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魏弈长咦了一声,面露惊讶。

周印手上未停,洗天笔画了几笔,一道水箭不知从何处而来,往魏弈长背心正正掠去,若被打中,只怕得当场吐血,仓促之间,魏弈长忙往一旁飞掠闪避,但他原本需要凝神聚气才能发挥作用的法术也随之被打散,沼泽、荆棘,甚至是在周印周身筑起结界屏障都消失不见。

倒是小瞧了你!魏弈长暗自冷笑,看着周印凭空画符,虽然觉得对方已经黔驴技穷,但为了速战速决,他依旧发动了八卦阵的剩余阵势。

“离!”

八卦之中,离对火。

火焰轰的一声,在周印熊熊燃起。

魏弈长随即打出几张上面附着疾火诀的符文,[奇书网]火势越发猛烈起来,就在周印头顶见方的天空,跟着下起火雨,企图从四面八方,将周印困死在里头。

火生土,既无水,看你如何灭火,不求饶,就等着被烧死吧!

火借着风势烧得猛烈,只看得到火光中人影憧憧,却看不清周印究竟如何。

魏弈长手中符文源源不断地打出去,大有不死不休的架势。

“太卑鄙了,不是斗法么,难道要闹出人命不成?!”

黄文君便要拍案而起,却被鲁延平按住。

“你作什么!”

“让他停下来,阿印要被烧死了!”

“既是斗法,技不如人,生死自理,作为修士,早该有此觉悟,周印还没认输,便是斗法还没结束,你慌什么,坐下!”鲁延平厉声喝道。

黄文君咬咬牙,站着没动,却也没再冲上去。

旁边贺芸等众人,担忧之情,不比他少,可正因为他们知道鲁延平说得不错,所以才强忍着没过去。

台慈方呵呵一笑:“鲁掌门真是深明大义,眼看着贵派弟子就要死在你眼前,还能如此淡定自若,着实令人钦佩!”

鲁延平铁青着脸没有答话。

清和真人仿佛没有看见他们的争执,还是安坐那里,一派云淡风轻的微笑。

这边台慈方话未落音,那头天空忽而乌云密布,雷声轰鸣作响,少顷则倾盆大雨浇灌而下,在场修士连忙筑起护身结界,以免被雨淋湿,但魏弈长就没有这么好运了,他发现自己抽出一点灵力筑起的结界,竟然抵挡不住雨势从天而降,不仅把自己淋了个透心凉,还把自己苦心经营的,企图困死对方的火势都给破坏了。

熊熊火焰渐渐小了下来,他还没来得及用出八卦阵,便见灵隐剑从火中飞了出来,来势汹涌,若惊鸿穿柳,又似无常索魂。

魏弈长睁大眼睛,往左闪避,鬼罗旗也掷了出去,却落了个空,直直插入地上。

不好,是幻影!

一剑分而为二,两剑分而为四。

天地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

泼天雨点打在地上,响声惊彻天地,阻碍了他对剑势的判断,只觉得背后一凉,尚来不及召回鬼罗旗,肩胛处已经被灵隐剑穿过。

魏弈长喷出一口血,跪倒在地上,伤口冰寒彻骨,禁不住发抖。

灵隐剑一招得手,复又飞回它的主人手中。

火焰彻底熄灭下来,众人看到周印将剑尖拄着地面,同样浑身湿透,遍布伤口,却似乎毫不觉得自己狼狈,只是面色漠然,看着倒在地上的魏弈长。

“你输了。”

作者有话要说:这两章很多名字源于大家的友情赞助,在此表示感谢,还有其它很多,以后也会陆续用到的!

跟大家说个事情,我明天要出门,历时一个多月左右,在外有事要做,而且上网不便,当然期间不会不更,不过日更要变成隔日更,直到我回来为止。所以下一更的时间就是12日的晚上7点了,如有不便,敬请谅解。

来,毛团,出来给大家卖个萌。

毛团:滚!=皿=【转身对着周印:亲~亲~哦~~*^_^*

周印:……

33、第33章

随着他话刚落音,雨过天晴,云开见日,又是一片晏然。

镜海派弟子个个喜形于色。

原本不抱希望,谁知却有意外惊喜,鲁延平同样大为高兴。

清和真人微微一笑,望向周印:“道友,鹧鸪湖的水可还好用?”

