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你怎么可以那么没骨气!你怎么可以轻易就被收买了!

他陷入了深深的自我鄙视之中,下巴一边下意识继续磨蹭着那人的手指。

耳边传来一声低笑。

他从未体验过孤独,也从未觉得自己孤单,就算天地间只剩下自己这一只上古妖兽,但只要能在那人身边,他也不需要任何同伴。

永远不需要。

只要有那人,就够了。

然而,分离的这一天终究到来。

他被塞到戒指里,眼睁睁看着他被坏人欺负而束手无策。

那些女人,一开始是为了杀人灭口,后来又看上了那人手里的洗天笔,所以以多欺少,赶尽杀绝,将那人逼到绝境。

在这之前,他原是不懂这些事情的,人心龌龊,利害算计,于他而言懵懵懂懂,也并不重要,可是就在那一刻,兴许是太过危急紧要,看着那人濒死绝境,竟一下子醍醐灌顶,灵台清明。

有什么东西,炽热涨满,快似乎要从眉心溢出来。

长剑穿胸而过,颈上的飞锻还在一点点收紧。

那人口鼻出血,面色惨白,半敛着的目光却依旧是清冷的,一如他的声音。

如果那人不存在了呢?

为了他,自己离开混沌,如果他不在,那自己还能去哪里?

大千世界,芸芸众生,没有了他,谈何色彩。

再也没有人在他贪吃的时候说“你又肥了”。

再也没有一个温暖怀抱可以供他安心栖息睡觉,供他撒娇打滚。

再也没有那日日夜夜的陪伴。

不可以……

不可以死。

他不允许!

须弥戒的方寸之地如何能容纳得了他,仿佛有什么桎梏一下子被冲开。

他闭上眼,感受自己的骨骼一寸寸开始裂变,灰色绒毛脱落下来,金色翅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生长,侈丽夺目的金黄远胜世间所有颜色。

直到连那狭窄的街道也无法让自己驻足,他一声长吟,展起翅羽在云层间飞翔,金黄双瞳分明瞧见那些原本胜券在握的凡人赫然变色,簌簌发抖。

你们都要死。他想。

心中仿佛有一团火在燃烧,非鲜血不可祭奠。

那是我的珍宝,可你们竟杀死了他。

只要把你们杀了,他就能回来了……

我最喜欢的,珍惜的……

他慢慢睁开眼。

心跳有些剧烈,仿佛还沉浸在刚才的情境里。

“尊主,您可醒了,这一觉睡了好久。”侍女良姜捧了面巾过来,笑吟吟道。

“我刚才,做了一个梦。”

良姜好奇:“尊主梦见什么?”

他道:“梦见……一个我很喜欢的人。”

良姜越发兴致勃勃:“尊主也有喜欢的人?她叫什么名字,您可是要去找她?”

他的嘴角慢慢地露出笑容,目光穿透了她,似还在看方才梦境中的人。

“我不记得了……”

咦?侍女诧异地张大了眼。

“但总有一天,我会记起来的。”

然后,你要等我。

作者有话要说:毛团出来拉,表示没有被遗忘!

看到文下有朋友提问:周印前世修到宗师境界,照理说心境应该是圆满的,为什么重生之后还需要重修心境呢?

因为周印前世,心无旁骛,专心修炼,才能达到宗师状态,但他的心境,跟重生之后是有很大区别的。重生之前他一心都扑在修炼上,从来不会关注其他东西,而且觉得自己不需要朋友,什么事情都可以靠自己,任何人都是不可信的。这种观念在他重生之后的一些行为里面也经常有体现,比如说做事独来独往。但重生之后,他会在毛团、云纵,甚至是更多的人身上发现自己前世的一些想法、观点是错误的,比如说团队、友情、义气,他之前觉得没有必要的东西,未必是没用的。这就是心境上的进步拉。

50、新章

梁于斯脸色涨红,复又苍白。

她一路从家族里逃出来,自以为装扮行止毫无破绽,却没想到一眼就被人看破。

“我只是出来游历,并不会对你们造成任何威胁。”

她容貌白皙秀美,扮成男人时,自有几分文弱,一旦知道是女扮男装,在旁人眼里,这份文弱就变成文静。

只可惜眼前这两个人,都没有怜香惜玉的心。

云纵语气不改冷淡:“既然是游历,何必急着跟在我们后面出城?”

梁于斯咬了咬下唇,“我在灵州遇见故人,本想避开他们,就到了禄州来,没想到他们后脚也来到禄州,。”

她顿了顿,又道:“我本姓穆,名穆婕,女修在大陆上行走多有不便,这才改换男装,两位前辈修为都比我高,想必大人大量,不会与我这小女子一般见识。”

眼见瞒不下去,索性坦诚相告,她见云纵二人明知她是女修,也没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不由多了几分安心,又轻轻捧了两人一下。

云纵问:“仙壶岛穆家与你有何关系?”

