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隗皓,莫要欺人太甚!”飞澜低喝一声,手中巧致玲珑的开天镜由小变大,半悬于空中缓缓转动,与此同时,头顶天象跟着发生变化。

开天镜正对着的云彩随之慢慢旋动,出现一个细小的漩涡,随着飞澜默念法诀,漩涡越变越大,将原本绚丽多姿的流霞悉数卷入,变成一个像打翻了各种颜料,颜色诡异的巨大漩涡。

隗皓脸色一变:“飞澜,你这是要违逆天道吗?”

飞澜看着他,厉声道:“天道是什么?天道本该万物平等,彼此制约,却难道是让你们赶尽杀绝,斩草除根?!当年仙妖二族在女娲石前共同立下的盟约,你敢说你忘了?!”

风云霎时变色,原本靓丽的天色骤然乌云涌动,风雷滚滚,漩涡带起飓风,仿佛要将天地间一切事物都摧毁,纵然隗皓那头三人临时筑起防御结界,也有种大势将去的悚然。

与此同时,飞澜这边的防御结界,却把周印也裹了进来,让他免于在开天镜的威力下粉身碎骨。

“你与这妖兽,有何关系?”飞澜喘了口气,语速飞快地问道,他看了周印一眼,却还好分神牵制开天镜,脸上很快满是疲态,鬓间乌发转眼斑白。

周印道:“我是它的饲养人。”

周辰娘娘地叫个不停,声音糯软,眼神无辜,看见周印时的欣喜表露无疑。

妖兽的表现作不得假,飞澜又看了看毛团,道:“你过去罢。”

周辰兴奋地吱了一声,化作一团灰影扑入周印怀里。

“娘,娘!”它蹭蹭周印的脖子,又蹭蹭下巴,再往上蹭,往上……

失而复得的那一点愉悦成功地被破坏殆尽,周印面无表情把它往怀里塞。

“睡你的吧。”

“驾驭开天镜耗心耗神,我撑不了多久了,但我有办法可以让我们脱身,但对方的实力与我不相上下,所以撤掉结界那一瞬间必须有攻击一类的法阵,让他们分神,这样我们才有机会跑,你可以吗?”

原本年轻俊秀的面容开始蒙上一层灰雾,他的眼角出现细微的皱纹。

周印道:“我试试。”

于是两人不再说话,飞澜专心积蓄力量准备逃跑,而周印掏出朱砂符笔开始布置阵法。

半盏茶之后,外头已是另一番景象,原本茂密的草丛已被毁了十之□,肉眼所见,天空大地一片灰暗,飞沙走石,鬼哭狼嚎。

飞澜睁开眼睛:“如何了?”

周印停下最后一笔,脸色也不好看:“可以了。”

飞澜吁了口气,点点头,将开天镜召回,并撤去结界。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周印布下的法阵骤然炸起绚烂夺目的光芒,而对面来势汹汹的金光也恰好铺天盖地涌了过来。

“走!”飞澜断喝。

两人落在一处沼泽地边上,为防追兵追上来,又故意布下许多扰乱方向的线索,走了许久,才得以停下来歇口气。

周印口鼻出血,浑身上下都有伤口,兼且耗费了不少灵力,亟需休息,双方实力悬殊太大,纵然有飞澜帮忙,时间掐得刚刚好,对方的攻势又没真正打在身上,但那压迫性的灵力毕竟也造成了伤害。

飞澜也好不到哪去,现在的他看起来四十有余,面现苍老之象,透露出一股不祥的意味。

周印:“这里是哪里?”

飞澜:“这里应该是到了彤岚山附近了。”

太初大陆偏西南方向,确实有座彤岚山。

他又问:“现在是什么年份?”

飞澜奇道:“你虽为凡人,可纪年法是全大陆通用,你怎会不晓得?现在正是上古纪年第四万个年头了。”

周印脸色微变,终于知道为什么自己从一开始就觉得这里一切都十分古怪了。

第23章

从盘古开天辟地,上古众神应天道而生起,是为上古纪年。

关于上古众神的存在,以及他们的故事,周印其实不是很清楚,不仅仅是他,与他同一时代的人,早已离上古众神存在的时代十分遥远,大陆编年史上隐约模糊,似是而非的几笔,让后人无法清晰窥见那个时代的一切。

传说之中,在女娲等上古神祗陨落之后,取而代之的是仙族,妖族,魔族,还有被女娲所创造的人族。

随着上古众神的陨落,原本作为女娲伏羲母族的妖族,风光不再,在经历一系列混战之后,彻底落败,失去三界之中的统治地位,从上界被赶下来。

岁月变迁,原本弱小的人族逐渐崛起,而仙族统治上界,也很少再涉足大陆,太初大陆上的势力范围重新划定,分别是被神仙统治的上界,被人族占据的下界,以及统治着另外一个异界,井水不犯河水的魔族。

自那之后,下界凡人虽然还尊崇并膜拜神仙,并且时不时也有人通过后天修炼晋阶上界,但是下界开始采用人间王朝的纪年,朝代更迭,也就在纪年前面加上王朝的名称,以示区别。

如今飞澜所说的上古纪年第四万年,离周印所在的时代,起码有六万年以上。

对那个遥远的年代,周印了解很少,他只知道,自己连同周辰,是通过那个洞府,突然就回到了六万年前,而且还很有可能,即将见证正在上演的仙妖大战。

那么拿了瀚海星盘的余诺,又会去何处?

