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卷】第135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第135章

那一男一女,男的叫李顺,女的唐静。邹扬顺着李顺所指的小路开过去,远远的传来一片混乱,后座的唐静发着抖挤进李顺怀里,邹扬透过车后镜看了一眼,不少车歪七扭八撞在一起,还有一些人慌不择路从车上跑下来,可没来得及跑出多远,就已经被丧尸抓住咬上,然后又被后面赶着逃命的车撞飞起来。生命在此刻变得如此脆弱。邹扬下意识看了周印一样,后者依旧面无表情,眼神如深潭,波澜不起,似乎什么变故都无法让他动容。邹扬不由回顾了一下两人认识的经历,发现这个周印从头到尾,不仅强大,而且神秘,如果不是他,自己早在出店铺的时候就已经挂了。邹扬突然觉得,如果每部小说注定都要有一个主角,那周印无疑就是那个开了金手指外挂的主角,而自己……怎么看都像炮灰。他不由挂下两行黑线。“不要走神。”周印突然道。话刚落音,车子颤动了一下,像是轧过什么,邹扬透过后镜看了看,一具尸体,被轧了之后正慢慢爬起来。“意外意外!”他干笑一声。小路的尽头,又是一条国道,邹扬看了下,路标上写着前往y市。y市位于s省最北部,如果他们要前往帝都,确实是可以从y市直接跨过一个省,然后到京城的。“从这条路也能去t市,先去t市吧。”邹扬对后座的男女道。他们当然没意见,李顺再三道谢,“太麻烦你了,到t市放我们下来就行。”这条国道正好这段时间在整修阶段,通往t市的方向崎岖不平,有些地方还深一个坑浅一个坑,所以奇迹地竟然没有堵车,不过要不是邹扬这车子是越野车,估计还真吃不住。唐静似乎觉得车里气氛太沉闷了,想找点话说,就跟邹扬搭讪:“小邹,你们去帝都做什么,那里人口密度大,估计更危险吧?”邹扬没有说自己去找人的事,随口道:“还好吧,我觉得b市是全国政治中心,要是那里都沦陷了,国家就完了,估计还会有一两个地区是安全的吧!”唐静和李顺对视了一眼,后者捅了唐静一下,唐静忙笑笑,“那倒也是。”邹扬专心开车,并没有注意到他们的小动作。“看,加油站!”唐静突然道。邹扬也看到了,车速慢了下来。加油站后面还有个小型超市,就是平时那种中途休息点。此时将近夜里十点,超市里的灯还亮着,也不知道里面有没有人,但可以大致看到东西并没有被扫荡一空。他们确实需要加油,而且如果一路过去,能找到的食物只会越来越少。邹扬大概估算了一下,从郭子瑜告诉他消息开始,病毒应该就已经小范围爆发了,否则不会引起上面的警觉,现在过了五天,情况只会越来越严重,在几乎所有人的毫无防范的情况下,病毒肯定已经迅速蔓延了,他们现在北上,碰到的困难也会越来越大,所以很难说超市里会不会也有丧尸,概率是百分之五十,一半。邹扬转头:“周哥,我把车子开过去加油,再进超市去弄点东西出来,你在车上等我吧。”周印不需要吃东西,他压根就没想过让周印去冒险。周印嗯了一声。邹扬又对那两人道,“李顺,你们要到t市,也得吃东西吧,你也下去一起搬点,到时候要走,你们也把东西带着路上吃!”李顺看了周印一眼,迟疑道,“这里应该没有丧尸,他为什么不帮忙,男人力气大,能多搬点。”邹扬不高兴了,他性格里虽然有点天真和心软,可并不愚蠢,周印可是他的未来师父,还救过自己的命,孰亲孰远当然分得清楚。“这是我的车,你们不乐意,可以下去,我没有义务载你们!”李顺皱眉:“诶,你这人怎么说话呢……”唐静连忙扯了他一下,对邹扬笑道:“不好意思,他脾气冲了点,要不我去吧!”她作势就要打开车门,李顺妥协:“算了算了,去就去吧!”说罢瞪了周印一眼,“一个大男人躲在车上也好意思……”邹扬没理他,打开车门下去给车加了油,又跟周印打了一声招呼,提着钢管就走了,李顺跟在后面,也拿了根钢管,两人一前一后走进超市。周印不知道怎么给车加油,更没有跟着邹扬进去,从头到尾就这么堂而皇之地坐在车上,不单是李顺,连唐静都觉得他空有一副外表而已,只不过周印气场太强,唐静也不敢去说他。过没多久,李顺慌慌张张从超市里跑出来,手里拿了不少食物,他看见周印就大喊道,“里面有丧尸,小邹被袭击了,怎么办!”他见周印没说话,又道:“要不,要不我们赶紧走吧,现在冲进去只会平白牺牲而……”话没能说完,他的眼睛蓦地大睁。