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卷】第137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第137章

周辰哼哼两声,直接送了他一个白眼,看在自己刚刚小吃一回豆腐的份上,宽宏大量不与邹扬计较。要说邹扬的思维也有点异于常人,要是正常点的,看见两个外表出色的男人在一起,不说反感,起码也得大惊小怪一下,但邹扬在一开始的小小诧异之后,竟然觉得理所当然,虽然“未来师娘”看上去除了二没有别的特质,但能在未来师父身边待着的,肯定也不是什么一般二般的人物。周印手里抓着一张纸,翻来覆去地看。邹扬瞧见了,问:“周哥,你出去找什么了,有发现吗?”周印把东西递给他。邹扬接过来一看,咦了一声,居然是一张工作证。“周哥,你捡这作什么?”“lt研究中心是什么?”“喔,”因为爱好古玩的缘故,邹扬对这个倒有几分了解,“这是在x市的一个考古研究所,他应该是里头的研究人员,怎么了,这个工作证有什么不妥吗?”周印沉吟片刻,“如果一个人身上感染的丧尸病毒比别人多,那意味着什么?”若是单以太初大陆的理论来解释,这里除了周辰,就没人听得懂,而周印对这个世界的微生物病毒学又不大了解,所以才这样询问邹扬。旁边的特警沈飞同志被周印露的那一手佩服得五体投地,更兼对方是他们的救命恩人,眼看终于有自己可以帮上忙的地方了,生怕被别人抢了答案,连忙答道:“因为他被丧尸多咬了几口!”项源:“不是吧,我觉得应该是他被好几个丧尸咬了!”沈飞不乐意了:“我说你平时跟我抬杠就算了,这种时候也要和我抢答案吗,被一个丧尸咬跟好几个丧尸咬有什么区别!”周辰插嘴,“那当然有区别,被一个丧尸咬了,身上只有一个伤口,被几个丧尸咬了,身上就有几个伤口。”“……”邹扬默默无语,忽然有种“车上又要多出两个二货”的觉悟。周印日日面对周辰,已然是麻木淡定了,听到沈飞他们的争论,连表情也没变一变,只淡淡道:“那个人身上的病毒含量,要比其它丧尸多上好几倍,如果按照你们所说,他有可能是直接接触过病毒源头的。”邹扬灵光一闪,想起周印说过关于石雕上面有病毒的事情,“这个人的身份是考古研究人员,说不定病毒源头就在他接触过的那些文物里面。”听到他这么说,项源也想起来了,“前阵子是有一批新出土的文物在省内博物馆展出,我们还负责保护运送的任务,后来这批文物就运到京城去了,我记得当时挖掘这批文物的专家,好像就有lt研究所的。”沈飞一拍大腿,“没错,的确是!我还记得当时有人和我说,这批文物还没发确定年代和主人,只能大约估摸着是先秦到汉代,不过因为很有价值,所以送到京城去做进一步的鉴定了。”周印道:“那批东西在b市?”沈飞摸摸脑袋,“应该是吧,我们只是负责从研究所出来到s省博物馆的保护工作,之后的就不晓得了。”假设病毒的源头在那批文物上,那么最初接触过病毒的人,肯定是最先中招的,只不过根据每个人的体质不同,所以潜伏期也有长有短,他们刚才碰到的这个人,明显是到了t市之后感觉不适才去的医院,结果t市市立医院就成了t市的感染中心。同样的,绝不会只有一个人感染上病毒,那么其它人,有些是在x市发作,有些则是文物被带到京城之后感染上的,而这一路上运送的人,多多少少也会有感染的几率。看着沈飞和项源活蹦乱跳的样子,周印起码能够确认两点:一,那批文物里未必都有病毒,所以沈飞和项源没有中招。二,病毒也不一定仅仅只在那批文物里,因为之前国家博物馆里的青玉戈和邹扬卖给他的石雕里也有这种病毒,只能说或许它们都来自一个地方。