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只不过他显然错估了周印的面瘫程度,他不说话,周印也不吭声,只把自己先付的那一半订金,全部从袋子里倒出来,散落在桌子上,翻来覆去,一个个地数。

噼啪,一个。

噼啪,两个。

噼啪,三个。

……

石头在木制桌面上滚动的声音让他的伤口仿佛又有复发的苗头。

“云纵,我的名字。”终于忍无可忍。

周印嗯了一声,专心致志数着灵石。“周印。”

云纵道:“这两日我需要疗伤,若是有人上门,你先帮我挡着。”

周印终于把视线从灵石挪到他身上,但云纵觉得他打量的目光,仿佛自己是一块会活动的上品灵石。“你需要改变一下装扮。”

云纵:“??”

一刻钟之后,他明白了周印的意思,但原本就冰冷的表情更加散发着寒意。

“我没兴趣扮成女人。”

周印淡淡道:“你身上的气势掩不住,修为稍微高一点的,也能看出你是金丹期高手,如果不希望被盯上,这是最好的办法,男女双修道侣,出身名门,能够最大程度降低你的可疑。”

云纵瞅着他看了半天,冷笑:“为什么不是你扮,你看上去比我更像女人。”

周印把灵石一颗颗装回袋子,又开始制造噼里啪啦的噪音,一脸事不关己。

“因为不是我需要疗伤,不是我需要逃命,更不是我杀了司马良。”

云纵:“……”

争执的结果自然是云纵无论如何也说不过周印的,那是因为他没有见识过毛团的惨痛经历,妄想用自己金丹修士的身份和气势来压住他,事实证明这一招放在别人身上很有用,但唯独周印例外。

又过了一个时辰,一个金钗罗裙,略显高大却不失美貌的女修,冷着一张脸,对着自己在桌子旁边画符的“道侣”,僵硬地扯了扯嘴角。

那是一个冰冷中略带狰狞,抽搐中不失杀气的笑容。

周印抬起头瞥了一眼:“还可以,别忘了抹点腮红,表情自然点。”

“……”

很久以后,云纵觉得,以自己的身份,自己的性情,自己的修为,居然到现在还可以容忍这个人,真是一个奇迹。

45、第45章

同居的日子乏善可陈,云纵虽然是结丹中期修士,但周印从来没有过问他的背景来历,每天兀自画符、打坐,丝毫并不因为多出一个人而打乱自己的节奏。这种极度缺乏好奇心甚至体现在当云纵拿出那棵白玉烟罗草时,他也没有浮现任何惊诧的神色。

一个人在面对不可测的事物,又或者比他更强大的力量面前,即便再镇定,也不可能不露出一点痕迹,然而在云纵看来,周印冷静得过了头,反倒显得可疑起来。

对于这个古怪的筑基修士,他也不是没有探究之意的,且一有机会便暗中观察对方。

观察的结果是,周印这个人除了容貌俊美点,没什么表情,说话比他还少之外,实在没有什么可以挖掘的地方,唯一让云纵觉得奇怪的,是他区区筑基期修为,竟然会画许多连元婴修士也未必会画的高阶符箓。

“你为何懂得画这些符箓?”云纵忍不住问。

“看过别人画。”周印笔下不停,没有避讳他,实际上有些符箓,因为年代久远,记忆模糊,他常常需要画上许多遍来确认记忆是否准确,并不是每次都能成功画出来,很多符纸因此作废,这也是他每次都要买很多符纸朱砂的缘故。而且其中一些符文,若是保密性太高,容易暴露,周印也不会拿出去卖,至多收为己用。

要知道有些高阶符箓,尤其是上古流传下来,带有特殊印记或秘术的符箓,宗门寻常是不会流传出去的,除非熟悉制符的人特意教授,又或者在斗法的时候,对方亮出符箓配合灵力使用的那一刻,与之斗法的人可以看见符箓上的内容,但也只有一眨眼的时间,根本难以记住。

那么眼前这个人,他看过谁画?

如果有那样的制符大修士传授,他又怎么会只是一个籍籍无名的散修而已?

许多念头在云纵脑海里一闪而过,却终究没有问出口。

无论身上有再多无法解释的神秘也罢,此人暂时是没有威胁性的,至少从周印的表现来看,他始终遵守着两人之间的约定,表现出一个合作者最大的诚意。

所以云纵决定暂时放下戒心,拿出白玉烟罗草来疗伤。

因为他已经无法再等了。

在来到禄州城之前,云纵身上就已经有陈年旧伤,时不时发作,即便不妨碍性命,但是伤势对于灵力若有似无的阻滞,却使得他没法冲击结丹后期,久而久之,甚至形成心魔,使修为停滞不前,晋阶无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