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卷】第133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第133章

邹扬是个根正苗红的富二代,不过跟圈子里其他喜欢挥霍玩乐上微博炫耀的富二代有点不同,他的爱好是古玩。邹家早在上一辈就移民国外了,但老爷子对祖国有种独特的情怀,觉得还是应该让孙子在中国接受教育,所以邹扬在初中之后,就从j国回到z国接受高中教育,一直到现在上了大学。兴许从小养在喜欢钻研风水古董的老爷子身边受了熏陶,邹扬不像其他同龄人那样有了钱就拿去泡妞,他用家里寄来的钱开了间小店,从各种渠道进了一些古玩,并且因为喜欢x市这个城市,选择在这里上大学,而店铺就开在离学校不远的一条商业街上。大学课业松散,邹扬修的是国际金融,跟古玩八騀子打不着,平时没课的时候就跑到这间店铺来守着,店里还另外雇了一个人来看着,邹扬对于古玩其实算不上精通,只是一知半解,平时收到的大多是赝品,偶尔也有真的,卖出去的更少,每个月倒贴进去的钱还远远多于收入,这个时候富二代的优越性就体现出来了,幸好他上面已经有一个大哥继承家业,家里也没想着靠他赚大钱,不然指定得亏死。此时此刻,富二代正在翘着腿坐在太师椅上,接他好基友的电话。“谁啊?喔,小鱼啊,你怎么这个时候打电话来了?”“扬扬,你现在在哪里?”郭子瑜的声音有点焦灼。“店里啊,怎么了?”“你听我说,最近不要出门,待会挂了电话赶紧出去多买点东西,就待在店里,也不要回学校,懂吗?”郭子瑜是邹扬在高中认识的,两人算是“门当户对”,因为郭子瑜也是一个富二代,不过相比纨绔子弟和邹扬的不务正业,郭子瑜显得上进极了,高中毕业后他就去了m国,以优异成绩提前完成学业归国,逐渐开始接手父亲的声音进行学习。饶是如此,这并不妨碍两个性格南辕北辙的人成为莫逆之交,在旁人看来,郭子瑜对待邹扬的态度,甚至是有点无条件纵容的,比如说时不时给邹扬寄一两份拍卖会上得来的真品。而此时的郭子瑜远在京城。邹扬自然对他的话莫名其妙,“为什么啊?”“最近爆发了一种病毒,就像sars那样,而且更加厉害,快点出去买东西,记得千万不要回学校!”邹扬很惊讶:“这么严重,那怎么新闻里一点消息都没有?”“我这边有消息渠道,反正你听我的就对了,我会坐最快的一个航班去x市找你的!”那边杂音很大,郭子瑜显得很匆忙,邹扬只得赶忙答应下来,对方很快就挂了电话。就算像sars那样,网络上也总该会有播吧,邹扬一肚子疑虑,正想打开电脑上网看看。店铺的门被推开,进来一个人。邹扬抬头一看,“诶,周哥!”来人一身黑衣黑裤,身材颀长,以邹扬男人的眼光看来,对方的长相连他也禁不住要赞一声好,只不过脸上常年面无表情,看上去不大好接近。周印点点头,“有货没?”邹扬一听就苦了脸,“最近没有了,那东西是小鱼上回寄过来的,我后来问了他,说是没有碰到了,如果有的话,我一定告诉你!”他俩说的是一块石雕,那石雕最早出现在一个知名的拍卖会上,虽然年代久远,可以追溯到汉代,但是因为形状古怪,而且材质也不是玉,只是一块普通的东陵石,所以无人问津,郭子瑜想到邹扬一贯喜欢稀奇古怪的东西,所以就拍了下来送给他。邹扬把玩一阵,就放在店里,也从来没人看上它,谁知道半个月前周印一来到店里,别的都没看上,就看上这块石头,不仅买下来,还交代邹扬,如果还有这样的东西,要留给他。邹扬自然答应了,后来也曾托郭子瑜去找,不过都找不到,而且当时这块石雕的卖家,连拍卖行都弄不清他的来历,自然增加了不少困难。所以周印来过几次,邹扬都只能报以一脸歉意。