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卷】第134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第134章

邹扬心里头乱糟糟的,很多疑问在脑子里翻来覆去,让他没什么心思跟周印说话,周印自然更不会主动聊天,两人一路沉默。车停在店铺门口,邹扬跳下车,把铺子的拉闸门打开,然后将车上的东西一箱箱往铺子里搬。东西不多,一次肯定搬不完,邹扬以为周印肯定会帮忙,起码看在自己载他回来的份上,谁知周印到了他店里就四处转,然后停在一幅书画面前负着手,完全没有帮忙的意思。怎么比他还像大少爷,邹扬无奈,只好自力更生,分几趟把东西都挪进来,拉上拉闸门,再锁上店铺的玻璃门,这才松了口气。还没喘完这口气,外头传来呼啸而过的警笛声,邹扬连忙扭头,透过玻璃门,他看到一辆货车以飞快的速度从店铺前面的街道歪歪扭扭开过,最后撞在不远处的楼房上,把人家一楼的墙给撞塌了进去,紧接着,驾驶座上有人踉踉跄跄跑了下来,没跑几步就倒在地上,胸口破了个大洞,肠子器官流了一地,惨不忍睹。街道上不少人尖叫起来,开始四散逃跑,原本热闹的商业街顿时空空荡荡,店铺纷纷关门,副驾驶座上有个人慢腾腾地爬下来,一瘸一拐走向远处,而地上那个被咬的人,手指动了动,不久之后也跟着爬起来。邹扬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只觉得浑身冰凉,半晌,才想起旁边有个人。“你看到没?”他问周印。周印嗯了一声。“这是丧尸啊,丧尸真来了,世界末日到了!”邹扬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哆嗦着手先给郭子瑜打了个电话,忙音,又给远在j国的家人打,响了很久,幸好有人接听。邹家父母显然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邹扬不知道这股丧尸潮究竟是从哪里开始爆发的,但是眼下还没蔓延到j国,就是不幸中的大幸,他赶忙给父母简单说了一遍,叮嘱他们储存粮食不要出门,情绪激动之下,有点语无伦次,说了一大通,手机快没电了,这才挂掉电话,又打给郭子瑜,还是没人接。他抬起头,看见周印淡定如初的模样,“周哥,你不用给家人打个电话吗?”“打过了。”周印道。什么时候的事情?邹扬歪着脑袋疑惑地想,从刚才上车到现在他们一直在一起,自己没见过他打电话啊。“那你现在有什么打算?”“没有。”“……”邹扬抽了抽嘴角,“外头现在也挺危险的,要不你就先在我这里住下,再作打算。”“好。”他倒是一点也不客气,邹扬心想。两人开始了短暂的同居生涯,只不过对于邹扬来说,这实在有如噩梦一般。短短五天,在隔了一层玻璃门和拉闸门的店铺内外,他目睹了一宗又一宗的惨案在发生,商业街从熙熙攘攘演变到现在萧瑟无人,尸体和鲜血零落一地。邹扬上网,看电视,消息已经瞒不住了,还有不少流言传了出来。据说这是一种来历不明的病毒,起源不明,病因不明,唯一明确的是,曾经的游戏和电影变成现实,但凡感染上病毒的人不久就会死去,然后变成无知无觉,以血肉为食的丧尸。据说现在暂时还没有解决办法,但各国科学家正在加紧研制疫苗,政府通过媒体呼吁大家尽量待在家中,不要外出,避免被咬伤。据说情况已经越来越严重了,z国有大半城市已经沦陷,完全被丧尸占据,尤其是东南沿海人口密集地区。据说政府军队已经出动,但是军队之中也有不少士兵相继被感染上,损失惨重,政府机构很多部门已经停止运作,包括z国在内,许多国家陷入一片混乱。家人的电话从一开始还能接通,到现在已经打不通了,郭子瑜的电话更不用说,一直就没有打通过,邹扬只能用现在通信系统全部瘫痪这个原因来安慰自己。