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打坐是为了修习和巩固基本功,对于修真者来说,灵气源于灵根,而心法是淬炼灵气的基础,如果灵气薄弱,其它更无从谈起。”黄文君年纪小小,说起这些却头头是道,显然平日也很用功。

“至于练剑,镜海剑派是剑修,我们素来是剑道为主,道法为辅,听师兄们说,如果成为内门弟子,就可以由师长赐下一把属于自己的飞剑,哎,我什么时候也能拥有这样一把剑啊!”黄文君提起剑,就想到门中师兄师姐们衣袂飘飘驾着剑飞行的风采,不由双眼闪闪发亮,语带歆羡。

周印不置可否。

在剑修门派,御剑飞行只是最基本的,剑修到了一定境界,剑亦有灵,所谓剑灵,人剑合一,心意相通,威力自然不言而喻,但是古往今来却极少有人能以剑成大道,原因就在于剑修者过分依赖剑的威力,到后来失去本心,乃至于失去剑修的真义,这也是镜海剑派没落的原因之一,自剑仙玄英之后,派中就再也没有出过一个元婴期以上的修士。

“后山有一片药园,专门用来种植本派炼丹所需的材料,我们每日都要去采药,然后内门会有人前来收的,不过听说那些药草都很寻常的,说来也是,如果珍贵的话,也不会让我们随随便便就能采到了!”

“虽说我们进了镜海派,但是一日不入内峰,就不能算正式的弟子,不过你也不用灰心,每五年本门都有试炼大会,届时若是你刻苦用功,说不定能被门中哪位长老相中,成为他的座下弟子呢!”

他兀自说得口沫横飞,半晌才发现周印压根就没有吱声。

“阿印,你都听明白了吗?我说这么快,你不会听不清楚吧?”

“嗯。”

“……”嗯是什么意思,到底是明白还是不明白?

一天天过去,日子平淡而简单,晃眼便是九年。

外门弟子修习的功法是当年镜海派开山祖师亲自撰写的《紫玉清源录》,属于镜海派的入门基本功,有调理正气,凝聚灵脉的作用。在外峰,每五日就会有一次讲坛,由叶静云向外门弟子讲解《紫玉清源录》的内容,并回答大家的问题。

贺芸,黄文君,刘小宛三人尚算勤奋,不仅日日修习,闲来无事凑到一块还会互相交流经验,他们算是外门弟子中的佼佼者,目前已经晋级到了炼气第五层,叶静云对他们的进境甚为满意,并说只要到达炼气第五层的人,一般就能得到参加试炼大会的资格。

九年里,镜海派举办过一次试炼大会,贺芸他们因为还未够资格,所以参加不了,只能等待下一次。

周印也没有放下修炼,以他目前的身体状况来说,《紫玉清源录》这种温和无害的功法确实是最适宜的,他按部就班,并没有急着去练更高深的功法,反而日夜不辍修习紫玉清源录,再辅以他前世记忆中,用以滋养水系灵根的低阶心法《上善诀》,原先稀薄不堪的灵根在日复一日的调理下,已经不再阻滞,且渐渐有了运转自如的感觉。

纵然身体先天不足,但他心志极坚,除了门派功课和吃饭时间之外,就连睡觉也在打坐修炼,竟也不觉得寂寞,又有前世的阅历,博览典籍,知道要选择哪条路才是正确的,因而修为突飞猛进,如今也已是炼气第七层,后来居上。

“哈哈,叶师叔教的凝冰诀我学会了!”黄文君拎着剑兴冲冲从屋里走出来。

贺芸正练到不顺手处,一听不信地撇嘴:“那你练一遍来瞧瞧!”

刘小宛也睁大了眼睛。

黄文君得意道:“看好了!”

右手抬起执剑的手,默念口诀,并指聚气于剑,指腹贴着剑身,慢慢滑向剑尖。

“冰!”

一缕剑气自剑尖迸出,落在不远处的植物上。

绿叶霎时结了一层薄薄的冰霜。

贺芸道:“叶师叔是把叶子都冻成冰了,你才弄出霜花来,怎能叫学会了!”

黄文君得意洋洋:“那你也耍一手我瞧瞧!”

贺芸咬着下唇,不作声。

她确实做不到。

叶师叔给他们演练过几次,她回来也依样画葫芦,却怎么都学不会,别说霜花,连水滴都没有。

就在此时,周印从里屋走出来。

贺芸眼前一亮:“阿印,你来得正好,凝冰诀你学会了么?”

周印看了黄文君前面的枝叶一眼,道:“你心有杂念。”

黄文君:“???”

“凝神聚气,心无旁骛。”周印拿过黄文君手中的木剑。

心情好的时候,他不吝于指导点这几个人。

“就像这样。”指尖一划。

枝叶瞬间凝结成冰。

“……”黄文君。

“……”贺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