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时不待人。”

“什么?”贺芸一愣。

“一个门派要是长久没有元婴修士坐镇,就会慢慢没落,就算新弟子再多,也无济于事,这些人的天资再高,总不可能一下子就成为高阶修士。”

贺芸很少听他说这么多话,但她本是极聪明的人,闻言想了想,吃惊道:“你的意思是,镜海派迟早要……不至于吧,掌门与两位长老,如今都是结丹后期的修为,离元婴不过一步之遥。”

“修为越往后,要向前迈步就越难。”

而他见到的邹景元也罢,其他两个镜海派长老也罢,都是结丹期寿元将尽,晋级数次失败,很难再有所突破的人,除非有奇迹出现。

贺芸低低叹了口气:“但我们毕竟是镜海派的弟子,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周印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因为他也在思索。

筑基期修为,在镜海派或许还可以显摆一下,但是如果放在外头,只能湮没于茫茫人海中,这世间修真之士成千上万,别说筑基期,就连已结丹者,也不知凡几。即便是周印这样前世从散修一路走过来的人,也不得不承认,除非是走投无路,否则,能够依附在大门派下修炼,才是一个安全又安稳的法子。

镜海派式微,但毕竟还有不少家底,灵石法宝,门下弟子,都是其它许多门派想要据为己有的资源,一旦邹景元冲关失败而陨落,届时群龙无首,就很容易被别人趁虚而入。

周印突然发现,这样始料未及的发展,与自己最初的设想,有了很大的偏移。

他原本打算找一个不起眼的小门派安安静静修炼,无须为太多外界纷争所扰,谁知五千年后的局势天翻地覆,大陆上的王朝四分五裂,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而由于修真者拥有比凡人更强大的力量,许多□裸的人心欲望也越发不需要掩饰,小门派往往不见得就安全,反而有可能更危险。

邹景元只想见周印,所以贺芸陪他走到掌门书房外头便止步。

“你自个儿进去罢,掌门在里头等你。”

周印不是第一次到内峰,却没有来过掌门书房,触目所及,屋外郁郁葱葱,佳木繁花,围绕着书房生长,实际上这些草木正好围成了一个隐蔽的结界,让里头无论发生什么事情,再大的声音都不会轻易传出去。

鲁延平也在,邹景元正告诉他一些门派日常事务,见周印进来,先惊而后喜,随即笑道:“你已经筑基了?很好,很好!”

他本就料到周印闭关八年,必有不小的收获,然而周印的表现还是出乎意料了。

鲁延平同样很惊讶,他没想到周印一个资质平凡的外门弟子,短短十几年,竟已从一个毫无根基的普通人,到突破炼气,成功筑基。

周印道:“如果没有掌门赐下的培元丹和灵石,我也不可能那么快筑基。”

邹景元摆摆手,亲切地让他坐下:“你既已入了内门,往后就和延平一样唤我师父,不必拘礼。丹药只能起到锦上添花的效果,如果一味地依赖丹药,固然能收到一时之效,但越往后,根基就越薄弱,很容易遭到反噬,现在我见你修为稳固,灵气精纯,显然是自身有了感悟,到了一定程度,自然而然突破的,倒也不必太谦虚了!”

肯定了周印的进步之后,邹景元担心他会因此自满,又道:“不过你也不可因此懈怠,须知梅花香自苦寒来,莫说你资质一般,即便是天资上佳,若不肯苦练,终究也是泛泛。你今日来得正好,我有些话,要与你们说。”

鲁延平听出师父的弦外之音,不由也郑重起来。

“安阳灭国,为东岳所并吞,我们镜海派虽是修仙门派,不涉俗事,可也难免会被波及。再说门派之内,延平,周印,你们二人自入了门派,就未曾远行,难免坐井观天。如今天下第一大宗上玄宗,光元婴修士,便有十三位之多,更别提底下七峰,还有数十位结丹修士,而天衍宗、青古门那些,元婴修士亦有□位,就连与我们同在安阳境内的金庭门,也有两位元婴修士,因此别人也会忌惮三分,不敢轻易冒犯。而我镜海派,虽然历史久远,却人才凋零,如今连个三流门派也不及,一旦我也陨落……”

“师父!”鲁延平不顾礼数急急打断,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请师父勿要说如此不祥的话!”

“起来,我镜海派虽小,门下弟子可不作如此婆婆妈妈的女儿情态!”邹景元一反平日的和蔼,语气略带了些严厉,待鲁延平起身,他才续道:“方才所言,并非危言耸听。你们应该都知道,凡修仙者,炼气九层寿元二百,筑基巅峰寿元四百,结丹后期寿元至多五百,其中根据修为深浅程度,这个数目即便有出入,也不过十数年左右。我如今寿元已渝四百九十五,这些年忙着打理门派,修炼之事早就撂下,剩下的这五年寿命,更是无望晋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