周印一只手伸出车窗,捏住他的脖子,李顺竟然被生生从地上提了两三厘米,他拼命挣扎,却无济于事,整个身体的重心都往下垂,脸色憋得通红。唐静尖叫一声,扑向周印,却不知怎么的,整个人突然撞开车门,直接从车上摔下去。周印松手,打开车门,冷冷看着跌倒在地上猛喘气的李顺。那超市里头压根就没有丧尸,所以邹扬要进去他也没没有吱声,现在只有李顺一个人出来,可想而知邹扬一定是被他用了什么手段困在里面。这个世界的人性其实与太初大陆没什么区别,只不过前者手无缚鸡之力,所以把所有的智慧都用在脑袋上,后者拥有力量,以自身实力最终决定输赢。周印下了车,往超市走去,身后李顺缓过气来,想趁机把车开走,却发现自己跟唐静都动弹不得。超市里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更别提丧尸了,周印绕过几个货物柜,看见邹扬躺在地上。伸手一探,还有鼻息,只是晕了过去,脑后肿起一个大包,旁边还丢着一根钢管。周印食指按在他的眉心,一点灵力灌注额头,邹扬很快醒过来,“周哥?……你怎么在这儿,我这是怎么了?”“拿东西,走人。”“哦。”邹扬迷迷瞪瞪地应着,起身捡了钢管,又推着一辆手推车,把所有吃的都扫到里面去,然后跟在周印后面走出去。直到出了超市,看到李顺和唐静躺在地上,他才想起自己刚才诡异昏迷的事情,不由火冒三丈。“你们这对忘恩负义的狗男女!”他狠狠踢了李顺一脚。李顺哀叫一声,却没法反抗,只能又恨又怕地瞪着邹扬他们。邹扬这才发现他们的异常,“周哥,他们怎么了?”“被我下了定身术,走吧。”周印淡淡道,先上了车。邹扬张大了嘴巴,尼玛这世上还有定身术,一定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还有什么是未来师父不会的?“不要浪费时间。”周印略带不耐烦的声音传来。邹扬如梦初醒,连忙把东西搬上车,看了看李顺他们,“那他们怎么办?”“你想再被打一次也可以带上他们。”周印道。邹扬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他可没有当圣父的爱好。不过车刚要发动,他又有点迟疑起来,“周哥,要不等我们走了就把他们的定身术解了吧,是死是活就凭他们本事了。”周印看了他一眼,手指轻轻一弹。“解了。”话刚落音,那两人的身体马上恢复知觉,正努力从地上爬起来,李顺动作敏捷一点,还想伸手去抓后车门。邹扬眼明手快,踩下油门,车一溜烟开走了,余下那两人望尘莫及,毫无办法。邹扬意识到自己又做错了,不免有些惴惴,“那个,周哥,对不住,要不是我要带上他们,也不会搞出这么多麻烦来……”周印懒得说话,这种小事他压根就没有放在眼里。邹扬偷偷看了他好几眼,见他没有生气的迹象,就开始没话找话,“周哥,你从我手上买的那块石雕,是不是特重要,要不这世道这么乱,你还想找……我就随便问问啊,要是不方便说就当我没问,嘿嘿!”回答他的是一片沉默,邹扬正想找点别的话题,就听见周印道:“现在的丧尸,你们为什么把它看作一种病毒?”“啊?”邹扬冷不防他会问起这种问题,茫然了一会,才道:“如果不是病毒,就没法解释它为什么能够通过血液传播了吧。”周印道:“那应该有克制的办法。”邹扬苦笑:“理论上是有,可要等到那些专家研究出来,不知道这世界上还有几个活人。”周印沉默片刻,突然道:“你卖给我的那块石雕上,就有那种病毒。”邹扬差点把车开上旁边田地里去,“周哥你在跟我开玩笑吧!”周印淡淡道,“上面含量很少,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所以不会对人造成伤害,我一直在追寻它的来源。”邹扬恍然:“所以你才让我问小鱼有没有别的石雕!”他想了想,又道:“不对啊,那你怎么知道上面有这种病毒的?”周印:“对我来说,那不叫病毒,只是一股‘气’。”邹扬疑惑:“什么是气?”周印:“万物皆有气,阳气、阴气、五行之气,甚至是你们常说的正气,也是‘气’的一种。”邹扬有点明白了,“道家里常说养气,就是这个意思吧。”他悟性挺高,周印赞许地看了他一眼,“差不多。”“那这股‘气’究竟是什么,找到它就能消灭它吗?”周印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道,“那块石雕上的气之所以没有对人造成伤害,还有一个原因,是上面有封印。”