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然而此刻,在这个莲音仙府之内,他们却看见了成片的白玉烟罗草,那一整片薄烟笼罩着乳白色果实的植物在微风中轻轻摇摆,看上去就像瑶池仙草,玉壶冰心。

在白玉烟罗草之后,则生长着外表迥异的龙须兰和情难绝,前者似龙须曲曲折折,向上伸展,后者若灯笼一般结成一个半透明的笼子套在枝干上,两者紫蓝浓郁,与前面的白玉烟罗草掺和在一起,连同枝叶的翠绿,碧治浮霞,清弄连云,令人目醉神驰。

姹紫嫣红,颜色各异的花圃旁边,矗立着一个凉亭,上题“珍园”二字,檐角横梁用的是重彩艳色,左右两边向上飞檐分别是龙头与凤头,雕刻精致细腻,栩栩如生,牌匾下面的一横梁木还用镂空漆金手法刻了仙女捧蟠桃向王母献寿的情景,连那脚底踩的祥云线条,头上插的蝶戏双花金步摇,也清清楚楚尽收眼底。

凉亭四面用了竹帘隔着,看不清晰,但隐隐绰绰,人影晃动,欢声笑语。

这一切的一切,仿佛正是许多人心心念念,想要在莲音仙府里寻找的地方。

而他们不费吹灰之力,只经过两道关卡,就到达了这里?

周辰笑道:“啧啧,你瞧,好大的手笔!”

周印一言不发,往那凉亭走去。

是人是鬼,总要弄清了才知道。

周辰对先前周印受伤的事情念念不忘,生怕他遭了一点差池,急忙跟在后面,俨然亦步亦趋。

掀起竹帘,凉亭之中的景象映入眼帘。

周印素来是一个对美色免疫的人,但连他也不得不承认,亭中这几个女子,确实是极致的容姿,若说先前在龙影潭下那无名洞府见过的两名女子是人间美色,那么眼前这些人,显然就是上界的仙女。

几人见到周印周辰二人,非但不惊讶,反而安然若素,盈盈下拜。

“两位公子安好。”为首的紫衣少女弯下腰,将怀里的猫放走,顺势裣衽为礼。

周印:“你是谁?”

紫衣少女笑道:“奴婢紫樱,是这府里的管事之一,往后起,也是两位公子的奴仆了。”

她的话透着古怪,周印自然要问:“什么府?”

紫樱道:“二位主人请随奴婢来。”

说罢又对亭中几名少女道:“你们都下去吧,主人需要自会召唤尔等。”

几人齐声应是,鱼贯离去。

周印周辰二人相视一眼,跟在紫樱后面。

周辰道:“这里不是幻境,一切都是真的。”

音量不大,只有两人能听见。

周印不语,只微微颔首,表示自己知晓。

这里跟先前他们在龙影潭所经历的截然不同,当时穷天演之术,也不过是营造了一个堪比真实的幻境,一旦被周印发现阵眼,立时就可破解,但现在的一切全是真的,只要能够留在这里,修士苦苦追寻,梦寐以求的东西,都不再是遥不可及,比如长生不老,比如拥有上界神仙一般的力量。

走出这一块地方,才发现这原来不过是个后花园而已,出了种满奇珍异草的花园,穿过后院,中庭,前院,直到出了偌大府邸,来到门口。

两头石狮子分立大门两边,威风凛凛,择人欲噬。

朱漆大门往上,挂着一块上好檀木雕成的牌匾,只是牌匾中央,本该加上漆金大字的地方,却是空白的。

紫樱笑吟吟:“请二位主人为本府题名。”

周辰:“题什么名?”

紫樱恭敬道:“主人想题什么名,就题什么名,这里一切,都是主人的。”

见两人都不言语,紫樱笑言:“二位主人莫非还不知,这里便是世间许多修士千辛万苦经历莲音仙府的考验,最终想要到达的地方,二位只过了两道关卡便来到此处,一则是天纵奇才,二则是运气绝佳,实在可喜可贺。”

她继续解释道:“方才两位主人所见所闻,全是真的,这里地大物博,灵气充沛,那些在外头一辈子也见不着的法宝灵药,在这里却唾手可得,修仙一辈子,想要的无非也是这些而已,许多从外面进来,却没再出去过的修士,都是自愿留了下来,享受这里的一切。两位既然在这座府邸出现,那么连同后院那些奇珍异草,也都是你们的了。”

周辰:“如果想把东西带到外面去呢?”

紫樱答:“这也可以,可照规矩,还得继续需要闯过后面的关卡,至于能不能安然出去,就听天由命了,所以很多人也不想这个险,索性就留下来,左右这里不比外面小,还能随心所欲。”

周印问:“这条街道和其它房子也是我们的?”

