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卷】第136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第136章

周辰知道自己要是一放手,周印弄不好又会从他眼前消失,然后他又要踏上苦逼的漫漫寻妻路,所以他在抱着“打死不撒手打不死也不撒手”的原则,紧紧搂住对方的腰,摆出一副无赖架势,周印走到哪里,他就抱到那里,活像一只树袋熊。邹扬没有忘记自己的目的,赶紧把食物都收拾上车,然后招呼周印……和他身上的“树袋熊”上车,周印面无表情拖着一个人坐上后座,怎么看怎么违和。邹扬抽了抽嘴角:“……周哥,这位怎么称呼?”周印:“不认识。”邹扬:“……”周辰:“……”他看了看邹扬,顿时升起作为雄性动物的警惕,自然而然对邹扬露出一个堪称迷人的笑容。“小弟弟,你叫什么名字,和我家阿印是什么关系啊?”邹扬:“……老爷爷你好,我叫邹扬,周哥是我未来的师父。”周辰皮笑肉不笑,“哟,想拜师啊,我是你未来师父的夫君和老公,先想想怎么称呼我吧!”邹扬从善如流:“师娘好!”周辰:“……”周印冷冷道:“你再抬杠车就进丧尸群了。”邹扬确实正乐着,被周印一提醒才发现自己开错道了,这里位于t市的市中心,这条路上正好有间市立医院,离医院不远处的对面还有间警察分局。众所周知,病毒爆发初始,医院必然首当其冲,这里也成了t市最先爆发的地方。一眼望去,密密麻麻,几乎全是丧尸在游荡。邹扬一看脸就青了,他刚才一个走神,车子还真就开进了这条“丧尸路”,想要退已经退不了,前后左右都被丧尸包围住。总的来说,丧尸的平均速度并不快,差不多相当于正常人匀速散步的速度,但也有一些比较快的,甚至还有一些会扑上来的,这兴许是跟每个人身上感染变异的程度不同有关。邹扬这辆越野车虽然结实耐用,可毕竟不是坦克,禁不住丧尸大军的包围,眼看这周围足足有上千人,几乎相当于整条街被感染的丧尸都涌过来了。不少丧尸涌到越野车的两旁车窗,一只只惨白的的手在玻璃上摸来摸去,尤其是邹扬近距离这么一看,那些手的指甲里还沾着血肉,那感觉可真够瘆人的。邹扬吞了吞口水,正准备踩下油门冲出重围,突然就听到两声枪响,两只正要爬上车前盖的丧尸被击飞了半边脑袋,砰的一声倒下去。顺着枪响往上面张望,才发现警局顶楼还有两个人影,正朝他们挥手求救,看手势是想让邹扬等一等。邹扬左右看了一下,周围都聚满了丧尸,那两个人要是这么跳下来,就算逃过在上面饿死的命运,也逃不了被丧尸当大餐的下场,所以邹扬估摸着他们那手势是想让自己开车把丧尸清一清。“周哥,怎么办?”他转头问周印。“无须问我。”“未来的小徒弟,你想拜我家阿印为师,这副样子明显是不及格的。”周辰懒洋洋道,转头对周印谄笑,“亲亲,你说是吧?”“你谁啊?”周印面无表情,头也不转。“……”周辰泪流满面,亲亲果然还是没有原谅我。“……”邹扬从一开始觉得这两个大帅哥放在一起搞基完全是暴殄天物,直到现在深深地同情未来师父,果然一个强大的男人背后总有一个伟大的二货吗?被这一打岔,邹扬的紧张感顿时下降许多。周印从来没有对他的决定作出干涉,上次救那对狼心狗肺的男女也是,这次也是。他不知道自己的决定是不是对的,因为害怕像上次那样惹出不好的结果,甚至连累周印帮他收拾烂摊子,所以总是下意识要问一问周印,而这次……他再次看了看楼顶,那是两个警察,看上去还很年轻,这周围的丧尸大军里,偶尔也能看到一两个身穿警服的,可见当时情况之惨烈,那两个人能够活到现在已经算很难得了,只怕邹扬这一走,这里不会再有人来,他们才算是真正断了生路。