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九霄》全集

作者:梦溪石

第1章

阳光被遮蔽住,天地间一片阴沉。

层层云海相叠之间,风雷涌动。

这是天劫引发的征兆。

自古以来的修真者,无论道修还是魔修,都需要经过炼气,筑基,结丹,元婴,化神的阶段,循序渐进,逐层往上,最终突破化神,达到炼虚之境,成为上界神仙。

天地以万物为刍狗而一视同仁,生老病死,是谁也逃不过的规律。

而修真者追求长生大道,原本就是与天地规律相违背的,所以每晋一阶,自然要都要经历一次天劫,渡劫成功也就罢了,不成功,便自此魂飞魄散,烟消于天地之间。

从炼气到化神,所经历的天劫,自然也一劫比一劫厉害,到了化神期,如果要想炼神还虚,得成大道,难度已经非前几阶可比拟的了。

自五千年前豫章真人成功渡过化神期,羽化飞升之后,太初大陆之上就再也没有出过一个成功渡劫化神期的修真者。

千丈悬崖,绝壁磐石之上,盘膝坐着一个人。

面容如玉,身姿如松,峨冠博带,望之若神仙。

只不过他并不是神仙,甚至也不是最常见的道修。

而是魔修。

自开天辟地以来,从未有过一个魔修,能顺利进入化神期。

而赫连不仅度过了化神期,眼下还正欲冲击炼虚。

如果成功了,那就将是数万年来第一个由魔入道,修成正果的人。

天下侧目。

风极大,云层中隐隐夹杂着雷声。

天劫呼之欲出。

那一袭青衣迎风鼓动起来,唯独磐石上的人岿然不动,兀自稳稳坐着。

说时迟,那时快,刹那间,天空仿佛被劈开一道裂口。

雷电从裂口处争先恐后涌出,狠狠劈下。

光芒耀眼刺目,几乎映亮了整片天空。

声音震耳欲聋,响彻八荒,以至于在大陆上的每一个人都能听到。

修真者诧异,而凡人惊恐,他们近乎敬畏地望着苍穹,纷纷下跪并念念有词。

即便是五千年前的豫章真人渡劫飞升,也不曾有过如此浩大的雷劫。

那仿佛是要把天地万物都劈断的声势。

雷光劈下来,或远或近,在他周身处,却没法劈在他身上

只是如此一来,雷声越发轰响,雷光越发凌厉,一道接着一道,从间隔须臾到不再有间断,同时是几道或几十道落了下来。

所到之处,草木皆死。

光影中,赫连面无表情,双目紧闭,雨水落在他脸上,映出冷石般的质感。

他的心中一片空明,似乎什么都没有想,又似乎有无数的念头涌起。

天地万物,繁衍不息,从无到有,而又复归于无。

天道无情,不以人而存在,不以人而消亡。

这样的天劫,亘古未遇,纵然他是魔修宗师,也倍感吃力。

但凡修炼有成的人,都要学会忍耐痛苦,习惯了也就麻木了,赫连也不例外。

他调动身体一切神识和能量,在周遭筑起结界,抵挡那挟带着天地杀劫的万钧雷霆。

时间一点点流逝。

能量也跟着一点点消耗。

但那雷声却似无穷无尽,不减反增。

赫连的嘴角溢出一缕鲜血。

心里陡然涌起一股不甘。

只因他是第一个魔修渡劫炼虚期,所以劫难也比其他人来得艰难?

这场撼动天地的雷劫整整持续了三日三夜,便连那些修真者也不敢接近,只敢远远瞧着,从雷劫的中心区域来猜测渡劫者的吉凶。

三天之后,在一声紫白色的闪电之后,雷声戛然而止。

天地重又恢复平静,云开见日,普照世间。

只有那些被肆虐过的草木,昭示着这里曾经发生过的惊天动地的痕迹。

有天劫,而未有渡劫成功的天象。

这说明又一个渡劫者陨落了。

有唏嘘的好事者跑到那千丈悬崖之上去寻访遗踪,惟见焦石枯木,不复生迹。

五千年后,周家村。

阳光从树桠叶片之间参差洒落下来,青叶蔓藤,繁花摇缀,树根蜿蜒而下,溪水潺潺穿过,连底下摇曳的水草,游曳的小鱼,也清晰可见。

远处山峦起伏,天际蔚蓝,眺目所及,最高的那几座山峰顶上白云渺渺,若有烟霞笼罩。

这只不过是一个小山村夏日午后再常见不过的风景罢了。

“宝儿,宝儿!”

