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毛团原本觉得趴在周印的头顶会更舒服,鉴于实现难度太大,只好退而求其次。

实际上周印也很无奈。

它带来了一大摊子麻烦。

首先是名字。

毛团已经破壳了,自然不能再叫它妖兽蛋,对着一只眨着纯良无辜,万分期待的眼神瞅着他的幼兽,他面不改色道:“毛圆,姓毛名圆,顾名思义。”

又毛又圆。

幼兽:“……”

湿漉漉的液体在眼眶里滚来滚去,哀怨地表示不满意。

周印:“灰毛。”

幼兽:“……”

周印:“毛吱。”

幼兽:“吱吱吱!”

这是强烈不满的抗议。

周印:“小灰,小团,灰蛋。”

它钻进被子里把自己蒙起来,耳不听为净,被子鼓起圆圆的一团。

面对这种卖萌的行为,周印不为所动,把它揪出来。

它吱吱叫了几声,脑袋蹭了蹭周印的手指,企图装可爱来博得他一个笑容,这招在季府其他人身上屡试不爽,可惜周印完全免疫。

“不喜欢就自己想,想不到就用毛圆,就这么定了。”

它无法,只好扭动着,从床上蹦下去,因为绒毛太多,毫发无伤,只是滚了一滚,又千辛万苦跑到门边,对着掉了漆的门槛一边啄一边拍着翅膀吱吱叫。

周印看着它表演,面无表情地揣测:“啄漆?啃门?红吱?”

毛团彻底泄气了,趴在门槛上一动不动,脑袋耷拉下来,表示破罐子破摔。

周印眼底掠过一丝笑意,淡淡道:“就叫周辰吧。辰者,东南偏东,是我发现你的地方,地支中属龙,又喻万物星辰,无论你将来长成什么,都不算辱没了你的身份。”

毛团眼前一亮,扑棱扑棱跑过来就要往周印怀里扑,被两根手指拎住往旁边丢。

“脏死了,以后没洗干净不要靠近我。”

刚尝到点甜头又被嫌弃,毛团泪眼汪汪,玻璃心碎了一地。

其次是吃饭问题。

周印如今是筑基初期,论理说也可以吃辟谷丹度日,无须再沾人间烟火,但他虽然连睡觉都在打坐,在吃食上却并不苛待自己,在季府时,下人照一日三餐给他做饭,他也来者不拒。

而周辰,当它还在蛋壳里的时候,可以依靠吸取灵气来生长,但是孵化出来以后,就需要开始吃东西了,周印没弄明白它的来历,自然也就不知道它得吃什么,索性吃饭的时候将它带上,让它自己看,爱吃什么吃什么,采取放养措施。

周辰对人类的一切食物,或者说对周印吃的特别感兴趣,每次周印伸筷子的菜,它也眼巴巴地瞅着,然后非得自己尝上一口。

久而久之,毛团就学会自己跑到厨房里找吃的。

它通晓灵性,又会装乖卖萌,季府上下早已与它熟识,每回见它跑到厨房,还没端上桌的菜也会特意留出一份,时日一长,那身绒毛越发养得油光水滑,原本可以托在掌心的大小,如今整整胖了一圈。

然后是成长学习问题。

高阶妖兽自出生起,道路便注定与众不同,它们不仅具备化为人形的能力,还拥有修行的天赋和灵根,当妖兽化形之后,继续修炼,即可成为妖修。

秉承着上古神祗的血脉,妖修得天独厚的条件,让他们在修真这条路上能够走得更远,取得的成就越高,然而有得便有舍,妖兽繁衍也异常困难,高阶妖兽中越珍稀的族类,血脉便越稀薄。

如今在太初大陆,高阶妖兽乃至妖修几近绝迹,除了昔日荣光不再,一些被封印,一些刻意隐匿踪迹之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后代的繁衍越来越困难,这也使得偶尔现身于大陆上的妖修,基本上都有着元婴期以上的修为,让旁人不敢招惹,更不敢打将其降伏作为宠物的主意。

周辰是高阶妖兽,这是毫无疑问的,无论是从被发现时天现异象,还是从它出生后的灵性来看,低阶妖兽不可能拥有这样的能力,但是问题也就随之而来:周印看不出它的来历,也没见它有亲族长辈找上门来,自然更不可能知道要怎么教育这只毛团。

于是,只好参考普通人的学习模式。

想要看懂修炼典籍,学习语言文字是必须的,就先从《千字文》开始罢。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跟我念一遍。”

“吱吱吱吱,吱吱吱吱!”

“日月盈昃,辰宿列张。里面有你的名字,辰,星辰的辰。”

“吱吱!”

“……”周印算不上一个有耐心的人,所以当年他修为那么高,也从来没有收过弟子,此刻,他觉得自己的耐性已经到了边缘,忍不住捏了捏额角,把青筋抚平,尽量用平淡无波的口吻继续道:“周印,我的名字。印者,信也,落字为印,如出口之言,千金一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