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只是低阶的蛊鸢幼兽罢了。”

蛊鸢外形似鸡非鸡,是低阶妖兽的一种,长大了也无甚用处,不过它本身独有的冰属性可以让修士提炼丹药。

余诺噢了一声,想及毛团的模样,确实不像高阶妖兽,再说也从未听过有人能养高阶妖兽的,很快就释然了。

筵席之后,惠钧随即让人将已经吃了饭换好衣裳的季荣带上来,甥舅重逢,季荣自然分外激动,只是碍于场合不对不好多说,搓着手跟在周印后头。

周印掏出三张传音符纸递给惠钧:“如果你得到那些修士的消息,就将信息写在这道符上烧了,我即刻便可收到。”顿了顿,又道:“承你赠剑,若有十万火急,危及性命的事情,也可将符纸烧了唤我。”

惠钧欣然收下:“那就多谢先生了。”

周印带着季荣回去,余诺亲自将他们送出门,又一起走出老远。

他深吸了口气,犹豫再三,终是忍不住,将周印拉至一旁:“周道兄,那些人到周家村寻访的内情,我兴许知道一二。”

第17章

“先前席上,我欲言又止,是因为此事不知真假,不好平白拖你下水,但若单凭我一人,又委实难以解决。”

见周印望着自己,余诺挠头苦笑:“你还记得我与那神秘人缠斗时拿出的清心铃吧?论身份地位,我不过是金庭门的一名普通弟子,怎么都不可能拥有这种法宝的,此事说来话长。”

原来余诺出山不久,就碰上一名濒死的高阶修士,那修士虽然已是结丹后期,可却是魔修,既没有门派背景,又不为正统所容,不知怎的被人追杀,撑着一口气,逃出千里之远,已经是强弩之末,正巧遇到涉世未深的余诺。

对方打着把余诺的修为摄取过来的主意,假意放下身段与他结交,又告诉他一个秘密,说自己身上带着开启一座上古洞府的钥匙,才惹来杀身之祸。余诺不知有诈,差点被他暗算,拼着九死一生杀了那个原本就被重创的魔修,又在他身上搜得清心铃,但自己也受了重伤,动弹不得,后来若不是惠钧经过施以援手,他很可能又不知被谁暗算了去。

余诺说罢,末了道:“当时我在他身上搜得一个乾坤绣袋,里头有不少法宝,除了清心铃之外,便有一把不知名的锁钥,那个人虽然狡诈异常,但是他与我说的这个秘密,又不像是假的。”

周印将他的话接下去:“所以你想让我和你一起去。”

余诺脸一红,点点头:“我心里头一直放着这件事情,又无人可说,那个魔修说的方位,正巧就在周家村附近,我原本是半信半疑的,但后来听你说起屠村之事,两相联系,就有七八成可信了。”

“金庭门不算个小门派,你大可传音让你的同门来。”

余诺叹了口气:“我是个无名小卒,师门哪里会相信?再说即便他们相信了,又派了人来,这件事若是假的,我顶多也就挨一顿骂,若是真的,你以为那些宝贝还能有我的份吗?”

周印哂道:“我也不是正人君子。”

“我虽与你交情不深,但也能看出你是个骄傲的人,许多下作手段是不屑去做的,再则你我二人虽然修为都不高,然而你胜在冷静缜密,可以让我们避开许多危险,而我则有从那魔修身上搜刮来的法宝,何况若真有仙府,里头的东西,怎么也足够二人均分了。”余诺一笑,他不是蠢人,心知两人要合作,最重要的是坦诚,便将情况都列了出来,一副任君选择的诚意。

周印道:“我们只有筑基修为,风险太大。”

余诺知道他意动了,不由一喜:“届时量力而行,如果难度太大,就先放着,等我们修为高些再去,若里头有些机缘,也算是我们的大造化了。”

周印沉吟片刻,自己手头现在确实没有什么可用的法宝,出门在外,处处都有危机,若是碰上势均力敌的也就罢了,如果是修为比自己高出一截的,那就很难全身而退了。

“什么时候出发?”

余诺见他答应,大为高兴:“三日之后酉时,周家村见。”

回到季府,曹氏等众人自然喜出望外,嘘寒问暖,而季荣拉着周印叙话,得知周家村没了,自己妹妹与妹夫都横死的消息,又是伤心欲绝,大哭了一场,还是曹氏劝了许久才止住。

季氏未出嫁前,就是全家的掌上明珠,如今她不在,留下两个儿子,大郎周章杳无音信,周印则近在眼前,还救了自己的性命,季荣越发对他又是喜爱又是感激。

“阿印,你师门若是没有喊你回去,不如就留下来多住几天吧,贞怜她自小就被我们宠坏了,有你这么一个兄长在,也好多多教导她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