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这就是妖族。

他们与生俱来就受到天道的眷顾,从上古众神到后来的妖族统治上界,天生的强大力量,让他们不需要像其他种族那样苦苦修炼挣扎,可也由此让他们安于享乐,导致了妖族后来的覆灭,可见这种眷顾,当真说不上幸或不幸。

一饮一啄,莫非前定。

火光从朱雀双翅下熊熊燃起,很快映红了视线所及的全部范围,在他们周围萦绕不去的怨灵在哀嚎哭号种被悉数焚尽,当最后一抹怨气消失,火焰也随之黯淡下来,眼前一切开始急剧崩塌,如同先前的冰川一样,就连脚底的土地爷全部碎裂塌陷。

眼前场景飞速变幻,由暗到明,色彩倏尔复杂多变,五彩缤纷,与先前的阴沉截然不同。

“阿印!”周辰变回人形,紧紧抱住他。

“放开我。”周印道。

周辰:“你放心,再怎么危险,我也不会放开你的!”

周印二话不说,手往后伸去,用力一捏一旋,顺便灌注了点灵力在上面。

杀猪般的惨叫瞬间响彻整个空间:“你要不要这样啊啊!!每次都用这招!”

周印神色淡定:“对付你显然屡试不爽。”

周辰耷拉着脑袋,可怜兮兮。

“娘子,阿印,小印印,说起来我的寿命还比你长呢,你能不能给我点面子……”

话刚落音,就瞧见两个人在他们不远处,正打量着他们。

作者有话说:

有些朋友没留言细节,闹不清毛团从化形,到跟周印重逢,这中间的顺序,所以单独列出来,以便了解,顺序如下:

1.前代朱雀(毛团他爹)死了之后,一缕灵血融入天地,化而为蛋,相当于人类的胚胎。

2.朱雀一族的记忆,则与胚胎分开,在洗天笔里。

3.毛团化形的时候,正好周印跟合欢派的那几个女人的斗法,差点死了,有了这个前提条件,毛团化形,刚好又有周印的洗天笔在,就实现了完全变形,传承记忆。

4.毛团化形之后,回到妖族,成为妖皇,但这段时间记忆太多太混乱,以致于他忘记了周印的存在,但潜意识里记得这个人,也就是番外的时候。

5.毛团恢复记忆,正好碰到周印来海沙州,就跟着来了。

第58章

山色如蛾,花光如颊,温风如酒,波纹如绫,莺啼处处,枝叶轻拂。

没有刺骨寒风,没有冰雪妖兽,眼前的胜境,才使得莲音仙府名符其实。

“尔等是何人?”

对方是一男一女男的五缕长须,清俊潇洒,手握玉箫,女的挽髻作少妇打扮,眉目秀丽,怀抱古琴,皆是元婴初期的高阶修士。

说话的是两人中的男修。

若是云纵在场,必然认得这两人便是鼎鼎大名的琴箫双壁顾许之,布尚雪夫妇,但周印和周辰,一个是五千年前的魔修宗师,一个是刚刚恢复灵智的上古朱雀,哪里会有这种“常识”,看到顾许之和布尚雪夫妇,不仅没有震惊恭谨之状,反倒与平常无异,没有回答顾许之的问题,不由得令他微微恼怒。

顾许之沉下脸色。“尔等究竟是何门派弟子,若不报上姓名,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也难怪顾许之如此戒备,他夫妇二人同样是进莲音仙府来探险的人,结果进的是死门,所遇情境比周印他们先前碰到的冰川,还要凶险百倍,好不容易闯了出来,却又进入此地,纵然眼前美景如仙境一般,也不敢掉以轻心。

最让他觉得古怪的,是眼前这个面容妖异的白衣人不知用了什么法子,竟然人看不出修为深浅。

周辰轻轻笑了一声,将藏在袖中的水珊瑚捏碎,修为瞬间暴露于人前。

竟也是元初修士。顾许之一凛,不敢再小觑他们。

“不知两位道友是何门何派?”他见机得极快,立时换了语气。周辰很坦然:“我们都是青古门的人,我叫陈重,他叫吴风。”

周印:“……”

顾许之听到青古门三个字,顿时释然,露出笑容:“原来是青古门的同道,我叫顾许之,这是拙荆布尚雪,我们都是天衍宗的长老。不过道友是否新晋元婴期?青古门几位元婴修士,我都认得,似乎未曾听过道友之名。”

周辰喔了一声:“不瞒两位,我们原本是镜海派长老。不过相信两位也有听闻,三年前,镜海派归附上玄宗之下,青古门觊觎我派镇派法宝玉灵犀,便暗中与我二人联络,承诺我们如果把玉灵犀献给他们,就会给与我们比在镜海派或上玄宗都要更好的待遇。所以......”他对顾许之露出一副你我心照不宣的笑容。“顾道友你懂的。”

虽然当时若不是周印受伤,促使自己提前化形,现在他也未必能以人形的身份出现在周印面前,但正是因为青古门,才使得后来出现一连串变故,周印被捉,合欢派觊觎宝物找上门来,所以周辰对这个门派可是记仇得很,找着机会就要黑一把。

周印:“……”

顾许之,布尚雪:“……”

顾许之咳嗽一声,有点尴尬地转移话题:“两位是什么时候来的,可知这里是何处?”

