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脖子以下,自然也不是窈窕的身形,而是一条足足有三四人身躯合围那么粗壮的蟒蛇。

陈沅芷尖叫一声,足足退了好几步。

蛇身黝黑,鳞片泛着青黑的光泽,一望而知有剧毒,单是蟒蛇倒也罢了,只是这蛇身上竟然安着一个美人的脑袋,给人的冲击就更加强烈了。

那条美人蛇从树干后绕出来,朝他们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

微风拂过,从美人蛇的方向送来一阵腥臭之气。

陈沅芷喘了口气:“这是什么妖兽,以前从未见过!”

不仅是她,连鲁延平都没有见过这样的妖兽。

先前他们碰到的妖兽,无不是像梦狼,双头鸟之类的低阶妖兽,似眼前这样的人头蛇身巨蟒,还是第一次瞧见。

“女悦。”回答她的是周印,他也盯着美人蛇,微微皱眉。

这种东西,怎会出现在这里?

危急关头,没有人去问他女悦到底是什么,女子对这些恶心的东西天生都有抗拒感,何况是没有真正经历过风霜的陈沅芷和刘小宛,两人当下连拔剑也忘了,下意识便手脚发软。

“嘶……”美人蛇见他们纷纷后退,歪了歪脑袋,唇角微微勾起,张开嘴,吐出的却不是丁香小舌。

厚厚一条蛇信从她嘴里窜了出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他们席卷过来。

鲁延平咬咬牙,召出自己的飞虹剑,念了个疾火诀,在空中画了一道符箓。

无形的符箓霎时化作火焰向妖蛇扑去。

女悦张嘴呵出一口青黑浊气,那团火焰顿时消匿无踪,浊气却没有因此消散,反而迎面扑来,朝着最近的宋书山当头罩下。

“宋师弟,后退!”鲁延平大喊。

宋书山的反应不可谓不快,可那团浊气竟似能辨位一般,如影随形跟着他,眼看就要将他整个人都笼罩进去。

妖蛇突然嘶的一声往后疾退,那团浊气也跟着缩了回去,鲁延平他们定睛一看,发现妖蛇腹部被浅浅划了一道白痕,虽然白痕很快就消失,可还是让它受惊后退。

周印一招得手,立马抽身而退,余光一瞥,那几个人竟还愣愣站在那里。

“还不快走,等着被吃吗!”

他的话让所有人如梦初醒,鲁延平算是反应最快的,立马又捏了个枯荣术丢过去,这个比疾火诀高阶的火系道术并没有达到效果,火焰扑到妖蛇身上如石沉大海,鳞片毫发未伤,却反倒激怒了它,尾巴挟着劲风扫过来。

鲁延平一把拉住陈沅芷疾退,刘小宛却有点反应不过来,仍然呆呆地站在那里,周印扯住她的衣领就往后拖,蛇尾扑了个空,随即灵活地拐了个弯,缠住另一边的宋书山,将他卷上半空。

其他人饶是没有被扫到,也被劲风挟起的余波逼得生生吐血受伤。

鲁延平终于意识到,这怪物的强大已经远远超乎他的想象,他们这几个人,不,或许连师门的长辈亲自出手,也未必对付得了。

“宋师弟!”

“救我!大师兄,救我!”宋书山大惊失色,将平生学到的法术拼命往妖蛇身上用,可不仅无济于事,腰上的蛇尾反而越缠越紧,女悦低下脑袋在他半边脸上舔了一口,宋书山顿时惨叫一声。

鲁延平他们清楚地看到,宋书山被妖蛇舔过的半边脸瞬间血肉模糊,一边耳朵已经没了,露出下面的森森白骨。

“他没救了。”周印淡淡道,一边后撤。

“周印,你怎能……!”鲁延平本想呵斥他,话还没说完,就看见宋书山的半边肩膀被妖蛇撕咬下来,而他的人也已经晕死过去,不辨生死。

刘小宛也想晕厥过去,只是刚刚有这种苗头,就被周印一巴掌掴醒了。

“不想死就睁大眼赶紧跑,去救人只会把其他人也搭上!”周印冷厉道。

听得陈沅芷脸色惨白,不敢吱声,咬紧牙关召出飞行法宝跟着他们跑。

宋书山确实为他们争取了不少时间,只是当身后传来嘎吱嘎吱的咀嚼声时,除了周印之外的所有人,都禁不住感到一股寒意从心头升起,但他们明白,周印的话虽然残酷,却只能眼前最正确的选择。

现在掉转头回去,不单救不了人,反而会让大家都葬身在这里。

唯今之计,是先逃到安全的地方,然后通知师门。

耳边风声呼掠而过,生死关头,众人无不将平生所学发挥到极致,恨不得一瞬万里,摆脱身后那可怕的怪物。

一路上没有人说话,鲁延平总算还没忘记自己是大师兄,即便他也心急火燎,仍旧将自己的飞行法宝控制在与最慢的刘小宛差不多平行的状态,在刘小宛身形摇晃的时候,也会及时拉她一把。

他很清楚,这一次试炼,遇上意外的情况,他们已经折损了一个宋书山,如果再有一位同门丧命于此,回去之后,纵然他最受掌门看重,也很难再保住地位。

也不知飞了多久,直到众人灵力消耗殆尽,回过头也看不到女悦的身影时,鲁延平这才示意大家停下来,他喘了口气,转头问周印:“那怪物究竟是什么,你是不是知道?”

