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卷】第138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第138章

虽然沈飞和项源的职业决定他们接触稀奇古怪事件的几率要比常人高得多,心脏承受能力也比别人强,但也从未碰到过像这几天一样,刺激接踵而来,先是对面医院丧尸出笼,电影情节变成现实,接着大半个警局沦陷,整条街都被丧尸占领,最后只剩下他们两个,本以为子弹用完的时候留两颗给自己,差不多也就可以跟这个世界说掰掰了,结果柳暗花明,绝处逢生,竟然还能活到现在,这经历简直可以拍上一部惊悚历险大片了。沈飞和项源尚且有这样的感觉,更不要提邹扬了,从刚才停车到现在,他的小心肝还在扑通扑通跳,压根就没有缓过来,脑子里一片空白——踩着项源的脚还没有挪开。项源很幽怨:“我说小邹,你是不是对我的脚有什么特殊的感情,就算有也没用,它不喜欢你啊!”邹扬挪开脚,有气无力地挥爪:“你们谁来开个车,再下去我要心脏病发了,也不知道那种进化丧尸还没有……”他说的你们,当然不包括周印和周辰。沈飞两腮塞满了方便面,边咀嚼边说话,“瓦来开八,现在要快点到y市才行,搞八好其他人还八滋道这种丧斯的存在……”项源很想揍他,“你能不能把东西吞下了再说话……小邹,我们不能老麻烦你们,我看前面有辆吉普,说不定能开,过去看看?”邹扬嗯了一声,提起精神把车开到前面五十米左右的吉普车旁边。那吉普车停在巷子里,邹扬的车开不进去,只能停在马路对面。“我下去看看。”项源说了一声,拿起枪下了车。“瓦也气!”沈飞囫囵吞枣把嘴里东西咽下去,也要跟着下车。邹扬提醒了一句:“老沈,你不是没子弹了吗?”沈飞焉了,对着窗外喊了句:“源子,那你小心点儿啊!”“知道了!”项源头也不回挥挥手。那边周辰还在哀怨地瞅着周印:“阿印,你要怎样才肯原谅我啊?”周印头仰靠在座位上,闭目养神,“犯下了滔天大错的人是没有资格说这句话的。”邹扬很好奇:“师娘,你到底犯了啥错误啊?”沈飞虽然没回头,可耳朵已经竖起来了。“一边玩儿去!”周辰扭头换上讨好的笑容,“阿印,我不是说你啊,不过我得跟你理论下,那怎么就是滔天大罪了,充其量也就是小小的失足嘛,俗话说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你这么聪明可爱善良美丽,怎么可能不原谅我嘛对不对啊?”邹扬长长喔了一声,“师娘你失——足——哦——”趴在车窗上盯着项源的沈飞也回头跟着有样学样,“你失——足——哦——”“闭嘴!”周辰把头扭回来,执起周印的手,深情款款,“阿印我就是一时鬼迷心窍,都怪那个情趣店的老板,站在门口,看见我路过就一直拉着我进去,还说了一大堆,好像我不买他的店就会倒闭,所以我一时心软,出于助人为乐的目的,才买了他的东西,我以后一定……”话没说完,枪声响起。只见项源从马路对面飞奔过来,后面一只红色的进化级丧尸高高跃起,身躯俯冲直下,扑向项源。“源子!”沈飞大喊一声就要下车冲过去。不过他的动作还是没有周辰快。已经飞到空中的丧尸突然直直摔落下来,正好砸在那辆吉普车上,把车顶砸出一个大洞,项源惊悸未定,扭头去看,只见那丧尸的头正好从车窗处歪下来,正对着他,额头眉心的地方多了个洞,对穿了它的后脑。那丧尸似乎还未死透,眼睛凸了大半,脸上都是脓水,十指还在微微动弹,死死盯住项源,令他不寒而栗。一道白光从天而降,丧尸的脑袋分了家,骨溜溜从车顶掉下来。周辰的手凭空一抓一捏,丧尸的身体顿时化作齑粉,消散在风中。