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邹景元淡淡道:“若是人人都和你这么想就好了,当年我能坐上掌门之位,他们也老大不服气,这些年若不是我一直弹压着,门派早已内乱,更别提振兴了。”

翁桦沉默半晌,道:“那末如今你有什么对策?”

“这几日,先用观世镜搜寻一番,但观世镜能看到的范围毕竟有限,此事也不单是镜海一派的事情,届时我会传讯各大宗门,不管他们重视与否,我镜海派已尽到责任。”

翁桦想了想,道:“你知会其他二位长老一声吧,我先到宋书山出事的地方瞧瞧。”

邹景元道:“我与你一道去。”

翁桦笑道:“我今年寿元四百八十,尚在结丹中期,冲击元婴已然无望,你与我不同,你是一派掌门,少了你不成,再说我去瞧瞧而已,打不过还能跑,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邹景元看着这位同门兼至交,心中有些黯然,良久才挤出一丝笑容:“也罢,那你小心点。”

周印刚回到外峰不久,黄文君、贺芸等人也陆续回来,他们被分到不同的小组,自然不可能跟着一起去试炼,但是突然被提前要求回来的原因,在他们被传送回来之后,就已经被负责传命的鲁延平告知了。

由于担心有人会私自误闯出事的地方,所以邹景元让鲁延平将宋书山的死也一并告诉众人,一时间镜海派上下风声鹤唳。

贺芸和黄文君都知道周印他们与鲁延平同行,便迫不及待回来询问情况。

刘小宛一脸惊魂未定地向黄文君他们叙说经过,而周印依然是那副千年不变的表情,在院子的石桌上摆了副棋局,手里抓了一把黑子在摆弄,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贺芸听罢,微微蹙起秀眉:“如此一来,我们的试炼岂非作废?”

黄文君睨了她一眼:“你倒有闲心想试炼的事情,我只怕这外峰结界不如内峰安全,妖兽轻而易举便能上来。”

两名女子没有料到这层可能性,闻言脸色俱是一变:“不至于吧,妖兽再如何大胆,也不敢贸然闯到外峰来……”

黄文君道:“有何不可能,这外峰修为最高的,也就叶师叔一人,像我们这样的,就算悉数都上,也只能成为妖兽的点心罢了。”说罢,转头问周印:“阿印,你说呢?”

周印嗯了一声,眼睛没离开棋盘。

黄文君:“……嗯什么,你知道我们在说什么吗?”

“外峰确实危险,不过内峰更危险。”

“为何?”黄文君不信。

周印道:“越高阶的妖兽,就越不会吃人,他们喜欢的,是修真者身上的内丹,这些都可以转化为它们自身的修为,女悦之所以喜欢吃人,只是它的本性所致,同时它也善于捕捉修真者的灵息,吞噬对方的内丹。”

贺芸脸色一白:“内丹……镜海派只有掌门和几位长老是结丹修士。”

“所以我们最好祈祷,女悦的出现是偶然,也只有那么一只妖兽。”

另外三人齐齐沉默下来。

他们突然发现自己是何其渺小,在这件关乎门派,更关乎自己性命安危的大事面前,根本没法做什么,只能被动地等待即将到来的命运。

其实也不仅仅是他们,即便是掌门或长老,在面对那上古妖兽,除非是元婴修士,否则也很难有把握的吧。

贺芸暗暗叹了口气,对勤奋修炼,尽快晋级筑基的需求更迫切了。

再看黄文君和刘小宛二人,同样神色变幻不定。

周印放下棋子,起身往屋内走去。

黄文君问:“你干嘛去?”

“修炼。”

其他人面面相觑,都觉得不可思议。

一般来说,修真者福至心灵,有所感悟,便会闭关冲击晋级,只是当此之时,镜海派上下个个惶然不知所措,周印竟反其道而行之,还能安之若素地修炼。

黄文君怔愣之际,却听耳边贺芸低低说道:“他原本就是心性坚定之人,极少受外界影响。”

所以在他们才炼气五层的情况下,周印早已后来居上,达到了炼气八层。

论资质,他不是镜海派最好的,但贺芸敢担保,那些内门弟子,也未必有周印的勤奋和心无旁骛。

一日十二个时辰,连睡觉都在打坐,这份定力,难能可贵。

黄文君心有戚戚然:“你说得对,最起码我们这三个人,就不如他。”

他一边说,一边走到方才周印下棋的石桌边,赫然发现周印摆的,根本就不是一个棋局。

看似凌乱,却暗藏纹路。

“你瞧,这是什么?”

贺芸也凑过来,片刻之后咦了一声:“好像是星宿排布?”

黄文君挠头:“他怎么净喜欢整些稀奇古怪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