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卷】第132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第132章

“近来z国北方大部分地区提前进入暴雪天气,请大家做好防寒措施……”“a国考古界最近有重大发现,金字塔内出现与同时期文明不符的文物,目前科学家已经从中提炼出一种从未发现过的物质,详情请收看今晚的……”“记者日前从各大医院了解到,我市近期的流感患者大幅度增加,秋冬之际,流感盛行,在这里要提醒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们一声,注意保暖,尽量不要往人多的地方去……”半夜三点,裴小悦百无聊赖地换台,作息正常的她难得这么晚还睡不着,在床上翻来覆去,也不知怎的,没来由觉得心慌。裴小悦是土生土长的京城人,从小到大没行差踏错过一步,懂事有礼貌,她父母早逝,可还有叔叔婶婶和一个好朋友,俗话说人以群分,裴小悦无论是亲戚还是朋友,都跟她一个性格,平和随意,很少跟人起争执。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她腿脚不好,平时走路没什么问题,但跑快一点就不行了,加上她五官平凡,能力一般,自然很难在社会上混得开,于是毕业之后索性就继续以那间小书店为业,赚不了大钱也饿不死,裴小悦没什么野心,觉得这样的生活也挺好,日复一日,过着规律而平静的生活。不过自从她那个小书店招到周辰这样的店员之后,单调的生活也起了点小波澜。作为一个京城人,裴小悦的见识绝对不能算狭隘,但像周辰这样外表完美,谈吐不凡的人,她还是头一回见,连那些明星也比不上。最重要的是,原来偏僻的书店自从有了周辰入驻,逐渐成为炙手可热的地方,收入翻了几番不说,裴小悦居然还能在一个人气很高的论坛八卦版上诸如“京城民间十大必去游玩地”这种帖子里,看到自己书店的名字,原因当然是周辰。在裴小悦看来,周辰还是有点神秘之处的。譬如说裴小悦就怎么也想不通,像周辰这样出众的人,去从事什么不好,非要到一个小书店当店员,以他的外貌,就算去娱乐圈,估计也大把人想捧红他。又譬如说,但凡来北漂的人,无一都有对未来满满的憧憬和打算,周辰虽然能说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但明显不是京城本地人,居然还甘于窝在小书店里“不求上进”,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于是裴小悦猜测,周辰可能是被某个富婆包养了。不得不说,在某种程度上,她真相了。揣测归揣测,没有真凭实据,而且裴小悦这个人很有自知之明,虽然每次看周辰,看着看着都会失神,却从来没有做过跟帅哥谈恋爱的白日梦,所以日久天长,两人关系居然还不错,在裴小悦眼里,周辰也越发讳莫如深了。——他好像知道很多事情,但又好像对很多事情一无所知,偶尔会摆架子,对到书店买书的顾客也冷冷淡淡,爱理不理,但裴小悦居然会有一种“这也是正常的”的感觉。此时此刻,她有点睡不着,难免又把今天书店关门前,周辰跟她说的一句话翻出来,顺便又把周辰八卦了一遍。周辰说的那句话是:这几天没事不要出去,多囤点吃的。什么意思?裴小悦想了好几遍,只能往天气不好,不方便出门上面联想,但听他说话的语气,似乎又不是那么简单。难道包养周辰的富婆是体制内的官员,知道一些内幕消息?忽然之间,外面传来一声尖叫,把想着事情的裴小悦吓了老大一跳。尖叫声拖得老长,最后又戛然而止。半夜三点,万籁俱寂的时候出现这种声音,效果是很惊人的,也难免让人马上就往凶杀案一类的事情上靠。