周围的丧尸虽然越聚越多,但并不是没有机会的……主意一定,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他终究做不到见死不救,车子一加马力,倏地往前开去,瞬间的冲力把前面十几个丧尸都撞飞出去,有的被轧在车轮底,幸好越野车底盘够高,要不这么一下估计车子也要被掀翻。如此反复几次,周围的丧尸已经清得差不多了,虽然后面还源源不断涌过来,但那几分钟的时间,已经足够上面的警察下来了。两个警察腰间系着绳子,一手抓着绳子,一手抓着枪,从上面一步步跳下来。分局有五层楼高,顶楼是六楼,中间隔着无数楼层的窗户,有几个丧尸趴在那里伸着手去抓那两人的脚,两人身手倒是敏捷,一面避过,开枪把丧尸击倒,虽然邹扬觉得比周印还差那么一点点——自从看过周印甩出符文火烧丧尸的帅气动作之后,他在邹扬心里已经成为高山仰止的代名词。片刻之后,只听得车顶砰砰两声,两人落在车顶,在开枪击杀了几名丧尸之后,很不幸地发现,枪匣子没子弹了,而丧尸群又一次围了上来,还拼命往车上爬,邹扬无法开车,因为一加速就会把车顶上的人也甩下来,但是如果不动的话,那两个警察也只能被困在车顶上。这边周印被周辰黏皮糖似的架势弄得火气蹭蹭往上冒。周印:“放手。”周辰:“我不,一放手你就会跑了。”“我不会跑。”周印额头上的青筋开始隐隐浮动,可惜周辰顾着吃豆腐,没有看见。周辰抱得更紧了。“我不信!我知道你肯定是在外面有人了,你看你以前都喊我小辰辰,小毛毛,小团团的,结果现在都不耐烦了!”妖皇陛下学着前不久刚从电视剧里看来的台词使劲卖弄,要说他先前在有旁人的时候还是人模人样的,但自从来了这里之后,兴许是觉得这不过是他们的其中一段旅程,于是彻底都不掩藏本性了。“……”邹扬觉得自己悲催的逃亡和找人生涯因为周辰的存在而陡然蒙上了一层喜剧色彩,明明外面正在上演恐怖片,为什么车厢里就像喜剧电影呢?啪的一声,仿佛连邹扬也能听到周印理智断裂的声音,周辰惨叫连连,也不知道周印用了什么手段,让他不得不捂着爪子泪眼汪汪地松手。周印打开车门下车,在众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只见他手上多了一把剑,从容游走于丧尸之中,剑光所到之处,丧尸人头落地,跟切瓜似的,一切一个准,一割一大片。没有丧尸能够近他的身,连血也溅不到他身上。邹扬呆了,车顶上那两个警察也呆了,大家呆呆地看着周印潇洒的动作,只有周辰打了个寒噤,他家亲亲这是把火气都撒在丧尸身上了啊,不行了,要改变策略,不然这些丧尸就是他的下场。这就是传说中的万尸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吧,邹扬心想,太帅了,我勒个去,这叫啥来着,一剑在手,天下我有啊!不过片刻功夫,被他清了一大片丧尸,丧尸是不知道害怕的,所以前仆后继往前涌,但是被前面那些尸体挡住了道路,也只能一个接一个地绊倒。周印抖了抖剑身,把污血甩落,把灵隐剑收了回去,转身打开车门,入座。邹扬被震得一时发不出声音。周辰则作小媳妇状可怜兮兮瞅着他,只恨现在有外人在,不能化身毛团卖萌。趁着这个空隙,两名警察连忙从车顶下来,一人打开副驾驶的车门坐了进来,一人从后座另外一个车门进来,都是满头大汗,气喘吁吁,连带着两天没吃饭的模样。邹扬先开口,“后座有水和饼干,你们自己拿。”那两人二话没说,拿起东西就猛灌猛啃,好一会儿才有力气说话。“谢谢你们,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太谢谢了!”说这话的时候,两人的目光多是看向周印的,带着衷心的钦佩和崇拜,能够这么杀丧尸,可不仅仅是会功夫这么简单,那得把功夫练到多么出神入化的境界才能来这一手,难怪这一车三个人就敢到处开。