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这一切都是幻觉?

他低下头看了看自己身上,那些大大小小的伤口却没有随之消失,淡淡的血腥味在狭长的空间里弥漫。

周印睁开眼:“为何剑修就不能说佛偈?”

道修,佛修,剑修,甚至是魔修,也不过是各有所长,各有所短。

在世人眼里,魔修就是不择手段的象征,许多魔修为了免于苦修,速成大道,也以采阴补阳,修炼炉鼎而为修真界诟病鄙夷,但独独前世的周印却不走这条路,在他晋阶元婴的那一年,便将各派宗门研究了个遍,不单于佛修一道,连剑修、道修也都有所涉猎,这也是为何他能以区区魔修之身让大宗门的高阶修士既佩服又忌惮的原因。如果敌人对你修炼的大道比你还了解,你是什么感觉?

余诺关注的重点当然不在这个问题上,被周印一反问,随即问起另外一个他更关心的问题:“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般幻境,若是被勘破,一切由虚返实,归于原状,但若是有修为高深者穷天演之术,则可布下一个与众不同的四方幻境,在这个幻境里,即便你勘破幻境,一切既定事实都不会改变。”周印顿了顿,“能够营造这种幻境的人,修为起码在化神期以上。”

化神之后,便是炼虚,达到炼虚期的修士,实际上已经可以飞升上界得证大道,因此幻境主人的身份,只怕大有来头。

在当今大陆上,化神期修士对于许多人来说是可望不可及的神话,余诺也不例外,听到他的最后一句话,脸色已然变了,思及他们辛辛苦苦进了这洞府来,若是洞府主人还未死,那么将他们困在这里甚至杀死,也不过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他忽然想到一个更为可怕的问题,“你的意思是,在这个幻境之中,假使刚才我被杀死,就算你勘破幻境,所有幻觉都烟消云散,我依然不会活过来?”

周印嗯了一声。

这才是四方幻境最为可怖的地方。

余诺背脊陡然升起一股寒意,连带看着周印淡漠的表情,也觉得有些诡谲不定,自己听都没听过的幻境,对方却如数家珍……

他开始后悔贸贸然与周印一道闯了进来,自己对这人的身世背景实则一点了解都没有,单凭他的一面之辞就邀他同行,若到时对方见宝起意,生了歹心……

周印似乎没有察觉到他的心理变化,起身掸去灰尘,把周辰的脑袋塞了回去。

“走吧,前面估计不会那么平静的。”

余诺定了定神,应诺一声,两人一前一后,各怀心思,在空荡荡的甬道中继续行走。

余诺本以为这个幻境的主人想让他们走一条永远也走不完的路,借此困死他们,却没想到他又一次料错了。

甬道的尽头,在转过一个拐角之后出现。

两人停住脚步,余诺更是有些怔愣了。

第19章

呈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片辽阔无际的桃林,成千上万的明丽粉白簇拥在枝头,颜色逐层递进,让人惊叹,却又不觉得缭乱,怒放到了极致,有些从枝桠上凋落下来,簌簌如雨,落英缤纷,地上铺了一层厚厚的花瓣,以至于反倒看不出原本的土壤了。

这样的美景,在外面并不算少见,可出现在这么一个地方,又是在极致的危险之后,才格外让人震撼。

天空灰蒙蒙的,虽然看不大清晰,但下雨前的天色都是如此,也没什么出奇。

余诺忽然发现自己的灵力已经悉数恢复,大喜之下又有些失落:“我们这就算是出来了?”

周印回头看了一眼,身后依然是漆黑的甬道。

“不,还在幻境里。”

“那灵力……”

周印道:“你试试把那棵桃树砍掉。”

余诺念了个法诀,一道风刃从掌心凝聚,随着他手腕一抬,砍向离他们最近的桃树。

原本足以摧毁数十棵桃树的法术没有掀起半点波澜,桃树依然好好的,簌簌落花。

余诺脸色变得古怪起来,慢慢走过去。

树是真的,上面的纹理凹凸不平,摸上去还有微微的刺痛,感觉是不会骗人的,但法术仍旧起不了作用。

真亦假来假亦真。

余诺深吸了口气。“道兄,我们要从这里穿过去?”

他没发觉自己已经开始习惯询问周印的意见。

“往前往后都一样。”现在就算掉头走甬道的那一头,也只会碰上另一个幻境。“这个四方幻境,相当于一个阵法,只有找到阵眼,才能破阵。”

“那阵眼应当如何去找?”

“见机行事吧。”

终于也有周印不知道的东西,余诺松了口气之余,隐隐又燃起更深的戒备。

“周道兄虽与我年纪相当,但学识可比我渊博多了。”半是玩笑,半是试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