害老子的表白和辩解进行了一半被迫中止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才能重新爬上双修的床啊啊啊尼玛!他阴沉的脸色从齑粉移到项源身上,足足盯着他看了好几秒。项源吞了吞口水,干笑:“哈哈今天天气真好哈哈哈!”邹扬趴在车窗,突然语调深沉:“未来师父,我又明白了一个道理。”周印:“?”邹扬:“欲求不满的男人最好不要去惹。”周印:“……”好不容易找来的车子被丧尸那一砸又不能用了,沈飞和项源都很郁闷,然而更郁闷是天开始飘飘扬扬下起了大雪,挟着北风,跟刀子似的直往人脸上挂。大雪对人有影响,对丧尸却没有,而且一眼望去白茫茫的,很容易掩护了丧尸,让逃亡更加困难,加上那个新冒出来的进化级丧尸,如果沈飞和项源要单独上路,危险性无疑是很高的。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邹扬对他们品性也有些了解,当下就让他们不要再另外找车了,直接一起到y市。下雪让能见度变得很低,要说路况,肯定是走高速最理想,但现在t市已经乱成这样了,出城的高速肯定被堵着,说不定那些人现在已经变成丧尸,所以他们决定还是继续走国道。有了周印和周辰这两个超级大外挂,路程出乎意料而又情理之中的顺畅,邹扬他们所需要考虑的问题是:1、如何顺利抵达y市,2、如何找到更多的食物。第一点可以克服,虽然高速不能走,但还能走国道和小路,虽然大雪但开慢一点总不妨事,为了保证路上不会出现断油的情况,邹扬在出t市之前几乎把所有加油站都搜刮了一遍,装了两桶油,足够支撑到y市。第二点比较麻烦,在丧尸潮爆发初期,大家早就一窝蜂跑到超市抢购,几天下来大型超市基本拿不到什么吃的,只能往小巷子里找。周印不想吃,周辰本来是吃货,但是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之后,被中华美食熏陶得整体品味都提高了,看不上方便面和饼干这些垃圾食物,所以也不吃,除开他们,邹扬、沈飞、项源,三个大男人的消耗不算小,车里的东西只够三人吃几天,所以他们很有危机感,每次看到有人烟的地方就想去找吃的,但相对的,有人烟也意味着有丧尸。对于周印和周辰不用吃饭这件事情,沈飞他们虽然一开始很惊诧,但久而久之也就淡定了,连丧尸都出现了,还有什么是不可能发生的?一路上并不是只有丧尸的,偶尔也会碰上幸存者,邹扬也就罢了,他很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能活下来完全是靠周印他们,所以也不会妄想去做救人的事情,沈飞两人的职业却决定他们有时候做不到见死不救,但他们也知道不能把想揽的麻烦丢给周印和周辰,所以经常都是碰上有人被困,自己力所能及的话就帮他们一把,但是如果对方要求上车时却会拒绝,如此一来既尽了自己责任和良心,也没有给周印他们带来麻烦,于是相安无事。走走停停,杀丧尸兼且找食物修车救人等各种小麻烦不断的情况下,三天之后,他们终于抵达y市。y市的人口比t市多,灾情相对也要更严重,但好在有一个军事基地,丧尸爆发之后,基地反应很快,马上成立了紧急救助中心,在一开始牺牲了一大批军人之后,把周边的局势控制下来,将幸存者都集中在基地里。但是随着局势恶化,丧尸越来越多,而且似乎都知道基地里有很多活人,不停地往基地集中过来,加上过来投奔的幸存者也与日俱增,基地的压力越来越大,不得不开始制定一系列严格的规定,限制幸存者进入。那些不得其门而入的幸存者,在与基地爆发了抗议和冲突之后,不得不转而自救,在基地外面另外建了一个营地,对抗丧尸。