邹扬这个人,很有些自来熟,见周印对一块不起眼的石雕如此感兴趣,不免要打听一下,周印不说,他越来劲,每回人家上门,他就热情招待,殷勤备至,希望从这个看上去十分神秘的男人嘴里,打听出点什么秘闻,譬如说盗墓,譬如说灵异。——这绝对是小说看多了的典型症状。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周印虽然寡言少语,轻易不说话,但或许是因为在那块石雕上面也找到同样的灰雾,又或许是因为邹扬有时候的说话行为有点像单独相处时的周辰,所以周印对这个人并没有表现出反感。跟周印说了会儿话耽搁时间,眼看已经将近傍晚六点了,邹扬想起刚才郭子瑜在电话里的话,决定不上网了,先出去买点东西,反正自己都是需要吃到的,顺便也提醒周印:“周哥,听说最近外头有种病毒流行,没事就不要出门了,你住哪儿,我正好要出去买点东西,要不要顺便载你回去?”周印问:“什么病毒?”邹扬挠头,“我也不晓得,我朋友说的,说是比sars还厉害,应该会人传人的,总而言之……”他话没说完,门砰的一声被打开,人跌跌撞撞地跑进来,接着反手锁上门,然后靠在门上喘气。“吓死我了,吓死我了!”说话的是店里被邹扬雇来看店的小林,有时候邹扬不在或者要上课,小林就能发挥重大作用了。不过这会儿他面色煞白,喘气喘得要断气似的。“咋了你?”“妈呀,小老板,你可千万别出去,外面有人跟疯了似的,到处在咬人!”小林一脸惊悸未定,仿佛还没能从刚刚的疯狂里恢复过来。“怎么回事?”邹扬自然要追问。小林这才断断续续地讲起来。原来他刚才出去吃晚饭,结果回来的路上,发现前面忽然骚乱起来,走近了才发现突然有个人全身痉挛,然后就到处咬人,已经咬伤了三个人,大家惊慌四散,那三个伤者躺在地上,脸和脖子被咬得血肉模糊,看不出是死是活,其中竟然还有一个是附近的协警。那个人就扑在其中一个伤者身上,不明真相的小林当时走得比较近,甚至还听到他在咀嚼血肉发出来的声音。警车和救护车都还没到,小林吓坏了,二话不说从另外一条街上狂奔,绕了一大圈才跑回来。难道是狂犬病的进化?丧尸?邹扬马上就想到郭子瑜跟他说的那种病毒。而周印则很清楚,十有八九是那团灰雾,也就是这里的人所称的病毒,在一些人身上爆发出来,而且很快就会蔓延开来,形成一场大规模的灾难。这个世界的人所发明的那些东西确实很厉害,有些发明连太初大陆的法宝也比不上,但是相对的他们也有一个致命的缺陷,那就是肉体凡胎,根本经不起任何摧折,像那种灰雾,来势汹汹,连周印都没弄明白那到底是一种什么东西,既非灵力,也不是魔气,更不用提毫无准备的人类。周印当然毫无畏惧可言,他的护身结界本身就可以抵挡任何所谓的细菌和病毒,之所以游走在这个世界,只不过是对这种东西起了兴趣,想要刨根究底,而在这场灾难里,他仅仅是一个旁观者。郭子瑜向来不是一个喜欢开玩笑的人,邹扬对他的话深信不疑,更何况眼前有小林的亲身经历,他当机立断,放了小林一周的假,让他先回去,又对周印道:“周哥,我要出去买点东西,要不你先回家吧?”周印点点头,也没说什么,转身就要走。邹扬连忙喊住他:“你住哪里,我载你回去!”“不必。”周印头也不回,背景逐渐消失在门外。邹扬赶紧拿上车钥匙和钱包,到外面开上自己的越野,往超市而去。这个时候正是上下班的高峰期,车流量很大,塞车就要塞很久,不过邹扬那地方离超市不远,半小时总算到了。幸好这会儿超市的人并不多,他并作几步小跑进去,要了十箱纯净水,十包压缩饼干,五大袋方便面,和一些日常用品,让超市员工帮忙搬到车上。看着车里满满的东西,他莫名地松口气,多了点安全感。回去的路上居然不怎么塞车,邹扬开起广播,里面正在播放正点新闻。