周印道:“还行。”

旁人都不知他们在打什么哑谜,惟独周印一清二楚,刚才那场倾盆大雨,非是凭空引来,而是借自灵寿宫旁边那个鹧鸪湖里的水。

高阶修士自然可以呼风唤雨,不在话下,但周印现在修为不够,匆促之间不可能引来雷云,还是这么大的一片雨,自然需要借势。不过旁人不察,很容易被蒙蔽过去,像鲁延平甚至台慈方他们,就没看出其中的奥妙,清和真人倒是一清二楚,却并没有说什么。

本来吧,两人斗法,就是各出奇招,周印这一下,可算是神来之笔,别人纵然不是心服口服,倒也无话可说。

清和闻言,笑意更深,对青古门的人道:“这一回,是镜海派的道友获胜了。”

台慈方的脸色十分难看,原本此行,他就想着定是十拿九稳,虽然上玄宗在旁虎视眈眈,但众目睽睽之下,他们也不可能公然帮着镜海派,谁知一波三折,变故忽起,一个弱小的镜海派竟生生反败为胜。

他闷哼一声,站了起来。

“那我就要先恭贺真人了,上玄宗渔翁得利,不费吹灰之力就将镜海派收入囊中,真是可喜可贺!”

清和真人似乎听不出他的讥讽,笑道:“青古门愿意放□段,派出门中实力相当的修士与之斗法,如此气量,也令我等同道中人钦佩之至!”

台慈方没接话,脸色方才略略好看了点。

便听得清和真人续道:“今日趁着诸位道友在此,清和想请各位作个见证。既然镜海派获胜,便当由镜海派自行决定去留,我上玄宗绝无恃强凌弱,趁火打劫之心。”

众人俱都惊讶起来。

鲁延平更是一愣。

按照约定,若镜海派胜出,青古门不能再找借口吞并,此事不了了之,但是他当初曾与清和道人说过,假使镜海派胜,便举派归附上玄宗,以示诚意。

就算原本还有一丝不甘,经过这次斗法,鲁延平也已经很清楚了,以他现在的实力,根本无法保住一个门派,今日有青古门,难保明日没有其它门派心生觊觎。

最好的办法,就是主动退位让贤,依附一个强大到没有人敢轻易侵犯的宗门,才是对镜海派所有人最好的交代,否则,别说那些灵石丹药了,即便是他们这些人的性命,也未必能够保全。

心下有了计较,他深吸了口气,起身拱手:“真人胸襟广阔,令晚辈佩服,只是君子一诺,驷马难追,既然有言在先,晚辈便不会反悔,愿举派依附上玄宗,但凭真人吩咐。”

所有人都望向清和,想看看他到底怎么处理这件事。

清和真人沉默半晌。“鲁掌门心意已定?”

鲁延平道:“此意已绝,定不反悔。”

“那贵派的丹药灵脉呢?”

“一切听凭真人处置。”

清和真人望着他,神色平和,又带了一丝悲悯,仿佛明白他的苦衷,轻叹口气,道:“罢了,既是如此,从今往后,镜海派弟子悉数归我上玄宗门下,至于镜海派的灵石丹药等物,命人清点之后,便会各分出一份,送往各派,以酬谢今日诸位劳苦,赴上玄宗之邀,在此观战见证。”

这一下,不单是其他宗门的人,就连台慈方也大吃一惊,转头盯着清和。

镜海派弟子也就罢了,连他们的掌门都不过筑基期修为,各大宗门哪里稀罕,但是灵石丹药就不同了,镜海派也曾辉煌过,数千年传承下来,这些东西必然不少,足够让其他门派眼红的,但原本唾手可得的好处,清和竟然眼睛眨也不眨,转手就分给其他人,先不提分多分少,单这份姿态,就已经让其他人意外而又惊喜。

原想着过来看戏而已,没想到还有好处分。

天衍宗霞明长老当先反应过来,哈哈一笑:“上玄宗这份胸怀,当真令人佩服,如此,天衍宗就却之不恭了!”

竟连客气推让两句也省了。

天衍宗如此说,李竹书也随之道:“那我便代万山门谢过真人了!”

清和真人笑眯眯:“既然都是同道,好处均沾,也是应该的,不用客气,不用客气。”

台慈方恨得牙齿痒痒,却又无可奈何。

他本还打算趁着上玄宗独得好处,撩拨其他各派的不满情绪,谁知清和这老狐狸一转眼就舍得把好处让出去,这下子无论自己说什么,别人哪里还会当回事。

“真人好算计啊!”他咬牙切齿,一字一顿。

清和继续微笑,当听不见,涵养绝佳。

属于镜海派的东西当着自己的面被决定去留,鲁延平却没法说什么,他默默站在那里,连同其他面色黯然的镜海派弟子一道,都没说话。

所幸清和似乎很快发现鲁延平等人的窘境,吩咐余舟带他们下去歇息。

歇息的地方在主峰灵寿宫自德殿后面的小院,是专门用来招待外客的,鲁延平带来的人不少,不过小院宽敞,每人一间客房,还绰绰有余。

周印没受什么内伤,但外伤却不轻,方才在魏弈长的八卦阵中被荆棘所伤,浑身上下大大小小的伤痕不少,有些还在流血,衣裳弄脏了不说,还一股浓重的血腥味。

他拿了金创药敷上伤口止血,又跟负责料理外客起居的小童要了一大桶热水,便脱去衣裳,用汗巾在水里拧干,避开伤口,擦洗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