几乎全世界各国政府在丧尸爆发之后,都是这么应对的,大同小异,像m国财大气粗一点的,可能基地稍微比较大,能够容纳的幸存者也比较多,像r国那种岛国,则几乎四面环海,无路可逃,也不知现在还有没有幸存者。饶是如此,依旧是活人越来越少,而丧尸越来越多。邹扬他们几乎这一路上都在逃亡,没有接触过基地的规矩,自然被拦在外面。沈飞和项源掏出工作证,因为职业关系和接下来可能会发挥的作用,他们被获准进入,但邹扬和周印他们则不行了。基地里人口暴增,可用资源越来越少,所以现在的规定很严,能够进入的只有三种人:警察或军人等能够随时待命的,身强体壮,能够干活的,具有专业技能的。最后一个范围很广泛,譬如说基地里现在正在实现粮食的自给自足,如果你本身在农业上有专长,又通过测试的话,当然也就可以进去了,又或者说你有特异功能,能够用意念杀死丧尸,也是在获准进入之列。在末世里,生存才是第一位的,任何能够为人类生存服务的才是真正被需要的人才,就算之前是金融精英,白领阶层,如果没有一技之长,照样等于废物。当然,如果什么都不会,但你的背景或后台又足够硬的话,也可以无视规则——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末世也不例外。基地外面那个营地,符合条件的基本都进基地避难了,留下来的,要么是老弱妇孺,要么是为了保护家人的男人,所以营地的人口急剧下降,食物也根本不够吃,那些人望过来的眼神,都带着绝望和怨恨。周印他们对基地没有兴趣,也不屑在那些人面前展现自己的法术,邹扬托了年轻的福,倒是可以进去当苦力。沈飞和项源希望留下来跟大部队会合,这样他们才有可能尽自己的职责做更多的事情,他们也知道周印和周辰厉害,足够安全无虞,但这一路上大家都处出感情来了,就这么分道扬镳,难免有点不舍。邹扬让沈飞帮忙去查一下,基地里有没有一个叫郭子瑜的人,结果让他失望了,所以他决定跟周印他们继续上路。沈飞和项源道个别也磨磨唧唧,丝毫没有身为特警雷厉风行的范儿。“小邹啊,要不你留下来吧,有哥两个在也能罩着你,你这一去,人海茫茫,哪里能找着呢,更别说那个郭小鱼可能也已经……哎哟!”项源被沈飞捅了一下,也反应过来,忙改了口风:“你别误会啊,我的意思是,说不定他走另外一条路呢,z国这么大,你们碰不上的几率很大,还不如在一个地方安顿下来。”邹扬摇摇头,踢着脚下的小石头,拒绝了他们的好意。“那我心里总会不安。”那一边,周印站在基地外面,双手插在风衣口袋里,长身玉立,俊秀迷人,尤其是那双略长的凤眼,如浅色琉璃,清清淡淡,望着远处延绵起伏的山脉,像柳叶似的拂过周辰的心,有种微微的痒。他记吃不记打,忍不住又凑过去,“阿印,你瞧什么呢?”基地四周围了一层高高的铁网,乍看不起眼,其实都接了高压电,对防止丧尸进入十分有效,这也是基地一直没有被攻陷的重要原因。周印:“原来除了倒吊,还可以用电击的。”周辰:“……”我为什么要嘴贱问这个问题?夜幕逐渐降临,基地建在山脚下,后面背靠着高山,前面则是平原,周围借以并不茂密,稀稀疏疏的林木掩映,夕阳透过层层叶子照映进来,透着让人放松的慵懒。忽然之间,营地那边的一声尖叫惊破了平静。“救命啊——!”接二连三的惨叫和哭喊声响起,营地像炸了锅一样,基地这边自然也被惊动了,不少士兵从里面跑出来,手持枪械,对准营地那边,如临大敌。这时站在基地门口的沈飞等人,就显得十分惹眼。营地搭了不少帐篷,彼此错落分布,此时借着夕阳,只能看见几道影子飞快地在帐篷间穿梭来回,随着惨叫声此起彼伏,一股浓烈的血腥味扑面而来。沈飞他们神色大变:“那是进化型的丧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