想要弄清楚这个问题,就得找到那批文物出土地点,再结合青玉戈和石雕的出土地点,所以还是得去一趟b市,找到那批文物再说。邹扬从卖石雕给周印开始,一直都跟着关注这件事情,眼下也想明白了关节,不由道:“周哥,现在世道这么乱,那批文物估计没人管了,流落到哪里还不知道,你去了b市也未必能找到。”周印淡淡道:“没关系。”他不是救世主,对拯救这个世界毫无兴趣,只是想看看给这个世界带来覆灭灾祸的这团气,究竟是哪里来的,如此而已。所以找得到自然最好,找不到也就算了,反正这些丧尸并不能对他和周辰构成任何威胁。车子在市区绕了很多圈,邹扬执着地想多找些食物,倒真让他找到几间藏在小巷子里的小卖部,这次的两个人没有像上次李顺和唐静那样推?,沈飞和项源当仁不让下车找吃的,又一件件搬上来,幸好车里空间宽敞,否则坐了五个男人再加上一堆食物,怎么也是塞不下的。沈飞他们没有忘记要自己找车离开,只不过沿路那些车要么性能不够好,要么就是已经撞坏了,都不符合要求。这会儿天将蒙蒙亮,连续开了几个小时的车,精神还要高度集中,邹扬已经有点受不了了,再看那两个平时威风凛凛的特警,此刻早是风霜满面的模样,警服上面还沾着血污,因为是大半夜,怕外面丧尸突然扑进来,车窗也不敢开,弄得车里阵阵怪味,只有周印和周辰两人精神奕奕,浑然没有半点奔波劳累的样子。邹扬摆摆手,眼皮都快耷拉上了,“……不行了,我要睡会,要不你们谁来开会车吧?”沈飞刚开口:“我来吧……”话还没说完,周印和周辰不约而同对视了一眼,周辰道:“你最好快点开车。”“咋了?”邹扬实在提不起精神,还晕晕乎乎着。“后面有丧尸追上来了,速度和攻击力都比之前的强上数倍,要是想被啃几口,你也可以再磨蹭一下的。”周辰的语调不紧不慢,只不过那内容顿时让人头皮一紧。邹扬什么瞌睡虫都吓醒了:“啊,周哥,真的么?”在他看来,这里最可靠的人,自然莫过于周印了,起码人家不犯二啊!周印只是嗯了一声。那头周辰已经开始倒计时:“十米,九米,八米……”沈飞回头一看:“妈呀,那什么东西,好恶心!”项源:“你个白痴还不开枪!”沈飞:“老子枪没子弹了,你开啊!”周辰:“五米,四米……”项源把头探出车窗,一枪出去,打偏了。邹扬二话不说,一踩油门,车倏地一声飞出去。市区的路修得很好,宽敞平坦,如果不担心被扣分吊销执照的话,在上面飙车是很爽的,虽然邹扬现在也不需要担心被吊销执照了,但他一点也不爽!道路上要么是尸体,要么是零零落落的垃圾,还有被撞歪的车横在中间,一两只丧尸在上面晃晃荡荡。考验技术的时刻到了,邹扬本着豁出去的精神,在大马路上以跑车的速度开着越野车横冲直撞,沈飞和项源被他颠得七上八下,连话都说不全了。“快,快,快点开,开开,那怪,怪物越来越越越近了!”关键时刻潜能被发挥出来了,越野车的四个轮子几乎要离地飞起来,邹扬一边紧张,一边忍不住往车后镜看了一眼。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本来以为丧尸就已经够恶心的了,比起追着车后面跑的这个简直是小巫见大巫,那东西周身通红,骨骼在肌肉里膨胀起来,一条舌头甩出老长,时不时往越野车后面射过来,每次都差那么一点点。“周哥你想想办法吧,这速度没法再快了,再快要撞了!”邹扬都快哭了。周辰竟然还有心情调侃他:“我说未来小徒弟啊,你这心理素质不过关,要拜我家小印印为师,现在起码也得满面春风嘴角带笑才行啊!”