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三年闭关,云纵不但旧伤痊愈,修为同样也更加精深,金丹中期已臻圆满,晋阶金丹后期。放眼太初大陆,别说化神修士,在元婴修士也越来越少的情况下,云纵不过八十岁便晋阶金丹后期,无异于天纵奇才。

更何况他一看上去就是很不好接近的人,那奔云岛少主一心想要笼络他,不惜放低身段,摆出礼贤下士的姿态,这才邀他坐在一起聊上几句,结果这个筑基修士一来,云纵立马就没了那股不冷不热的态度。

“不知这位道友是哪位真人座下高徒?”奔云岛少主看着周印,下巴略略抬起。

在他看来,也只有大宗门的弟子,才会让云纵这样的人刮目相看。

“散修。”周印言简意赅。

奔云岛少主不明意味地笑了几声,对云纵道:“道友一行三人,只怕担子都要压在云道兄身上了,我怕你寻宝不成,到时候还得去救人,不若与我们一起。此番莲音仙府之行,我奉家父之命,可调动奔云岛所有人手,还有我身边这位杨道友,修为高深不说,还是苍和皇族。”

苍和位于大陆中央,国土位居诸国之首。

他这种毫不掩饰的轻视让穆婕面露愠色,周印却没什么反应,仿佛没听到他的话。

云纵淡淡道:“多谢少主好意,我已经和他们约好了。”

奔云岛少主脸色骤变,有些下不来台,眼看就要发作。

白衣人先前一直没有吱声,只是轻轻叩着桌面,略带兴味看着眼前一幕,此时却忽然开口:“此行非同小可,带上低阶修士只会连累我们。”

奔云岛少主:“杨道友说得是,云道友不如再好好考虑下,大家都是奔着同一个目的而去,如果可以合作,何乐而不为?不带上他们,也是免得届时累赘。”

当着周印和穆婕的面如此语气,显然仗着奔云岛撑腰,已经完全没把他们放在眼里。

穆婕冷笑:“谁不是从筑基修士一路练过来的,敢情阁下从娘胎出来就已经结丹了?”

她知道这个世界实力最强的人才最有话语权,她也知道在场数自己修为最低,本没有她说话的份,可事关尊严,还是忍不住反唇相讥。

她纵然三年来游走大陆,经历了不少事情,可毕竟还未明白,这世上本没有忍不了的人或事。

奔云岛少主哂笑一声:“娘娘腔小鬼,敢对本少主出言不逊!”

话刚落音,一道白光从他身后的修士袖中飞出,掠向穆婕面目,迅若闪电,没有给她任何反应的时间。

穆婕反应不及,甚至连表情都来不及变化,眼睁睁瞧着白光直直飞来。

叮的一声细响,白光消散于无形,唯有穆婕身前桌面一道焦痕。

周印抚了抚衣袖,露出袖口的手指白皙修长,骨节分明。

出手的修士本是筑基后期,与周印一般修为,可刚才周印挡下那一击,他竟没看清对方是何时出手,又是如何出手的。

穆婕逃过一劫,惊悸未定。

云纵冷冷道:“金少主这是要与我们为敌了?”表明自己的态度。

说罢起身便走。

奔云岛少主眼睁睁看着他们离去,脸色彻底沉了下来。

白衣人微微一笑:“既然人家不愿意,少主又何必强人所难,莫非集奔云岛一岛之力,再加上区区在下,还过不了那个莲音仙府?”

奔云岛少主捺下火气,强笑道:“杨道兄所言甚是。”

他身后两名修士面面相觑,也不知这个白衣人是何来历,竟让自家少主对他言听计从,还多有讨好之意。

作者有话要说:周印与毛团相逢情节部分预告:等闲杂人等消失在视线之内,周辰马上抱住旁边的人谄笑:“阿印,娘子,卿卿,讨厌的人终于走了,我们可以继续了!”

继续什么,我们有什么好继续的?

周印情推开他。“不要抱我。”

“为什么!”周辰很委屈。

“热。”

周辰不信,“当初人家还小的时候,你就叫人家小毛毛,现在人家大了,你就嫌弃我了!”

周印静默片刻:“我什么时候喊你小毛毛?”

周辰:“我小时候!”

周印:“哪年哪月?”

52、

出了包间,穆婕犹有余怒:“一言不合,竟要杀人,这个奔云岛少主未免也太目中无人!”