紫樱噗哧一笑:“自然不是,照规矩,您出现在哪里,便占有哪里的府邸,至于其它地方,自然是其它人的。”她眨了眨眼,道,“不过这里也奉行强者为尊,如果主人能赢过其它修士,地方自然也是您的了。”

周印问:“规矩是谁订的?”

紫樱一愣,没有出声。

周辰不动声色:“现在牌匾只有一块,我们却有两人,意见不同,如何办?”

紫樱瞬间从刚才呆板的神情中恢复过来,又像之前那般灵动,她嫣然一笑,语气却认真得很:“那就劳烦二位主人打一架,谁赢了,就听谁的呗。”

周辰笑道:“阿印是我娘子,我如何舍得与他打架,你这不是挑拨我们感情么?”

紫樱又是一呆,没了反应。

周辰看在眼里,心里有数,话题一转,却问道:“这里多大?难道修士也没有头领?”

紫樱道:“主人有所不知,此处名曰欢喜城,至今有过三任城主,现任城主马冬,是三百年前进来的修士,城中除了主人之外,还有许多像您这样从外面进入的修士,只不过他们都需要遵守城主的规定,除非自己当上城主。”

周印问:“如何当城主?”

紫樱道:“欢喜城最强的人,自然就是城主了。”

周印道:“那你呢,你不是修士吗?”

紫樱柔媚垂首:“紫樱只是奴婢,哪里敢争城主之位,只愿听二位主人的话。”

周印道:“既然不是修士,那你会有痛觉吗?”

他说罢,周辰忽然扬起手,看不清动作,一把薄薄的刀刃已经插入紫樱心口。

紫樱怔怔抬头,瞧着他们,无声无息地倒地。

绮年玉貌的少女瞬间倒地,没了呼吸。

却没有血流出来。

周辰讥讽:“这个欢喜城中只怕十有□都是些傀儡,就算那些灵药都是真的,一辈子困在这里,又有什么意思,也不知人类怎的如此没脑子!”

说完,见周印淡淡瞥了他一眼,冷笑瞬间变成谄笑:“当然我们家阿印除外!”

他本以为周印看他是因为自己随口把所有人都兜了进去,谁知周印却是想起飞澜托付他的事情,从须弥戒中拿出洗天笔,递给周辰。

“还给你。”

周辰把东西推回去,笑眯眯:“洗天笔就当是给你的聘礼好了,定亲之物岂可随意退还?”

周印:“……”

周辰在原饲主的目光下败退,只得道:“阿印,这东西于你是一件称手的法宝,但对我来说作用不大,因为它只是山河社稷图的六分之一。”

吊了半天胃口没等到周印询问,周辰哀怨道:“你觉不觉得你话太少了点,跟我在一起的时候可以多说一点嘛。”

周印:“说什么?”

他觉得目光已经足够表达询问的意思,做人就要简洁利索,能不说话就绝对不说一句话,能用一句话就绝对不用两句话来说。

这欢喜城里规矩古怪,两人从紫樱口中得知大概的情况,便不急着离开。

周辰大笔一挥,将那无名牌匾题上“周府”二字——左右都是一家人。

二人入了后院,在原先那个叫珍园的亭子里坐下,唤上那些傀儡侍女斟茶倒水,颇有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悠然。

换了前世,周印恨不得一日二十四个时辰都在修炼,定然不会做这些“虚掷光阴”的事情,但是现在他也渐渐体会到了一些听风赏月的趣味。

鸟类雄性总喜欢从外表和谈吐来吸引伴侣的注意,朱雀纵然已经是神兽,本质也是不例外的,周辰知道周印见识渊博,有意说些妖族秘辛引起他的兴趣,便提起洗天笔的来历。

“上古有众神,盘古开天辟地,女娲造人,伏羲造阴阳八卦,共工治水,祝融引火,还有其余神祗,各司其职。为了令天地山河其来有自,各有所归,便取日月江河灵气为引,制成山河社稷图,有此物在手,就可以上穷碧落,下追黄泉,获知天地间最大的秘密。”

“只可惜,上古之战,共工怒触不周山,天际崩塌,女娲炼石补天,将山河社稷图一分为六,化为六件宝物,从此天各一方,下落不明。如今妖族分崩离析,但是妖族族人却代代都传承了一个任务,就是集齐六件宝物,合六为一,重现山河社稷图,解读女娲当年留下的秘密。”

周印问:“所以洗天笔是六件东西其中之一?”

周辰点头:“还有五件,分别是玉灵犀,开天镜,灵吉珠,奈何灯,霞影钗。”他顿了顿,笑道:“如今已得其二。”

周印喔了一声:“那洗天笔和玉灵犀都还给你。”

周辰深情道:“阿印,我的就是你的啊,我们俩之间是谁的有什么区别吗?”

周印看了他一眼,慢慢道:“有。”

周辰:“?”

周印:“这样的话,我每次看到它们,就会想起你的脸。”

周辰无辜道:“我的脸怎么了,很是英俊潇洒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