邹扬的心情一点点沉了下来,他拿出一袋饼干,看了看在他床上盘膝而坐的周印。“周哥,你吃饼干吗?”“不用。”周印没有睁开眼。不是每个人都可以连续五天不吃不喝的,如果不是周印一直很正常,邹扬差点也要以为他被病毒感染了,不过现在他知道自己碰上了民间高人。拜老爷子熏陶所赐,邹扬知道道家有个说法,叫辟谷,意思就是不吃五谷,光是餐风饮露也能维持日常所需,换了在平时,如果发现周印原来还是个深藏不露的高人,邹扬一定会大惊小怪,不过在看到丧尸之后,邹扬忽然有种这个世界已经玄幻了的感觉,见怪不怪,其怪自败。饶是如此,他带来的这些食物,就算只有他一个人吃,也消耗不了多久。“没办法,只能这样了!”他腾地站起来,翻箱倒柜地把自己的藏品一件件摆出来,然后……割破手指,把伤口上的血抹在那些古玩上面,连字画都没放过。周印终于睁开眼,对他诡异的行为表示疑问。“你在做什么?”邹扬头也不抬,“滴血认主啊,小说里都这么写的,看能不能试出一个空间,这样就有救了!”“……”周印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觉得这个人跟周辰有点像了。因为都是一样的二。“你能不能试出空间我不知道,但这么做只有一个后果。”周印看着他折腾半晌,忽然开口道。“啥?”邹扬茫然抬头。砰的一声,把他吓了一大跳,邹扬连忙看向大门口,之间门外不知何时围了三只丧尸。其中一个,虽然没了半边脸,可邹扬仍然一眼就认出来了,那是在隔壁街酒楼打工,经常给他送外卖过来的外卖小弟。“引来丧尸。”周印慢条斯理地补充完。隔着一道闸门,还有里面形同虚设的玻璃门,邹扬忽然觉得自己的安全岌岌可危,忽而想起旁边还有个可以五天不吃不喝的高人,不由以求助和渴盼的眼神望向他。“……周哥,怎么办?”“他们不会开门,一时半会进不了的。”周印道。邹扬欲哭无泪,“可我也出不去啊!”“你要出去作甚?”“……找吃的。”还有找小鱼。“我忘了。”周印很淡定,他显然已经忘了邹扬也需要吃饭的事实。“……”邹扬哀怨地瞅了他一眼。眼看那三只丧尸确实暂时进不来,不过也没有散去,而且还越聚越多,等到邹扬把所有吃的和随身物品都收拾好的时候,外面已经有五只丧尸了。这几天商业街这一带的活人越来越少,一开始还有警车过来抓丧尸,但是在折损了几名警察之后,这里彻底变得人迹罕至,邹扬不知道其他地方怎么样,但想来也是差不多的。这场灾难来得太过突然,没有任何防范的人类只能束手无策,尤其是在z国这样明文禁止枪械的国家,普通人不可能有太多的办法对付丧尸,邹扬要不是有郭子瑜的提前警告,只怕现在也早就变成尸体了,也正因为如此,他分外担心郭子瑜的安危。钢管,小刀,菜刀,能够用来攻击的武器一一被邹扬翻了出来。“你要去哪里?”周印第一次主动询问。“我想出去找点吃的,顺便去b市找个朋友。”邹扬很后悔自己怎么一早就没想到去搞把枪来,怎么说自己也是在国外学过射击的。“凭你不可能走到那里。”周印实事求是道,别以为他不会上网,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他基本对所有科技用品都已经熟练上手了,甚至还带了一个手机,只不过出来之后,凡是某人打来的电话,一律不接,更不用提什么传音符文。“我知道,可我不能不管小鱼。”邹扬扒了一下头发,这几天他脑海里翻来覆去一直浮现自己跟郭子瑜的往事,高中那会他刚刚转学到国内,许多课业进度都不适应,是郭子瑜手把手一点点教他,两人也是从那时候起开始形影不离,好得跟一个人似的,现在一想到郭子瑜有可能遭遇不测,他的心就一揪一揪的。他很怕死。从x市到b市,路途千里,也未必能碰上郭子瑜,但也许正应了那句话,人生总有一两件一定要去做的蠢事。