周大一边吆喝着,深一脚浅一脚地踩在山间石子路上。

他左右张望,也没在经常找得到人的河边看到那个熟悉的人影,不由开始有点着急。

十几岁的少年面色急切……一面拔高声调,又加快了脚步。

耳边传来轰隆水声,那是附近山上的瀑布落到落到山下的水潭里,也是小河的源头。

少年心头一动,立时奔向瀑布处。

果不其然,瀑布水帘之中,一个人影盘坐在大石块上,整个身体几乎都浸在水里,又受着水瀑落下的冲击,一动不动,也不知是死是活。

“宝儿——!”

少年脸色刷白,不顾一切地跳入水潭,往石头游去。

潭水深不见底,据说在不知多少年前,曾有龙的踪迹出没过,所以被当地人称之为龙影潭,但在少年的记忆里,不仅他的父祖辈都没有见过龙,而且因为以前经常有人在这里贪凉玩水,淹死过不少当地村民,久而久之,龙影潭也就没有人敢靠近了。

但是现在,他顾不上那么多了。

三伏天的水温不算冷,身体一跳进去,还是陡然打了个激灵。

周大咬咬牙,往石头上的人影奋力游去,一边游一边喊,渐渐有些气力不济。

脚踝被水草缠住,身体蓦地往下一沉,双手扑腾几下,咕咚喝了几口水,却于事无补,反倒沉得更快,很快连眼睛都没入水中。

千钧一发之际,脚踝一松,手被握住,腰间被另一只手紧紧揪着往上提,很快浮出水面。

把周大救出水的人一直拖着他到水潭边上,将他扯了上去,面无表情地看着少年脸色发青地跪在地上呕出水,没有说话。

周大捂着胃部直喘气:“宝,宝儿……”

“你水性不好,还下去作甚?”言下之意,救人不说,反是累赘。

“我怕你有危险,那水很深……”

“我没危险。”跟他说话的小孩儿不过五六岁光景,白白嫩嫩,玉雪可爱,头上扎着两个髻,圆髻上系着红绳,一身衣服先前浸在水中湿透了,手里还提着一条活蹦乱跳的大鲤鱼,只是脸色冷漠,越发似玉石雕琢而成。

“宝儿,你以后不要去那边了,我担心得很,爹让我喊你回去……”周大被小孩儿乌黑湿润的眼睛看得说话也磕磕巴巴,直到声音戛然而止。

“我在冥思,没有危险,也不会和你一样落水。”

“喔,”周大挠挠头,“冥思是什么?”

小孩儿把鱼甩到他怀里,转身就走。

身后的少年手忙脚乱接住鱼,一边跟在他后面絮絮叨叨。

“宝儿,等等我啊,别走太快,会摔着的!宝儿,这么大条鱼,你从哪儿抓来的,河里我从来没见着啊,难道是在水潭里吗?那个水潭太深了,你以后千万莫要去了!……”

赫连加快脚步,面无表情,内心抽搐,他到底怎么会沦落到这个地步的?

五千年前渡劫失败,照理说本该魂飞魄散,消失于天地之间,但他顶着九天雷劫,硬是护住一缕心魂不散,本以为至好的结果也就是附着在花草树木身上,经历个千百年,再慢慢修炼成人形,谁知因缘际会,竟是入了周家村一个甫出生的死胎体内,成了周家村一名孩童,也就是周大的弟弟,周宝儿。

数千年时光倏然而过,人间风云变幻,太初大陆由一个统一的王朝变为四分五裂的五个大国,若干个小国,大国与小国之间,博弈吞并,乐此不疲。

但在修仙者的眼中,五千年其实并不算太长久,一旦突破元婴期,进入化神期,那便也意味着有了几千到上万年的寿命。

大陆上那几个修仙门派依旧存在,如上玄宗、青古门这等数一数二的大门派,自赫连前世便已存在,现在也还屹立不倒,但赫连也只能知道这些而已了,周家村地处偏僻,位于东边一个小国,安阳国境内,平日与外界联系甚少,能够听到的最新消息起码都是好几个月前的。

修仙其实只是一个宏观的概念,很多人要修的只是自己心目中想要达到的长生大道,也就是进入上界,成为神仙尊者等永生不死的天人。所以世上不仅有道修,还有佛修,魔修,剑修、草木修、妖修等等,只不过道修的人数最多,规模最大,大陆上的大门派也几乎都是道修门派。

许多人谈魔修而色变,马上就想到以女修为炉鼎进行双修的事情,但实际上,这样的魔修毕竟是少数。魔修与道修的区别,在于魔修讲究从心所欲,不拘束于条框之内,而道修从一开始,就需要按照门派定下的规则来走,这样一来,虽然循规蹈矩,但也降低了误入歧途的危险。

反观魔修,魔修也是人,是人就有七情六欲,往往修为越高,面临的诱惑就越多,也更容易为欲望所蒙蔽,从而走火入魔。

所以从古至今,魔修大成者少,修为毁于一旦的,却数不胜数,而人们一提起魔修,也往往视其为邪魔外道,与传说中的魔族相提并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