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好好!”一连做成两笔生意,店主大是痛快,眉开眼笑。

出了铺子,刚才那人早已不知所踪,刚过子时,神仙集依旧热闹。

灵石全被塞进须弥戒里,下品和中品灵石可以补充灵气,修复法宝消耗,至于上品灵石,则是留着闭关冲击晋阶的时候用,周印身上有十几块,还是当时下山历练时,前掌门邹景元所给,现在镜海派要被上玄宗接收,就算需要上品灵石,自然也得等安顿之后,上玄宗分发下来。

像他这样的筑基弟子,在上玄宗多不胜数,很难分到多少,所以周印出门在外,抱着“这种东西当然越多越好”的心理,逐渐在收集,以备届时冲击金丹的时候可以派上用场,至于金丹期之后,如果他成功晋阶,便可以打开自己洞府的禁制,在灵石方面就不需要发愁了。

左右现在没有更要紧的事情,上玄宗那里,早去晚去都一样,所以禄州城那场鉴宝大会,他就想过去瞧瞧。

脚步从摊子前走过,一个咕咕咕的叫声吸引了他的目光。

灰扑扑的毛团在那里跳上跳下,只因被符咒限制了活动范围,所以只能原地蹦跶。

摊主是个炼气五层的修士,他注意到周印的视线,热情道:“这只叫蛊鸢,是低阶妖兽,可以用来提炼丹药。”

这才是一只真正的蛊鸢,有七分似周辰,可眼珠子呆滞无神,远没有周辰的灵动。

周印看了一会儿,脚步未停。

就算再像,终究也不是。

从那日之后,周辰消失得无影无踪,再也[奇书网]不曾出现过。

周印在灵州又待了几天,没有等到它回来,便启程去了禄州。

这一日,正好便是鉴宝大会举行的时间,永宁侯财大气粗,把全城客栈都包了下来,免费供修士入住,只要修士在入城时通过鉴定,领取一张凭证,便可到任意有空房的客栈住下,因此禄州城处处可以看见修士的身影,其中自然有不少来凑热闹的低阶修士,但也不乏金丹高手,可谓济济一堂,兴许还有个别元婴修士,只不过到了这个级别,怕是一来,就被收到消息的永宁侯接到别院去单独招待了。

永宁侯名下的宅子别院不少,其中最大的桃花山庄便是专门用来作鉴宝大会的场所之用。此时并非桃花绽放的季节,但也不知司马良用了什么法子,让整个山庄,一年四季都笼罩在绯红粉白的花海之中,令桃花山庄颇负盛名。

听先前坊间传言,只要押上自己的宝物,不管最后永宁侯要不要买,与会之人都能得到一块上品灵石作为礼物。周印对这种说法抱着怀疑,因为这样的话,就会有许多人,随便押上一件低阶法宝,最后不用被看中,又白白蹭到一块灵石。

事实上,当他来到这里的时候,发现永宁侯也确实不可能那么傻。

桃花山庄的门口有人负责把守,作初步鉴定,来客需将自己想要出售的法宝给对方鉴定,若是低阶法宝,永宁侯府的人看不上眼,自然也就不得其门而入。

在周印前面,便有一名炼气期修士,拿了一件低阶的法宝想要蒙混进去,结果被人客客气气挡了回去,还发作不得,怏怏而去,只因被永宁侯请来把关的,是一位结丹期修士。

兴许是因为前面那个小意外,对方看见周印的时候,脸色还没恢复过来。

“你想押上什么法宝?”

周印取下发簪,掌心一翻,瞬间化为灵隐剑。

须弥戒里有玉灵犀和洗天笔,但这两样,周印都不可能拿出来,所以唯有灵隐剑。

这件中阶法宝,既不过分张扬,又不会像之前那人一样拿不出像样法宝而被赶出去,再合适不过了。

果不其然,那结丹修士看了看灵隐剑,嗯了一声,微微颔首,随即有人捧着匣子上前,将簪子装入匣中,又有一名婢女将一块木制牌子递给他,领着他入内。

“请随奴婢来。”

桃花山庄占地十分广阔,即使有资格赴会的人已经不少,可数百名修士,连同山庄本身的下人仆役,也并未令这里显得拥挤。

鉴宝会在桃林中的冷月阁进行,落英缤纷,花影重重,美貌婢女捧着桃花酿穿梭在座位之间,为修士斟酒,不远处还有数名少女在树下弄琴,看起来倒更像诗会。

周印入座时,鉴宝大会已经开始,所以他左右纵是坐满了人,也都渐渐止了谈话,望向场中,专心致志,想看看这一回究竟有人押上什么惊人的宝贝。

永宁侯已经来到,却并未露面,周印他们坐在一层大厅,他却是在二楼的纱帘之后,看不清面目。

一名面目精悍的中年人走至正中,朗朗道:“多谢诸位远道而来,参加鉴宝大会,在下代侯爷表示欢迎,此处景致宜人,如若不弃,也可在此多住几日,领略山庄风光。”他顿了顿,又道:“此番承蒙诸位赏光,送过来的宝物有几百件之多,为了不耽误诸位的时间,侯爷请人又将这些宝物进行了筛选,余下数十件,这便一一呈出。”