周印问:“就是那个拿石雕给你的人?”“对。”周印想了想,自己只是想要找那块石雕上的东西,说不定可以从那个人身上得到什么线索,而且邹扬之前把他带进这里,虽然他未必需要,但路上同行,也算是还了这段因缘。“我和你一起吧。”邹扬没有意识到这句话的分量有多重,他苦笑,“周哥,不是我打击你,咱们两个人作伴当然好一点,不过我们都没有枪,还得先想办法去弄把斧头之类的才行,要不别说砍丧尸,就这么出去估计两回合就挂了。”枪?周印挑眉,忽然起身,走到门口,没有钥匙,轻而易举就拉开了闸门,五只丧尸瞬间涌了进来,也不见他如何动作,手微微一扬,丧尸身上就多了五道符文。邹扬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他甚至还没来得及作出恐惧的反应,五只丧尸刹那燃烧起来,不一会儿就化作灰烬随风飘走。“不需要枪。”周印道,“不过你可以带上你的东西,我未必能时时看着你。”说罢他转身踏了出去。邹扬终于反应过来,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周印:“……我不收徒弟。”邹扬谄笑:“我悟性很高的。”周印也不说话,就这么看着他。邹扬先败下阵来,吐了吐舌头,一跃而起,“好嘛,高人都是需要考验徒弟的,我懂,走吧走吧,我的东西收拾好了!”周印默默跟在后面。拜这几天的混乱所赐,兴许是大家都躲在家里,该跑的也跑光了,门口那辆越野居然一直没人偷,好好地搁在那里。邹扬把剩下一些吃的和几根钢管,一把小刀都带上,看了下油量,还好,足以再撑一阵。车从商业街一路驶出,沿途基本都没看到什么行人,车倒是还有,大家都一窝蜂往高速公路的方向开去,邹扬想了想,果断把方向盘一转,拐上国道。国道的路况不是很好,但也许是人都涌到高速去了,所以这里居然没塞车,在经过这一路上看到的丧尸吃人和普通人被吃的情景之后,邹扬的心境从恐惧渐渐到麻木,此刻虽然精神高度紧张,但是总算可以抓得稳方向盘。——又或许是他旁边有颗定心丸的缘故。“师父,你说国道前面会不会被封住了,怎么一路上好像车越来越多?”“我不是你师父。”“喔,大师,道长,高人。”“我有名字。”“……周哥。”邹扬投降,他不知道除了周辰之外,几乎没有人能够抵挡周印的冷脸。前面有辆车子停在路边,旁边有两个人在不停招手,不过在邹扬前面的车都呼啸而过,没有一辆停下来。邹扬开近了一看,才发现是一对年轻男女,身上还穿着情侣装,看样子是车子抛锚了,他们脸上满是焦灼和绝望。见邹扬的车速缓了下来,两人中的年轻男人连忙扑了上来,拍打着邹扬的车窗。邹扬心一软,摇下车窗。“这条路走不通了,前面都塞了!我们知道另外一条小路怎么走,麻烦你带我们一程好不好,到t市就行,我们在那边有亲戚!”那人语速很快,想来是害怕邹扬还没听完就走了。邹扬望向周印。“周哥,你看呢?”不知不觉间,他已经把周印视为指路明灯。“随你。”周印言简意赅。邹扬犹豫了一下,看见两人哀求的面孔。“上来吧。”对方大喜过望,打开车后座爬了上来。邹扬微微皱眉:“你们没带食物?”男的有点讪讪,“走得太匆忙了……”忽然之间,前面传来一阵骚乱,那些已经往前开的车,远远的看似调了头,竟又朝他们这个方向开来,随之而来的还有一连串哭喊尖叫声,令人神经一下子紧绷了起来。那对男女吓死了,男的连忙道:“我刚才说前面塞了,肯定是有人被咬了,赶紧开车吧,往回走五百米左右前面右边有条小路,从那里过去!”邹扬本来也很紧张,他余光瞥到周印,后者还是一副冷冷淡淡的模样。邹扬的心莫名就安定下来,他稳稳抓着方向盘,心里想,小鱼,你可千万别有事,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