天子脚下,治安一直不错,这片小区又是出了名的安全模范小区,从来没出过事儿。左右睡不着,她索性爬了起来,披上外衣,跑到阳台上张望。除了楼下昏黄的路灯,什么也没有。但声音不是楼下传来的,而是从更远一点点的地方。她往刚才发出尖叫的地方看去,只看到一片乌漆抹黑,在冬夜里阴森森的。被这一闹,裴小悦更加睡不着了,她想起周辰关于囤积粮食的话,自己家里确实没剩下多少吃的了,明天去倪珊珊家玩儿,顺便去买点粮油之类的回来。反正没事做,电视节目又都是白天重播的,她索性穿好衣服,打开电脑上网。电脑上的时间显示20x2年12月25日凌晨3点十五分。快元旦了,网上有许多抢购促销的广告,还有不少帖子,在讨论末日预言的真实性,很多人说距离所谓的末日已经过了三天,证明预言是假的,又有人说,说不定末日不是天灾,而是丧尸,丧尸蔓延需要时间,现在只不过被封锁了消息,还没蔓延开来而已,还有人说末日根本就不是玛雅预言说的那天,按照中国《推背图》的时间来推测,起码还要再过百来年。众说纷纭,裴小悦觉得很有意思,也跟帖加入讨论。刚按下回车键,又是一连串疯狂的犬吠声响起,她的心一惊,鼠标点错,写好的回帖都没了。她又跑到阳台上看了一下,小区里各家各户的灯都黑着,没有人像她这样跑出来看热闹。也许大家都睡得很熟,半夜里的狗叫也很寻常,但裴小悦就是莫名地觉得不安,她拿起手机,想给好友倪珊珊打电话,又觉得因为屁大这点小事三更半夜打扰人家睡觉很不好。手机里的电话很少,倪珊珊下面就是周辰的,神使鬼差的,她给周辰发了一条短信:你白天说囤积粮食是什么意思啊?人往往会下意识通过其它事情来转移不安的情绪,发完这条短信之后,裴小悦又去看网页,就在此时,手机亮了起来。周辰居然给她回复了。她拿起来一看。这两天会有大事发生,不要出门。原本已经逐渐平静下来的心陡然又被高高提起,她连忙又发了一条:什么大事,你不要吓我啊!不知道为什么,如果别人跟她说这种话,她可能会觉得对方在恶作剧,但如果对象是周辰,她只觉得心慌。周辰的短信很久没回。裴小悦正想着要不要给他打个电话问清楚,回复就来了:你过来一趟。裴小悦就住在书店楼上,距离周辰住的地方也不远,就几步路,她犹豫了一下,拿上围巾和毛巾,又带了钥匙,出门下楼了。像她这种长相,再对比周辰的优秀,倒是不必担心对方会对她怎样,她只是对刚才那声尖叫犹有余悸,一路匆匆,尽可能用最快的速度爬上周辰家所在的四楼。还没按门铃,门就打开了。门后没人,好像是自动开的,裴小悦瞬间觉得背后有点凉飕飕的。“进来吧。”周辰的声音。她定了定神,走进去,一眼就看到门口垃圾桶里丢了不少肯d基,麦d劳,必s客,还有附近不少酒家的外卖袋,空气里仿佛还弥漫着食物的余韵,嘴角不由抽了抽。屋子虽然是两室一厅,但挺宽敞的,甚至比裴小悦那个房子还大。周辰正躺在沙发上看电视连续剧,裴小悦瞟了一眼,那上面的男主人公正声嘶力竭地咆哮:这到底是为什么!“辰哥,你让我过来……”裴小悦话没说完,周辰丢了个东西过来,她下意识接住,低头一看,好像是护身符文一类的东西。“我明天要走了,看在我们有缘,这个给你,明天多买点东西,不要出门了。”裴小悦瞠目结舌,看周辰的模样完全不像要出远门的样子,“你要走,去哪里?”“找媳妇啊!”周辰理所当然道。“……”裴小悦觉得以正常人的思维好像很难跟他沟通,又换了个话题,“那你给我的这个是什么,护身符吗?”周辰哂然,“护身符这种东西怎么能跟我家阿印做的相提并论,你戴着就是,有它在,没什么妖物能够近你的身。”这句话透露的信息量略大,裴小悦不得不追问,“阿印是谁,那个,什么妖物,你能不能说直白一点,我理解能力不大好……”周辰弹了弹手指,那一瞬间裴小悦忽然觉得这个人并不是她平时熟悉的那个周辰。