邹扬大感兴趣,“什么封印?是道家那种封印吗,还是佛家的?是不是也有和你一样的高人发现了那股气,然后封印它,不让它出来作祟?”他一口气问了一堆问题,但周印只嗯了一声,也不知道嗯的是哪一个。邹扬再接再厉,“周哥,不对啊,既然上面有封印,为什么病毒还能跑出来?”周印道:“年代久远,封印也会失效。”邹扬猜测:“难道说,跟石雕一起出土的同一批东西上面,都有这种病毒,本来在地底没什么事,结果被人挖了出来,就引发了。”周印道:“不排除这个可能。”邹扬皱了皱眉头,“也不对啊,我之前看新闻,说全世界有几个地方同时爆发,可能都是病毒起源,那批古玩总不可能被分散这么多地方吧?”周印道:“世界再大,也是共通的,未必只有一个地方才有这种东西。”邹扬还想再说什么,定睛一看,突然叫道:“看,前面好多车!”一眼望去,密密麻麻,什么车都有,只不过方向跟邹扬他们相反,浩浩荡荡向他们驶过来。相比之下,邹扬他们这辆车就像逆水行舟,显得突兀而古怪。有好心人特地缓下车速,冲着邹扬他们喊道:“哥们,可千万别往前走了,那里都是怪物,我们刚从市区里出来的!”邹扬望向周印。周印道:“继续。”邹扬朝那人扬了扬手回喊:“谢了啊哥们,我们有事!”灾难发生后,大家几乎是有志一同地往人少的地儿跑,城市的人去郊区,郊区的人再往森林里跑,甚至还有上青藏高原的,去北疆的,没见过还有人倒着走,反倒往人多的地方跑的。所以邹扬他们这种找死行为在别人看来很不可思议。车驶出一个小时,逐渐进入市区,往外逃难的车子也几乎不见了,到处都是凌乱狼藉,有横着躺的警车,有一滩滩的血迹,店铺有些大门紧闭,有些玻璃已经被敲碎了,里面东西乱成一片,路边车旁还有看不见面容的身影在捧着什么东西在啃,瞧见了邹扬的车子驶来,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慢慢挪过来,被陡然加快的车子一幢,身体飞了起来,断成四五块,血淋淋掉在地上。面对这种场景,邹扬已经锻炼出很好的心理素质了,他甚至没有往尸体看上一眼,精神集中在前面。城市呈现出一片死寂和瘫痪,但邹扬相信并不是完全没有人烟的,肯定还有些幸存者躲在高处,只不过邹扬不是来救人的,他知道自己也没法救人,周印或许有那个能力,但他不可能去强求周印做这种事情。他们来到t市的目的就是搜索食物,加油,以便能够继续上路。车子在市区几条主要干道绕了一圈,一些小型超市都已经被抢劫一空,大型超市里面迂回绕道太深,必然有不少丧尸游荡,邹扬找了半天,才看到一间杂食店,店门半掩着,不怎么惹人注意,里面的东西也没有被拿光。他大喜过望,把车子停了下来,确认周围没有丧尸,这才下了车往杂食店走去,周印也下了车,不过只站在车前,风扬起他的黑色风衣,带来一股血腥味。邹扬正在翻找东西,冷不防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凄厉的叫喊,吓得他差点把手里东西全丢了。声音是从周印那边发出来的,他想也不想就转过身,却张大了嘴巴,看着眼前惊人的一幕。“阿——印——啊!!!我好想你啊你怎么能这么狠心电话也不接符文也不看我知道错了嘛求求你再把我倒吊十次要么跪电脑主板也行但是你别不理我啊!!!”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双手紧紧抱住周印的腰,一边发出跟他身形气质毫不相符的鬼哭狼嚎。邹扬毫不怀疑,这个男人的声音绝对会引来丧尸。下一刻,从他们身后那堵墙,果然伸出好几只布满血迹的手,随之而来的是拖曳着沉重步伐的丧尸。“小心后面!”邹扬惊道。那男人头也不回,一道金光闪过,邹扬甚至没有看清楚那究竟是什么,只听得咔嚓一声,几只丧尸瞬间脑袋分家,瘫倒在地上。“放手。”周印冷冷道。“不放我不放打死也不放!呜呜呜你打死我吧,我知道你舍不得的!我一放手你肯定会不见了,阿印我想你想得好惨啊白天睡不着晚上不想睡连东西都不想吃了你就是我生命里的阳光啊啊啊啊!”邹扬嘴角抽了抽,看着周印身后拖着一条“尾巴”,终于发现这世界上有比他这种在每件古玩上滴血认主的二货还要二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