在他们的自我介绍中,邹扬得知,这两个人,分别叫沈飞和项源,居然还是特警来着,之前丧尸潮刚刚爆发的时候,从市局那边奉调过来支援,结果一队人全死光了,最后就剩他们两个,被困在分局顶楼,楼梯里全是丧尸,如果没有邹扬来这一趟,估计两人过不了多久也要成为丧尸的一员。民众对警察天生有种敬畏感,可那也只是在和平年代,现在连命都保不住,谁还顾得了那么多,这两个警察似乎还挺拎得清,也没像李顺和唐静那样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我叫邹扬,这两位是周哥和……他朋友,我们打算去b市。”邹扬现在也学乖了,简简单单几句,没有透露太多信息。b市?沈飞和项源惊讶地对视了一眼,他们身在第一线上,能得到的消息不少,从这里到b市何止千里,一路上困难重重就不说了,人家都是往人少的地方跑,他们倒好,怎么专门往人多的地方跑。沈飞觉得有必要提醒一下他们,就把自己的想法说了,“我建议你们到y市,因为我们出任务的时候,就听说y市那边紧急成立了一个救援机构,相对来说,就算b市是首都,危险性也是很高的。”邹扬婉拒:“我们是要去找人的,所以非去不可。”项源很惊讶:“现在找人,怕是大海捞针吧?”邹扬笑了笑,没说话。沈飞他们见状也不再问,“这里怕是很难找到活口了,我们想先去y市的基地看看,要不这样,小邹你往人少的地方兜一圈,看看有没有空车,放我们下来就行了。”其实邹扬他们也要走y市的路线,但既然沈飞他们主动提出要走,因着李顺那两人的前车之鉴,邹扬也没有挽留,点点头,开着车往人少的地方驶去。开了一段路,周印忽然出声:“停车。”邹扬连忙踩下刹车。“怎么了?”周印没有回答,打开车门就下去。周辰后脚自然跟上。沈飞和项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要不咱也下去帮忙?”虽然没搞明白周印想干嘛。项源正想答应,邹扬连忙阻止他们,“周哥肯定是有事,以他能力没问题的。”他对周印无比自信,怕这两人下了车反倒是添乱。这条街属于住宅区,丧尸不多,只有楼下一两个在游荡,见了活人自然就趋上来,却在靠近周印的时候,别周辰轻轻弹指就甩到墙壁上去了。周印一直往前走,拐过一堵墙,被身后伸来的手一拉一拥,给按到墙壁上。灼热的唇随即落了下来,勾住他的舌头使劲纠缠,其势之猛烈,像是几百年没沾荤腥了似的,这些日子千里追人,追到了还吃不到,相望不相亲,此时周辰得了机会,恨不得把人给嵌到怀里去。饶是再冷的人,被这么一通劈头盖脸的吻下来,脸色也染上了红晕,看上去就不像原来那么冷淡了,甚至还有点柔弱的感觉,虽然周辰知道他一点儿也不柔弱,可禁不住那泛红眼角抬眼一瞥的风情,索性加深这个吻,身后有两只丧尸抓了上来,前面那只身体立时碎成数块,周印微微仰起头,避开周辰的吻。“不要动手!”他说得很及时,后面那只差点被五马分尸的丧尸逃过劫难,周印伸手一抓,一团灰色的东西随即从它胸口浮出来,被周印攥在手里。周辰把脑袋埋在他的颈窝,委屈道:“阿印我真的知道错了,下次再也不敢了,你打我骂我都行,不要不理我嘛!”周印看了他一眼,没说话,径自朝那具丧尸走去。完了,这下玩大了,周辰心想要不对着心窝口来一刀好了,苦肉计一定能奏效。前面飘来周印淡淡的声音,“还不过来看看。”周辰立刻喜滋滋地飞奔过去。就说我家阿印嘴硬心软,一定舍不得我受苦的。等到邹扬在惴惴不安中看到两人的身影时,就发现周辰面泛桃花,眼角含春的模样,就差连走路都用飘的。“……师娘,你这是吃了春药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