周印的灵隐剑没通过第二轮筛选,所以未曾出现在这里,等到他回去之时,归还木牌,领取灵石,再顺道拿回自己的灵隐剑。

禄州城的鉴宝会十年一回,已经举办过两回,这次是第三回。

前两回的“宝”,仅仅针对俗世那些稀奇罕有的珍宝,唯有这次,要的是修真法宝。

修真界的法宝有高、中、低三阶,许多厉害法宝被修士视若生命,就算这永宁侯出再多的钱,也不能买到,但实际上也非绝对。原因就在于:有的法宝虽然珍贵,用处却有限,就如那泼雪钗;有的法宝,来历不明,来路不正,拥有者不愿借此惹来仇家,便将烫手山芋抛了出去。如此一来,倒便宜了永宁侯。

他平素爱宝成癖,专门辟了一处琳琅阁,用以珍藏自己历年收来的珍宝。那琳琅阁中收尽世间稀奇珍宝,就算里头没有修真法宝,也不乏有人眼红觊觎,用尽手段来明抢暗偷的,只不过这许多年下来,竟无人能从里头带出过一件东西,反倒折了性命,久而久之,琳琅阁的名声不胫而走,前来偷盗的人却越来越少。

“这第一件法宝,叫飞云梭……”

那头的人滔滔不绝地介绍,周印只看了一眼就滑开去,他的注意力落在另外一处。

不远处的树后,站着一个人。

正是那天在店里买去泼雪钗的男人。

43、第43章

那人神色淡漠,看着一件件法宝,与其他人露出惊羡赞叹的神色不同,他显得有点漫不经心,似乎没把那些东西放在眼里,可又看得很仔细。

不过一会儿工夫,已经有七八件法宝呈上来。

永宁侯府主事接过一个小盒子,轻轻打开。

盒中一株绿草鲜嫩如新,枝叶上面还结了几个豆大珠子一般的果实,白若牛乳,绿草周围如有一层云雾凝固笼罩,即便盒子打开也挥之不去。

众人咦了一声,其中有人问:“这莫不是白玉烟罗草?”

那主事道:“不错,这正是白玉烟罗草,活死人,肉白骨,再难治的伤势,用了此物也可痊愈,若是修士服下,还可增长修为。经杜先生鉴别,确为真品,虽非法宝,也是难得的灵药。”

杜先生正是方才门口负责把守筛选的结丹修士,也是永宁侯请来的贵客。

二楼帘后微微颤动,一名婢女走出来,朝主事作了个手势,主事随即询问:“敢问哪位是白玉烟罗草的主人?”

“是我。”一个中年人站起来,是一个结丹初期的修士。

“侯爷有命,他愿出价八十块上品灵石,收下白玉烟罗草,阁下可愿意?若是不愿,可以原物奉还。”

白玉烟罗草难得,可八十块上品灵石确实也对得起这身价了,对方自然想也不想就答应了。

“眼前这一件,叫千虹帘……”

千虹帘,顾名思义,一挂上去,如有霓虹千道,霞彩纷呈,纵然巧夺天工,也只是一件装饰性的宝物,甚至还称不上法宝。

周印看了几眼,不大感兴趣,再望向原来那个方向时,那人却已经不在了。

接下来的法宝,周印都没什么兴趣,前世看惯了无数奇珍异宝,对这些东西,自然不大看得上眼,没等鉴宝大会结束,他便先去领了自己的灵隐剑和灵石,然后离开桃花山庄。

周印在禄州城随意找了地方住下来,并不急于回去。

就算回去,如今只怕也是人去楼空,到了上玄宗,还不知是什么光景,眼下他筑基中期圆满,若是闭关修行,很快就能晋阶,索性便打算出城找一处僻静的地方闭关。

禄州城外有一条杨柳江,因沿江两岸种满垂柳而得名,在这里住了几日,周印时常到一间茶馆里闲坐,前世他马不停蹄,几乎是为了修炼而存在,如今重来一遍,虽然依旧看重力量,却并不像前世那样来去匆匆了,偶尔也懂得停下来欣赏风景。

茶馆二楼凭栏而眺,可以清晰瞧见江上风光,晚日余晖照向城郭,江面轻舟掠过,波光粼粼,柳色如烟。

客人寥寥无几,有的也只是寻常茶客,此时距离周印离开山庄已过了两日,鉴宝大会还没结束,许多人仍旧逗留在桃花山庄,像他这样中途离席的修士毕竟不多。

周印本人是可以一整天也不说一句话的,但从前有周辰在,无论看见什么它都可以牙牙学语,经常聒噪不休,睡懒觉,贪吃,耍赖,装傻,样样无师自通。

茶香淡淡,他执起茶杯喝了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