周辰道:“我们也是刚到。”

顾许之有点失望,与布尚雪对望一眼,同周辰二人道:“即是如此,我们夫妇二人打算往北边去看看,不知道友如何打算?”

周辰笑容完美:“那我们就朝南边好了,大家同舟共济,都是一条船上的人,有什么情况我们会和两位道友说的。”

顾许之很满意:“那就多谢了,我们先行一步,告辞。”

他说罢,与妻子驭上飞行法宝走了。

等闲杂人等消失在视线之内,周辰马上抱住旁边的人谄笑:“阿印,娘子,卿卿,讨厌的人终于走了,我们可以继续了!”

继续什么,我们有什么好继续的?

周印推开他。“不要抱我。”

“为什么!”周辰很委屈。

“热。”

周辰不信,“当初人家还小的时候,你就叫人家小毛毛,现在人家大了,你就嫌弃我了!”

周印静默片刻:“我什么时候喊你小毛毛?”

周辰:“我小时候!”

周印:“哪年哪月?”

周辰理直气壮:“就在我睡觉前,天天那么喊,小毛毛,小毛毛,叫得可亲热了!”

他甚至捏着嗓子模仿周印的声音。

周印顿了顿,语气变得轻柔和蔼。“那你觉得我喜欢小时候的你还是长大的你?”

周辰警惕起来:“都喜欢!……不,你肯定更喜欢现在的我,现在我可以抱你了,还能保护你,阿印你放心吧,我不会让你再碰到危险了!”

周印冷淡:“我不需要任何人的保护。”

周辰从善如流:“我说岔了,是你保护我,没有你在身边,我一刻也活不下去!”

话音刚落,高大颀长的身材忽然消失,脚边多了一只毛团,扬起脑袋,口吐人言。

“虽然我觉得你更喜欢现在的我,可是让你怀念一下小时候的我,也是一件好事,你觉得对不对啊,阿印?”

周辰敏锐察觉周印略微不快的情绪,立马变回毛团的模样卖萌讨好,灰色毛绒绒的鸡崽还蹭了蹭他的裤管以示讨好。

脚边的毛团还不断地往上蹦,一边吐出跟目前形象丝毫不符的话语。

“我擦,变小了连飞都飞不了了……阿印阿印,快来抱我一把,像以前一样,把我抱进你怀里啊!”

周印:“……”

由于周印懒得理他,周辰只好扑棱着小翅膀拼命跟上,一人一鸡,一前一后。

沿途繁花似锦,姹紫嫣红,连带着暖香拂面,灵雀蜜蜂不时出现在眼前,一切显得安宁静谧,看不出任何危险的征兆,连周辰这种对危险有着异常敏感的直觉的人都不由自主放松了下来。

周辰微晒:“什么莲音仙府,我看是他们弄出来的把戏……阿印,你作甚一直看着我?”

周印面无表情:“变回人形再好好说话。”

周辰:“不行,我变回人形,你又不让我抱,要不然我化作真身,你骑在我身上?”

周印想也不想就拒绝这个提议。

周辰很失落:“我就知道你不爱我了,想当年我还小的时候……”

周印置若罔闻,径自往前走。

周辰:“卿卿你别走那么快……哎哟!”

前面的突然停下脚步,他猝不及防,脑袋一头栽上对方的腿,疼得要命,迫不得已只好变回人形,一面揉脑袋一面抱怨,

“下次要停下之前先说一声……”

话未落音便顿住,他与周印一同看着眼前的景象,没有出声。

随着繁花被风吹得微微弯下枝干,花海后面的景象映入眼帘。

成片成片的白玉烟罗草迎风摇曳,分外惹眼。

作者有话说:设定提醒:

1.陈重和吴风,大家还记得吗,就是那2个背叛镜海派的长老,朱雀同志记恨他们当年要杀周印,但是人已死了,他认为反正那2个人要投靠的青古门也不是什么好鸟,这笔帐就算在青古门身上。——这人的精分本色。此时已完全显露出来了。

2.莲音仙府这个副本,是贯穿全文一条很重要的线索,也是解开后面秘密的重要一环。

59、

三年前,在永宁侯司马良的鉴宝大会上,就曾有人拿出白玉烟罗草,向司马良问价,最后司马良出了八十块上品灵石,将此物收下,却没想到惹来一场杀身之祸,白玉烟罗草落入云纵手里,也治好了他的伤,由此可见此物的珍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