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他模样粗豪,说起这些事倒头头是道,见周印略略点头,似是赞同自己的观点,也没有鄙夷的神色,越发来了兴致:“我所见过的修士,可不像您这样有慈悲心肠,那些在国都的修士也就罢了,平日里俱是高高在上,轻易不搭理人的,连惠帅都不放在眼里,就连惠帅身边的几名修士,除了余先生之外,也都眼高于顶,好似与我们多说一句,都像辱没了他们的身份,更别说将人命放在眼里……”

想来是受了修士不少气,又或许是为了弥补刚才的不愉快,陆达一边捧着周印,一边贬低别人,话语里诸多怨气。

“你可在意过蝼蚁的生死?”周印突然问。

陆达一愣:“那倒不曾。”

周印的眼神略带嘲弄:“寻常人之于修真之士,便如蝼蚁之于人。”

修士与寻常人相比,是一种特权,而贵族与普通百姓相比,又是一种特权,只要这种特殊一天存在,便不可能有所谓的公平,你之所以不平,是因为你不是修士,没有办法享受到那种俯瞰众生的待遇,人心所求,不过仅此而已。

更何况比起皇族贵胄生来便高人一等,那些修士更多的是需要依靠自己的付出,才能得到相应的地位与回报,这里头不乏出身富裕者,更有贫寒人家的子弟,说起来反倒更公平些。

这寥寥数语,让陆达陡然安静下来,直至二人来到中军大营,周印的耳根得以清静,没再听见他诸多废话。

进去通报的士兵前脚刚入帐,不过片刻,厚厚的营帐毡布一掀,从里头走出两个人,一前一后,前面的男人二三十岁年纪,一身轻袍,器宇轩昂,后面的正是余诺。

“这位就是周先生罢?惠钧久闻大名,前番相救余诺之恩,今日方能致谢,不周之处,还望海涵!”男人哈哈一笑,纳头便拜。

惠钧虽然是凡人,可手掌兵权,又是强国军队主帅,纵是有点身份的修士,也不敢在他面前拿大,但周印竟不闪不避,受了他一礼,神态淡定自若,浑然不似一个没见过世面的三流门派修士,倒令惠钧略略有点意外,不由看向余诺。

余诺笑道:“惠帅,我早说过周道兄行事出人意料,您不信,非得亲自见了才晓得。”

惠钧闻言也笑道:“是本帅俗气了,周先生远道而来,不如里边请坐?”

这两人一唱一和,摆出十足招揽的诚意,周印没有自恋到认为自己前世身为高阶修士的光环已经照耀到这辈子来了,他知道惠钧必定是有所求,才会如此礼贤下士。

几人一道入了营帐,惠钧待他们分头落座之后,这才跟着在主位坐下。

“余诺虽自言投我麾下,实如我兄弟一般,上回他追击敌人遭遇险情,幸得周先生相助,大恩大德,无以为报,不知您需要什么,但凡本帅能办到的,在所不辞。”惠钧看着他,微微笑道,也不兜圈子。

周印很喜欢他这种开门见山的说话方式,便将季荣被人陷害,又被误抓入平南军营的事情简单说了一遍。

惠钧一呆:“仅此而已?”

他应该不会不知道,以自己的身份,送法宝,又或者引荐更好的门派给他,都不是什么难事,可周印偏偏提出如此简单的要求,将一个索要报酬的大好机会就这么轻轻放过。

周印反问:“不然呢?”

惠钧也觉得自己有些反应过度,笑了笑:“抓错了人,自然应当放回去,这是我驭下不严之故,不能算是答谢,若先生不弃,我另有一物相赠。”

说罢看向余诺。

余诺会意,转身捧出一个长匣子。

匣子黝黑寻常,上面也没有什么特别的雕纹,在常人看来并不起眼,但若是修士,便可以感应到那匣子里的灵气,充盈而润泽,如水流一般,源源不绝。

里头的东西,兴许不是高阶法宝,可应该也在中阶以上。

余诺打开匣子,一泓碧蓝色的光华自里面流泻出来,却是一把三尺长剑,剑身上刻着符箓,森寒凛冽,令人遍体生寒。

惠钧笑道:“我不是修仙之人,没有稀世至宝,只有这把灵隐剑,早年朋友所送,尚算能见得人,可惜我一介武夫,没法将它的妙用发挥出来,更巧的是听说先生就是剑修,修的又是水性法术,可不正是宝剑赠良主。”

周印接过余诺递来的剑,在半空轻轻画了个圈,光晕流动,营帐之内,惠余二人顿如数九寒天,冷不可抑,余诺倒也就罢了,惠钧却是悚然变色,他从前只知道这剑是件修仙法宝,可也仅仅见过它削铁如泥的模样,如今在周印手中,果然才是适得其所。

须臾手腕一振,那剑却变成一支玉簪,轻便玲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