刘小宛和陈沅芷也盯着周印看。

刚才的打斗加上心理上的惊惧惶恐,每个人身上都是血污斑斑,狼狈不堪。

周印没有回答,只道:“先通知师门把我们送回去,女悦性狡,对猎物不会循规蹈矩地追杀,如果闻到我们的气息,很快就会追上来。”

他们一只妖兽都没有杀到,现在回去,意味着这次试炼自动失败。

但如果不回去,宋书山就是他们的下场。

鲁延平犹豫了一下,还是点点头,召出传音镜,对师门简单说明了一下情况,由于他们所在的地方不是镜海派规定的可以被传送回去的地点,因此那边需要确认他们所在的位置,才能将他们接回去。

趁着那边布置阵法准备把他们接回去的时间,他又对周印重复了一遍之前的问题。

周印答道:“女悦只是中阶妖兽,战斗力不算最强的,但它性狡诈,喜食人,擅长迷惑敌人,达到自己的目的。”

众人想到先前看到的美人面孔,不由又是一阵后怕。

说话间,那边法阵已经布置完成,四人面前出现一个刻着符箓的光圈,陈沅芷也不待其他人反应,当先走进去,鲁延平见状摇摇头,转头对着刘小宛道:“师妹,你也进去吧。”

刘小宛脸一红,期期艾艾,正想说点什么推辞的话,却听周印在后面冷冷道:“还不进去,想让我们被吃掉吗?”

她脸色微白,也顾不上矫情了,赶紧步入传送阵。

等到周印和鲁延平回到传送阵的那一头,发现镜海掌门,连同三位长老,早已站在那里,等候许久的模样。

陈长老抱着松懈下来而昏迷过去的陈沅芷,朝其他人点点头,便先带着她匆匆走了。

镜海掌门邹景元看了其余三人一眼,叹气道:“你们先去洗漱一番,然后到三清殿来。”

半个时辰后,邹景元听鲁延平讲述完一切,眉头紧紧皱起,面色不掩凝重。

他问周印:“你如何知道那就是女悦?”

周印道:“书上看的。”

“哪本书?”

“忘了。”

“……”邹景元看着周印,周印也在看他,神情冷漠却坦然,没有在他脸上找到任何不可告人的蛛丝马迹。

邹景元轻咳一声:“如果你们的描述是真的,那么那妖物的确是女悦无疑。”

鲁延平迫不及待追问:“师父,那怪物为何那么厉害,竟让宋师弟……”

“那就要追溯到上古了。”邹景元深吸了口气,缓缓道来。

第9章

“上古时代,太初大陆上有人,也有妖、魔,上界神仙,后来烽烟四起,以妖族元气大伤,一蹶不振而告终。传说之中,女悦便是那上古妖兽之一,它虽然不算高阶妖兽,却最擅于迷惑人心,起码也有结丹初期的修为,你们……”邹景元显然是想起惨死的宋书山,顿了顿,才道:“也算命大了。”

然而让邹景元感到忧虑的,并不是自己的弟子被杀死,而是女悦作为上古妖兽,本应早已消亡的了,又或者被封印于幽冥深渊之下,怎会出现在镜海山脉?

鲁延平等人被他的一席话震得有些回不过神来,良久才反应过来:“师父,既然出现女悦,那其他试炼的同门……?”

邹景元点点头:“为师早已传令出去,让此番出外试炼的弟子都赶回来了。”

鲁延平松了口气,又暗暗有点欣喜,他本是这次试炼的奖励势在必得,谁知中途遭了意外,本以为要落空,如今看来,别人同样也得不到,自己还是有机会的。

“你们先下去吧,若是无事,不要到处走。”

“是。”

待人都走光,一人从偏殿走出来。

“果真是女悦?”那人问。

邹景元颔首,苦笑:“应是不差。”

翁桦道:“若连女悦都出来了,也不知还会出现什么?”

他正是镜海派三位长老之一。

邹景元道:“我正是担心如此,才让他们都撤回来。”

翁桦道:“此事关系重大,须与其他二位长老商议,我等三人前往鲁延平他们所说的地点查探才行。”

邹景元半开玩笑:“你以为谁都似你这般大公无私,一心为了门派?女悦乃上古妖兽,既能出现在那里,保不准还会有更高阶的妖兽,镜海派算上我,结丹修士也不过寥寥数人,他们怎肯去冒这个险?”

翁桦叹气:“镜海剑派本就不大,他们这般各怀心思,对振兴门派来说又有何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