飞澜见他脸色有异,诧道:“怎么,有何问题?”

周印道:“听刚才那人说,你是上界神仙?”

飞澜涩然:“现在不是了。”

此时夜幕已经完全降临,六万年前的太初大陆,苍穹似乎要更加澄澈一些,璀璨星河分布在头顶,构筑成浩瀚恢弘的星空。

借着星光,周围无须照明就能看清,他们坐在湖边,湖水平静如镜,清冷微寒似一大块琉璃,偶有夜风吹来,泛起片片鱼鳞轻波,夜露微笼,静谧得扬不起一丝烟尘。

“你是下界散修,还未曾得窥大道,进入上界,也难怪对许多事都懵懂未知,其实上界神仙分为两种,一是先天仙种,甫出生便为仙人,二则如你我一般,本为人族,抑或灵物,因缘际会,后天修炼,因而成仙。但是后天成仙的人,毕竟是后来者,而且因为灵根资质等原因,许多不如先天成仙者那般厉害,所以总的来说,在上界之中,还是先天成仙者占了大多数。”

他虽然解释得很委婉,但周印一听就明白,这意思是说上界也分阶级,高人一等的,往往是先天仙种。

“我与隗皓本是好友,只不过他是先天仙种,很多想法注定与我背道而驰,如今上界公然违背当年女娲盟约,联合魔族,对妖族下手,为的也不过是争夺上界的统治权。”

周印问:“女娲盟约是什么?”

飞澜一愣:“你不知女娲盟约?”

周印很淡定:“我一直在深山修炼,不知这些人事更迭。”

双方早已通了姓名来历,周印的修为一望而知很低,飞澜也不疑有它,只叹了口气,头往后一仰,靠在树干上,开始叙说。

上古的恩怨纠纷终于由此慢慢揭开,让周印得窥其中来龙去脉。

远古众神,如伏羲女娲等,人首蛇身,多为妖族,所以在众神陆续陨落之后,女娲作为最后一名陨落的神祗,曾经留下嘱咐,让妖族统治三界,其它几族互通有无,和睦相处。

由于女娲的威望,一开始各方尚能遵守,然而人心不足,时日一久,妖族继任者表现平庸,而仙族渐渐有所不满,这便是冲突的来源。

起初,也不过是小规模的阴谋陷害,彼此倾轧,但到了后来,由于妖族中实力强横者不少,就连魔族也心生忌惮,于是仙魔两族一拍即合,开始打压妖族。

妖族久居上位,安于享乐,猝不及防,步步溃败,以至于被赶出上界,不得不流落大陆,四处逃散。

当时的情况下,人族还未崛起,被其它三族忽略,面对漫天仙妖殊死混战,天地变色的局面,他们也只能四处躲藏,避之唯恐不及,而人族中少数资质超然,经由后天修炼进入上界的,已经自恃为仙族人,与上界同仇敌忾,那些被仙妖斗法殃及的,都是凡人百姓。

那是真正的乱世。

但凡仙魔妖,无不有扭转乾坤的大神通,一旦斗法,必然是移山填海、铺天盖地的混乱。

周印甚至可以想象,他刚才看见的场面,只不过是沧海一粟。

战争至此,愈演愈烈,大陆上几乎所有族群都被牵扯进来,也就是他如今看到的情形。

妖族已经江河日下,败象毕露,上界担心将来有强大妖族重新崛起,回来复仇,所以才更要赶尽杀绝,连尚未长成的幼兽也不放过。

而毛团刚刚跟着周印,通过那枚须弥戒回到几万年前,一下子被冲到别处去,若非飞澜即使援手,可能早就变成烤鸡翅膀了。

虽然周印本身对这些恩怨情仇兴趣不大,但是这极有可能关系到自己能否回去,是以一直都在聆听。

“我虽为上界之人,但当年未得道时,曾受过妖族的大恩惠,虽然仙魔诛妖,打的旗号是妖族暴虐无道,但实际上,妖族中许多人只不过是随性不羁了些,如今眼看着举族都要被诛灭,无论如何都是有损天道的事情。”

“所以上界中颇有像我这般看不惯的人,偷偷帮着妖族,谁知前不久被上界发现,将我逐出上界,只是没想到,对方一看到这只小妖兽,就紧追不放。”

毛团周辰趴在周印的肩膀上睡得正香,口水顺着嘴角流下来,染湿了周印的半片衣领,憨态可掬,无忧无虑,对他们的对话一无所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