其实若是换上女装,以她的容貌和气质,只怕走到哪儿都会被讨好奉承,连那奔云岛少主也不例外,当然随之而来的也可能是女修将会遭遇到的种种危险。

“你第一天看到这种事情?”周印一句话就让她闭了嘴。

虽然奔云岛不过是南海诸岛的其中之一,可那少主本身已经是金丹修士,再加上身份摆在那里,必然有一大堆人围着他打转,奉承讨好,恨不能从他身上得到一点好处,就如跟着他的那两个筑基修士一样。所以在那奔云岛少主看来,以穆婕的修为地位,竟然敢当面出言顶撞,他没有亲自出手杀人,已经算不错了。

穆婕原就不是鲁莽的人,只不过她出门在外的阅历和经验终究是少了点,遇到这种情况难免还是会生气,眼下冷静下来,不由有点后悔。

“方才是我冲动了,多谢周道兄相救。”她诚心诚意向周印道谢,又叹道,“三年不见,道兄已经是筑基后期了,我却还在筑基前期停滞不前,实在惭愧。”

周印道:“你根骨不差,只要悉心修炼,进展不慢。”

“真的吗?”穆婕很高兴,又拉着他问了许多修炼上的问题。

周印和云纵两个人虽然看起来都不爱搭理别人,可相比之下,穆婕不自觉会认为周印更好亲近一些,从而有意无意多与他说了些话。

云纵走在在后面,突然问道:“你是南海仙壶岛的人,对那个莲音仙府,了解的有多少?”

两人的对话冷不防被他打断,穆婕回过神,不好意思道:“差点忘了,正要和你们说,不如找个地方再细说。”

二楼已经没有空余包间,三人索性到竹影居后院原本订好的房间里,待各人入内坐定,穆婕方道:“我虽然出身穆家旁支,不过自小养在本家,也看了藏书阁的不少典籍,其中有一本杂记,说的便是莲音仙府。但是里头也没有记载仙府的主人,一千年来,仙府统共开过十次。但是听家族中的长辈说,一百年前,也就是仙府上次开放之时,最后能从里面出来的人,几乎屈指可数。”

云纵皱眉:“有什么人从里面出来过?”

穆婕摇头:“这我就不晓得了,估计他们就算带了宝贝出来,也巴不得不被别人知道吧。不过我听说,这莲音仙府的入口是以奇门遁甲中的八门来设置的。也就是说,当我们进入那里的时候,很有可能被随机传送到开、休、生、死、惊、伤、杜、景中的任意一个,我想这也许是许多人最后没法全身而退的原因之一。穆家祖上也有人进过这洞府,出来之后写过一本心得,记录了他在里面的见闻,我曾经看过,也许对我们出来有些帮助。”

周印问:“要怎么进去?”

穆婕道:“五日之后,六月十八的子时,传说南海上会出现一朵莲花,只要找到那朵莲花的位置,然后入海,循着方向,就可以进入仙府。仙府的生门会在一年之后重新开放,到时候只能出,不能进,所以我们在里面,有一年的时间,如果到时候找不到生门,又或者被困住出不来,那就只能等一百年后了。”

周印:“那朵莲花在南海的什么位置?”

穆婕苦笑:“莲花出现的位置,每一百年都不一样,有缘者方可寻之,而且只能在它绽放的时间进去,一旦花苞合闭,那也只能望花兴叹了。”

云纵:“莲花有没有可能落在岛上?”

穆婕:“应该不可能,莲花每次都是在水里绽放的,南海太大,到时候必然又有很多人在找,我们必然不可能从头到尾在一起,所以最好是每人身上都带一张传音符,谁先找到,就通知其他人。”

周印道:“可以。”

云纵也道:“我没意见。”

穆婕笑吟吟起身,伸了个懒腰:“那就这么定了,我先去沐浴更衣,有什么事情晚上再说,周道兄,云前辈,我先走一步。”

女孩子爱美,她也不例外,先前还不大熟稔的时候,她也是战战兢兢,现在相处日久,兴许是看出两人都是傲气得不屑用阴损手段的人,反倒放开许多。

她一走,云纵便问周印:“你怎么看?”

周印道:“大致没什么问题,就是觉得有点奇怪。”

云纵挑眉:“哪里奇怪?”

周印道:“既然这地方这么多人来,又开过这么多次,不可能连主人是谁都不知道。”

云纵点点头:“我也是想到这个,能够把元婴修士也困住的地方,其主人定非无名之辈,既然如此,又怎会任由他的洞府让那么多人知道?再者,即使是最先知道的那个人,因缘际会,得蒙仙缘,但也肯定会害怕有人来跟他抢宝贝,怎么可能宣扬得天下皆知,而且竟然还会有书籍的记载。也许,是有人故意误导我们往那里去。”

周印:“误导的目的是什么?”

云纵:“也许是我多心了,我查过了,穆婕确实是穆家的人,且一直不受重视,她应该不会欺瞒,不过这一趟行程,必然万分凶险,还不一定能够出来。”

周印:“既然如此,还去不去?”

云纵:“自然,左右无事。你呢?”

周印:“嗯。”

云纵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