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到了云州,他才发现局势果然已经翻天覆地,云州虽然只是安阳原来的国都,可随着安阳国覆灭,并入东岳国,云州特殊的地理位置,也使得这座城池的氛围变得十分微妙。

大街小巷,随处都可以见到巡逻的东岳士兵,一个个重甲持戟,面色肃杀,城门处更有重兵把守,严查出入者。这样的场面,普通百姓担惊受怕,修真者却不会放在眼里,士兵们也很会察言观色,但见形容举止不同于常人的,便猜出十有□是修真者,不敢多加为难。

周印面容冷峻,气质迥异常人,自然不会被错认是寻常百姓,所以一路顺畅。

待制好符箓,离开云州,便御剑往周家村飞去。

出了云州,若是骑马,要三天左右才能到达福林县,而周家村则是福林县外数十里的一个小村庄,虽然位置偏僻,条件却得天独厚,不仅山上常年长满各色草木药物,随便挑一棵树,树龄也有上百年左右,就连那河溪里的鱼,似乎都要比别的地方多些。

正因为如此,数百年繁衍下来,村子的人数虽然不多,但大都能自给自足,加上每隔十天半个月都会有人去县城赶集,时不时也有脚商从县城挑了东西到这里来贩卖,所以除非冰天雪地的季节,周家村时常都是热热闹闹的,透着一股淳朴的亲切。

然而在他傍晚到达周家村的时候,却发现这个村子,从内到外,散发着诡谲的气息。

此时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往常这个时候,家家户户本该点起油灯,炊烟袅袅,可当周印步入村子,只有一个感觉。

死寂。

除此之外,还有一股浓稠得化不开的血腥味。

入了村子,往自己家的方向走去,离家十七年的经历,并没有让他的记忆模糊掉。

沿途各处,是真正的尸山血海。

周家村原本就数百口人,如今几乎全都在这里了。

有的人胸口被长枪穿透,生生钉在墙壁上,有的人脖子上一条深深的斧痕,半个脑袋歪在一边,只有薄薄一层筋肉连着,甚至连四五岁小孩,也支离破碎,惨遭横死。

他脚步未停,目光在这些尸体上扫过,又继续往前走,直至停住脚步。

即使过了十七年,周柴与季氏明显苍老许多,但周印仍旧一眼就认出他们。

两人依偎着,倒在墙根下,周柴背后插了把匕首,而季氏则是胸口被划了一刀。

血早已干涸,季氏与其他村民一样,脸上并没有太多的惊骇,反倒显得宁和,只有周柴圆睁着眼,仿佛死不瞑目。

周印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一切,慢慢蹲下身,伸手在他脸上拂了一下。

“我来了,我会为你们报仇,安心地去吧。”他轻声道。

手掌过处,周柴阖上了眼。

周印拔出他背后的匕首,上面刻着一个军徽和一个“惠”字。

军徽周印认得,在云州也多次看见,那是东岳国平南军的标志,而惠字,指的就是平安军主帅惠钧。平南军号称军纪严明,战无不胜,在东岳国内素有威名,他在云州停留时,甚至听当地百姓称其为惠家军。

周印目光一凝,面色更冷。

安阳国虽然被灭,但一路走来,百姓被影响的也就是日常生活罢了,如果不是奋起抵抗,一般是不会被抓去杀掉的,寻常人只关心自己的日子过得好不好。在这乱世中,换个皇帝对他们来说并没有差别,何况安阳统治者昏庸无能,更不会被拥戴。

既然连云州的百姓也安然无恙,一个偏远的小山庄,倒反而值得大军过境,一个活口都不留地屠戮了?

这些人面露愕然,却没有惊惧之色,那至少说明,他们死之前,并不知道自己要死。

既然尸体都在屋外,也不可能是下药迷晕了之后的屠杀,而是……

有人将他们都召集出来,然后被修真者用法术瞬间毙命。

死后再补上刀剑伤口,作出军队杀人的假象。

不管真是平南军所为,还是借刀杀人,这一整件事情,势必与平南军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不远处传来凌乱的脚步声,周印随即隐去自己的气息,匿于黑暗之中。

“老三,你过来看看!这边还有……”

“嘘,你小声点儿!怕引不来人吗?!”

“怕什么,村子都被人屠光了,大半夜的,谁会到这里来!”丁大从一间屋子里走出来,喜滋滋地揣着怀里的金银饰物,眼角一瞥,看到倒在树下一个穿戴讲究的男人,又走过去在死人身上搜罗起来。

月光映出他身后的人影,丁大头也没回,动作不停:“诶,老三,你到那边屋子找找,白天的时候我可看仔细了,那边几户都是有油水的,不过话又说回来了,那个人下手可真狠,几百口人,一个不留,这可不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