穆婕道:“我属于旁支,父母早亡,寄养在本家。”

云纵若有所思:“穆家有家训,一切高深的法术只传给本家子弟,旁支只能学到些许微末。”

穆婕道:“对,确有这条规矩。”

周印突然开口:“但那些微末,就已经让你晋阶筑基期,如此说来,其它穆氏本家子弟,起码都结丹了?”

他纯粹是好奇的疑问,但听在穆婕耳朵里,就成了讽刺她谦虚过度,一时脸红起来。

还是云纵道:“据我所知,穆家家主也不过刚刚结丹而已,她如果没有说谎,那么她的修为,应该都来自于她自己的天分或苦练。”

“是,”穆婕微微苦笑,“我确实很努力,才能达到今日的修为,但也仅止于此罢了,如果没法学到更高深的法术,这一辈子也只能是个筑基修士,所以我才想出门,希望能有更好的机缘。”

她眉间隐隐有愁结难解,似乎不止是这个原因,但云纵没有再问。

从先前的表现来看,穆婕确实是一个初出茅庐的修士,也许她天分颇高,但却经验不足,连刚才战斗里也是手忙脚乱,这点做不得假。

周印问道:“既然你天资聪颖,后天努力,穆家为什么不肯栽培你?”

穆婕还没说话,云纵便道:“因为本家的人怕威胁到自己的地位,所以不会让旁支的人学到更高的东西,旁支中的优秀子弟,女的要么被作为联姻结盟的对象,男的稍微好些,如果能过继本家,也可以学到一些更高深的东西,但是至多也就从旁辅佐,永远也不可能成为家主。”

穆婕苦笑:“虽然我很不愿意承认,不过前辈所说,确是这样。”

云纵微哼一声:“大陆上许多修真家族,墨守成规,大都如此。”

周印静静听着,默不作声。

在他眼里,人无贵贱之分,只有能力高低之别,既然是一个家族,那就是一个有着共同利益的团体,为了让团体更加强大,自然是要上下团结,无分你我,却竟然还有闲情逸致在内部排除异己,也难怪在他前世陨落之后的五千年李,会有那么多门派家族衰败消失。

周印上辈子是魔修,大多数时候独来独往,很少掺和这些宗门内部的纠纷,这辈子进了镜海派之后,经历过门派兴亡,息息相关,或多或少,都需要去面对甚至处理这样事情。

见得多了,心境和行为自然也在不知不觉中发生变化。

他在某种程度上,其实是一个十分纯粹的人,所以从前的时候,会觉得这样的事情十分可笑,人性中的自私和贪婪,在这些人里表现得淋漓尽致,但这一世接触的人更多,看到的也更多,有生性圆滑,却愿意为了保全弟子而将门派拱手让人的鲁延平,有刁蛮任性,却为了养父丢弃性命的陈沅芷,还有眼前这个,原本只是利益关系,却没有在紧要关头一走了之的云纵。

“在想什么?”云纵看到周印若有所思的模样。

“没有,”周印淡道,“你刚才说要合计什么?”

云纵道:“司马良对青古门的作用举足轻重,他们未必肯罢休,你有什么打算?”

周印道:“找个地方闭关。”

云纵还未反应,一旁的穆婕道:“我有一个提议,不知两位前辈可有兴趣?”

见两人都望向她,穆婕道:“三年之后,南海上的海沙洲将有一场百年一回的盛会。”

云纵道:“你是说莲音仙府?”

穆婕点头:“不错,莲音仙府一百年一开,据说里头有无数法宝珍奇,但凡通过考验,便可成为有缘人,恰好三年后六月十八的子时,又是莲音仙府开放之日。我本有兴趣,可惜修为不足,单枪匹马只怕行不通,正想找人同行,不知二位前辈可愿带上我?我如今已是筑基初期圆满,若无意外,三年之后应可晋阶筑基中期,必不至于拖累二位。”

她虽是女修,但落落大方,没有寻常女子扭捏之态,云纵和周印对她并不反感,又听了她这一席话,自然也对那莲音仙府起了兴趣。

云纵自忖伤势未愈,正好需要时间疗伤,便有些意动,又望向周印,只见周印朝他微微点头,显然是同意这个提议。

云纵略一沉吟:“这三年各自去闭关,三年之后,在海沙洲会合。”

穆婕见两人答应,不由露出笑容,霎时令人眼前一亮。

“海沙洲我曾去过一回,上面最大的客栈,就竹影居,我们可以在那里见面。”

云、周自然二人答应,这约定就算是定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