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周印并没有高估自己和黄文君他们的地位,几个外门弟子,交也就交出去了,镜海派犯不着为了无足轻重的小卒跟青古门过不去,但这样一来,镜海派也会颜面全无,连自家的弟子都保不住,今后也不用在大陆上立足了。

天下间,绝对的实力意味着绝对的真理,实力强悍到一定程度时,是可以罔顾任何游戏规则,上辈子的赫连在没有强大起来之前,同样是在步步算计中度过的。

凡事先往最坏的角度设想,才能做好最充分的准备。

只可惜自己现在未到结丹期,无法开启前世的洞府,否则也可拿出一些法宝,胜算会更大些,用不着像现在这样,性命掌握在别人手里的滋味并不好受。

他面无表情地盘算着,冷白的脸色在窗外阳光的映衬下,有种玉雕般的质感。

就在此时,脚步声由远及近,然后有人推门而入。

“周师弟,你醒了,可有何不适?”来人正是当年到周家村挑选孩童的镜海派首席弟子鲁延平,手里还捧着一个匣子。

“还好。”

鲁延平笑了笑,似乎并不介意他的冷淡:“这是给你疗伤的丹药,师尊命我送来的。还有,他老人家想见你,既然你已经醒了,就与我走一趟吧。”

镜海剑派共有一位掌门,三位长老,纵然在黄文君等小弟子看来,连内峰都进不了的他们对掌门和长老这样尊崇的地位怀着深深的仰望,但实际上,对于一个三流门派来说,四位结丹期修士,已经是这个门派所能拿得出手的极限。

一个从一流沦落到三流的门派,比一开始就是三流的门派更难混。

从当上掌门的那一天起,邹景元无时无刻都在想着如何振兴门派,可惜殚精竭虑近五百年,直到结丹期寿元将尽,也没能把门派带上复兴的道路,而且他很清楚,自己虽然已经到了必须闭关冲击元婴期的时候,但这次闭关,十有□是不会成功的。

邹景元看着从门外进来的少年。

十多岁的年纪,脸色因为受伤而苍白,但神情冷淡从容,并没有因为即将见到掌门而激动或惶恐,与之相比,黄文君那几个外门弟子,明显要差了一大截。

他无声叹了口气,隐隐有些羡慕对方的年轻,面上仍是和善的:“你就是周印?”

周印行了个弟子礼,虽然淡漠未褪,但让人挑不出错。

“我已从那几个孩子那里得知事情的经过,不过还是想再听你讲一遍。”邹景元霭声道。

周印也不废话,挑了些重点,三言两语简单叙述。

邹景元嗯了一声,大致与黄文君他们所说的并无出入,不过……

“你身为炼气弟子,如何会用本该筑基期才可使用的御剑术出击?”

“弟子曾见叶师叔使用,情况危急,顾不得其它。”

邹景元暗暗点头,身为外门弟子,却没有自暴自弃,在没有师长随时指导的情况下,能够自己修炼到炼气七层,又在对敌时临危不惧,冷静判断情势,换了大弟子鲁延平,也未必能做到这一点。

他的声音越发柔和了:“这次的事情,只怕青古门会设法上门找回场子,不过你放心,你们都是无辜被牵连的人,又是我门中人,镜海派自会护你们周全的。”

这是允诺,也是表态。

实际上这个结果还曾在几个长老之间引起争论,有人认为没有必要为了几个无名小卒得罪青古门,最好趁对方没有上门兴师问罪的时候,就主动把人送过去给他们。

只不过这个提议被邹景元坚决否决了,镜海派虽小,可还是要脸面的,若是连最后那点尊严都没了,还谈何立足之地。

然而邹景元这番抚慰的话同样也在黄文君几人面前说过,只是眼前这少年却没有其他几人听到时那么激动,依然是平静地行礼,道谢。

从邹景元那里回来,黄文君和贺芸几个都在他疗伤的院子里等着,一见到他便围上来七嘴八舌地问。

“掌门说什么了,可有给你奖赏?”

“阿印,你要是当上掌门入室弟子,可不能忘了我们啊!”

“阿印……”

“抢着说话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掉?”

周印的声音像雪水一样浇灭了三人的八卦热情,立即闭嘴。

不得不说,如果先前的周印只是因为在修为上刻苦又博学,让黄文君三人靠拢在他周围的话,在经过那场生死一发的意外之后,他们对周印已经有了一种连自己都没察觉的敬畏。

平时能说会道是一回事,真正紧要关头,许多人都因为种种原因发挥不出来。

而在修真界,因为恃强凌弱的事情时有发生,偷袭暗算也不在少数,如果机警反应不够,单凭修为也是无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