邹扬很悲愤,他一个五谷不分四体不勤的富二代,一天一夜不睡觉精神高度紧张还肩负一车人的性命重任他容易吗,现在抓着方向盘的手都在发抖了。周辰说教完,又转头向周印寻求认同:“你说是吧,亲亲?”周印面瘫脸:“你谁啊?”周辰:“……你刚不是原谅我了吗?”周印面不改色,“那只是权宜之计。”周辰也悲愤了!明明刚才才吻得天昏地暗的好吗,结果现在就翻脸不认人了,他又不能把人按倒再亲一回,当着别人的面,周印肯定更要翻脸,尼玛这就是过河拆桥始乱终弃啊摔!苦逼的妖皇陛下当然不能对旁边的人发火,于是他直接做了一个高惊险的动作——在车子高速行驶的情况下打开车门。还没等其他人大惊失色,他人就已经窜了出去,一手抓住车门把手,脚在车身上一蹬,向那怪物扑过去,动作干净利落之极,不过那一刻周辰觉得自己要是穿着在太初大陆上那身衣服来做这个动作会更加凸显气质的,这个世界的衣服动辄把衣服设计得奇形怪状,实在不足以展现他的风姿。那怪物见有人拦住它,自然而然就改了方向朝周辰扑过去,那条长长的,血红的舌头跟着窜过来,近距离观赏,周辰发现这东西长得真是恶心透顶,那条舌头上不仅长满密密麻麻的小疙瘩,跟被硫酸泼过一样,而且舌尖处还分了叉,两头就像尖尖的叉子,流出来的液体带有强烈腐蚀性。周辰也不急于杀它,那怪物似乎还有些微智慧,见几个腾挪扑杀下来,根本奈何不了周辰,竟然舍了周辰,又追向前面的车子。周辰这才咦了一声,白光闪过,直接了结了对方的性命。沈飞和项源趴在车窗上远远看着周辰跟那怪物周旋,几个回合下来就把对方给灭了,马上对邹扬道:“停车停车,那东西死了!”邹扬踩下刹车,满头冷汗,看上去比刚杀完怪物的周辰还要累。周辰悠哉游哉地追上来,顺手灭掉几只丧尸,这才上了车。“刚才我在它身上感应到的‘气’,比之前任何一只丧尸还要强烈。”沈飞跟项源莫名所以,但邹扬是听过周印关于“气”的理论的,闻言忙问:“那意味着什么,病毒升级,变异进化?”周辰道:“应该是吧,之前没碰到过这种,看来那团‘气’也不是一成不变的,给它点时间,还不知道能进化到什么程度。”其他人一听脸都白了,刚才那怪物的速度,别说他们,连奥运冠军也比不上,这满大街的丧尸要是都进化成这样,那还怎么对付?邹扬结结巴巴:“那它们还能不能再进化下去?还是说刚才那种已经是极限了?”周辰用一种“你在做梦”的眼神看他,“如果有适当的环境,当然会一直变化下去,谁也不知道它进化的尽头是什么,说不定哪一天也能看到具有智慧的丧尸。”他在开玩笑,可谁也笑不出来。对于周印和周辰来说,这个世界只是其中一段旅程,只是一个停住的驿站,他们随时想走,都可以抬脚就走,但对邹扬来说,这是他从小长大,赖以生存的世界,虽然这个世界被人类不知节制的索取和破坏已经弄得伤痕累累,可没有一个人希望是这样的结局。如果像周辰所说,病毒是不断在进化,这种怪物并不是进化的终点,那么也许有朝一日,幸存的人类会被有组织有纪律的丧尸大军所包围,然后……大家一起玩完。项源叹了口气。正当邹扬以为他的心情和自己一样沉重,也要说出什么感悟的时候,就听见他幽幽道:“小邹,你踩我脚了,我脚不是刹车啊……”邹扬:“……”沈飞:“源子,把那包方便面丢给我,对,就那半包,刚没吃完,车开太快给滑前面去了……”周辰:“你刚刚明明原谅我了不带这样的啊啊啊!我要去自杀我要去啃丧尸你们都别拦着我!”周印:“你想被倒吊,被倒吊,还是被倒吊?”邹扬:“……”这群人……一定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