇要糖吃的情景,再看看此刻面无表情的某人,众人不约而同抽了抽嘴角:“……”

太可怕了。

眼见场面趋向弱智发展,周印不得不开金口:“这里妖兽清剿了没?”

说到正事,周章也敛了笑容:“我们刚杀了一批,论理应该是没了。”

周印道:“我们毕竟是别派的人,贸然上去拜访不方便,你先回去禀明你的师长,再到前门处接我们。”

因周辰身份特殊,不一定乐意去金庭门,但周印又有些事情必须与周章说,故有此语。

周章从小习惯了听周印的话,闻言也没多想:“那好,我们先回去,你到前门那里等等我。”

说罢带着师弟师妹,回去禀告了。

待人一走,周辰道:“阿印,我要离开一段时间。”

周印知道,出来这一趟,碰到白虎的事情,关乎妖族存亡,周辰再怎么漫不经心,作为一族之长,怎么也得回去从长计议。

便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周辰有点失望,满以为就算没有拥抱什么的,也说一两句道别的亲热话。

等了一会儿,听见周印道:“保重。”

周辰:“……”

他还是低估了周印不解风情的程度。

云纵原本坐在树下,此时也道:“我没兴趣去金庭门,亦告辞了,有缘再见!”

说走就走,干脆利落,一点也没有周辰的拖泥带水。

周辰暗自翻了个白眼,心道算他识相。

“阿印——”没了外人,周辰拉长调子,开始用哀兵策略。“我这一去,也不知要多少时日无法相见,心好痛……你就没有别的与我说了吗?”

那两个手下,已知趣地避到一边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