“用你们的话简单来说,就是有一种不知名的病毒爆发,这种病毒能够改变你们的资质,喔,应该叫基因,很多人无法适应这种改变,会衰竭而死,但身体本能依然会存在,感染之后就会呈现出旺盛的食欲,以鲜血为生。”周辰摊手,“这是阿印的解释。”这不是丧尸么,裴小悦顿时觉得自己的世界有点玄幻,她甚至还来不及质疑周辰这番话的真假,马上又有新的问题涌上脑海。“那你是怎么知道的?阿印又是谁?”“我有我的途径,阿印就是我媳妇,所以我现在要去找媳妇了,从明天开始我就辞职了,这个月的工资你明天打入我银行卡里吧。”周辰有问必答,他对这小姑娘印象还不错,事实上他来这个世界也不少时间了,都市里人情冷漠,像裴小悦这样对人实诚的已经不多了,既然有缘分,周辰并不介意提点她一下。裴小悦张大嘴巴,连忙道,“等等,等等,你让我消化一下!丧尸的事情是真的么,你媳妇是怎么知道的,她是科研人员……”那个吗字还没问出口,外头由远及近忽然响起警车呼啸而来的声音,紧接着又是一声男人的惨叫,裴小悦顿时忘了自己要问什么。周辰倒还是一派闲适:“也许已经开始了。”说罢他起身往外走。“你去哪里?”裴小悦忙问。“看热闹。”周辰挥挥手,把她留在家里就出门了。裴小悦脑子一片空白,理智告诉她周辰可能是电视看多了产生癔症幻想,但是脑海深处又有一个声音在说,这一切说不定是真的,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眼看周辰已经下了楼,她快走几步连忙跟上。“等等我!”虽然警笛声吵醒了一些人,可大冬天的冒着寒风出来看热闹的人毕竟不多,警方似乎还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并没有派人把周围看守起来,几个民警制住一个人,正把他往警车里塞。那人脸色白得跟鬼似的,泛着青白,嘴巴鲜血淋漓,眼神涣散,似乎已经失去神智,却仍旧不停地挣扎,力气大得惊人,后脑勺突然被警棍来了一下,总算老实了一点。另外一个民警捂着手臂被带上120救护车,裴小悦离得远,但她视力不错,依然能看到那伤口十分狰狞。“老实点!”“这年头吸毒的都这么嚣张了,奇怪,这力气也大了点……”“老刘你伤口没事吧,赶紧去医院包扎,所里那边我去给你请假……”不远处的说话声传来,裴小悦联想到网上那些丧尸的言论,忽然觉得自己手脚有点冰冷。这一幕看上去很寻常,裴小悦没见过吸毒者发作的时候是怎样的,但她分明看到,刚才发狂咬人的那个人,眼珠子已经凸了大半出来,瞳孔还是红色的,看上去十分可怖。“走吧。”周辰出声。她自觉地跟在后面,一直回到楼上,脑子也还是混乱的。“辰哥,就算囤积粮食,也不可能吃很久吧……”裴小悦没有发现自己潜意识相信了这件事情,并且已经开始在想办法解决了。周辰想了想,“如果你家里门窗没有加固的话,确实有粮食也没什么用。”本着不干涉这个世界发展轨迹的原则,他不可能给裴小悦诸如储物戒指一类的法宝。“也许你可以考虑离开这里到山里去,加上我给你的符文,会安全不少。”他顿了一下,提醒她,“你最好快点决定,再晚几天就来不及了。”裴小悦呆了半天,眼下的平静和刚才的所见所闻让她感到很矛盾,“那你要去哪里?”“s省x市。”半个月前,周辰在彻底惹恼了周印之后,被系在阳台上当了一天的风干鸡不止,隔日周印就离家出走前往x市去玩了,顺便查看那道灰雾的来源,并且勒令周辰不许跟随。自作孽不可活的妖皇陛下当然不敢不听,苦逼地过了半个月的单身生活之后,在发现这个世界的末日即将到来之际,终于有借口可以拍拍屁股去投奔亲亲的娘子大人了。那头裴小悦终于下了决定,“辰哥,能不能顺便带上我们,还有我一个朋友?”她叔叔一家已经移民国外,平时很难见上一面,她担心的,就只有在京工作的好友倪珊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