“……这种新型的狂犬病毒目前尚未证明是否能在人与人之间传播,为此专家提醒广大朋友们,如无必要,最好减少外出,保持家中清洁通风,有饲养宠物的朋友……”邹扬越听越觉得不对劲。一般来说,如果病毒只是零星范围内,死几个人的程度,不会上升到让全民注意的地步,现在连中央广播电台也发出警告,说明已经有开始恶化的趋势,至少情况有点不妙了……邹扬开始后悔自己这几天一有空都在店里研究那个劳什子唐代玉辟邪的真假,根本就没有上网看新闻,甚至也没有回学校,否则肯定能够听到什么坊间传闻。快到铺子的时候,他突然想起自己还有张银行卡落在学校寝室,那里面还能提出不少钱,如果自己要在铺子里待一段时间,那卡是非拿不可的。于是车头一拐,朝学校驶去。到目前为止,虽然他已经觉得有点不妙,但毕竟没有亲眼看到,心底还有“应该不是很严重”之类自我安慰的念头。但很快,他就发现自己错了。学校大门已经关上了,门口停了数辆警车,还有一辆救护车,有几个警察把守在门口。邹扬开到附近下车,小跑到门口,马上被拦下来。“我是这里的学生。”他出示学生证。“这里已经被封锁了,不能进去。”一个警察道。邹扬啊了一声,“为什么,我还有东西落在里面,不能进去拿吗?”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其实已经抱着进不去的念头了,透过紧闭的大门和旁边的栅栏,能够瞧见x大的门口密密麻麻聚了不少学生,有的正在跟警方交涉,有的面露惊恐,有的纯粹是不明真相跟随的。一片喧哗吵闹。警察当然不可能回答邹扬的问题,也许连他们也还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邹扬看了一会儿,正想回车上,忽然就听到一声惨叫。他回头一看,发出惨叫的是一个警察,他的手被一个女孩死死咬住,从邹扬这个角度,正好可以看到那女孩脸色发青,力气大得惊人,那警察一个孔武有力的大男人,竟然一时挣脱不开,还是旁边几个人七手八脚才把那个女孩拉开。警察手上连皮带肉被她撕下一大片叼在嘴里,那女孩死死盯住前方,视线却毫无焦距,只是透着对血肉的渴望。邹扬突然感到浑身发冷,脑海里毫无例外浮现起“丧尸”两个字,他几乎是下意识的,就不相信这仅仅是什么新型狂犬病毒或流感。他二话不说,转身就往车的方向跑,身后又传来一声惨叫,既不是刚才那个警察发出来的,更不是那个女孩。邹扬不想回头,也不敢回头,只是飞快地上了车,发动引擎,踩下油门,把混乱远远抛在后面。他很清楚,自己就算想救人,现在也没有那个能力,他所能做的,仅仅是保护自己。车里封闭的环境给了他一定的安全感,邹扬将车速加快,往店铺驶去,一边打了寝室几个哥们的电话,想提醒他们一下,可都没人接。大家似乎也听到了一些风声,通往城外的干道上,车流渐渐多了起来,不过邹扬走的这条路并不是,所以一路畅通。就在快到店铺的时候,他余光一瞥,居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周哥!”邹扬按下车窗,探出头大喊。那人停住脚步,回过头,果然是周印。“你怎么还在街上晃呢,快回去啊!”周印道,“打不到车。”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周印很少使用法术,似乎是想入乡随俗。他说话还是一贯的不急不缓,似乎什么情况都影响不了他。周印不急,邹扬都替他急,尤其是在看过刚才的情景之后。“哎,你家在哪呢,要不你先到我那里去?”周印想了想,点点头,上了车。邹扬没有想到,他一次小小的好心,居然救了自己的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