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心尘当真是糊涂了,难道自己不是在阵中,而是因缘际会,到了上界,他来不及细想,忙与来人入内,却见里头雕梁画柱,无处不精致,又有强大而澎湃的灵力充盈其中,一人端坐正中莲花宝座上,可不正是他们的师父迦叶?!

“你来了。”迦叶淡淡道,语气神态,俱与先前和心尘他们相处时无有不同。

心尘忙恭敬行礼,“见过师父,听翊华前辈说师父飞升上界,没想到如今还能得见慈颜……”

迦叶道:“你可是心中尚有疑虑?”

心尘暗暗一惊,自己可不正是对突然能来这里奇怪得很,便道:“弟子狂妄无知,还请师父释疑。”

迦叶道:“你方才身处阵中,那个阵法虽然无甚出奇,却正好暗合天数,为我所感应,这才将你召了来,免你陷入阵中,有性命之危。”

心尘有些不服气,“师父,那阵法弟子看着也并不厉害的模样。”

迦叶道:“实者虚之,虚者实之,你便是这性子太过浮躁,否则当日我如何会传灵台寺衣钵于你非尘师兄,而不是你?”

心尘见迦叶将他内心深处的隐秘心事都点了出来,不由惊出一身冷汗,对这个师父的真假已经不再存有疑虑,忙跪下道:“弟子知罪,请师父责罚!”

“你有上进心是好事,何罪之有,但你却做了一件天大的错事!”迦叶语气倏而转为严厉。

心尘又惊又慌:“请师父明示!”

迦叶哼了一声:“你入灵台寺之前,曾经杀兄淫嫂,末了又把嫂子侄儿杀害,为了毁尸灭迹,一把火烧了,是也不是!似你这种悖逆常伦,无法无天的孽畜,活在世上又有何用,还不若让为师了结了你,也免得你日后出去为害同门……”

一字一顿如同重锤一般敲在心尘心头,他满头大汗,惊恐地睁大眼睛,摇着头大声辩解:“不是的,不是的!……”

然而对方的声音并没有消失,反而如同魔音萦绕不去,钻进他的脑子,将他的经脉紧紧绞住。

心尘勉力起身,踉跄后退半步,低头呕了口血出来。

“你到底是何人!”他突然厉声道。

话刚落音,眼前景致消失不见。

周章等人在阵外,却也支持得十分辛苦,眼看玲珑等人个个摇摇欲坠,即将脱力,他只好一个将身前的小旗拔起来,低喝一声:“撤阵!”

众人依言纷纷撤旗后退,但见黄沙散尽,一切若无其事,五名修士都受了点伤,可因阵法维持时间不足,别说致命,连造成重伤也不能,随着阵法撤开,他们冲天而起,一个翻身朝玲珑等人抓来。

那拿铜铃的修士狞笑一声:“区区雕虫小技,也敢出来卖弄!”

玲珑后退数步,袖中白练窜了出去,击向对方,却见那铜铃修士微微侧头,掷出手中铜铃,铃声在空中震颤着铛铛作响,玲珑不由手中一抖,白练偏了方向,瞬时被那修士抓住,对方顺手一扯,玲珑便不由自主被扯了过去。

“小娘皮,过来吧!”

她大惊失色,再转头看其他师兄弟们,众人却都被缠住而分不开身,眼见铜铃修士一脸□,不由有点绝望地闭上眼。

过了一会儿,预料之中的绝境并没有来临,而那阵烦人的铜铃声也不知何时消失了,玲珑睁开眼,却见那人的脖颈正给一只手掐住,脸色发青,已经说不出话来。

那只手白皙修长,连指甲也修剪得整整齐齐,白中带粉,甚至比玲珑这样美貌女子的手还要好看,可这样一只好看的时候,此时掐着一个并不好看的脖子,倒似把那手亵渎了一般。

她心中吃惊,再看到来人,不由失声激动道:“周大哥?!”

116、

在玲珑喊出那句话的时候,现场几人免不了分了点神,尤其是周章,立时反应过来,她口中的“周大哥”可不正是自己那个失踪多年连音信都没一个的弟弟吗,不由惊喜交加,下意识便转头去看。

这一转头,与他交手的心尘顿时找到空隙,锡杖当头打下,去势如风。

千钧一发之际,不知什么东西弹在锡杖上,发出铮的一声脆响,锡杖不由自主往旁边偏了一偏,自然落了空,余劲将周章头发一侧尽数拂动。

心尘大吃一惊,便见一道玄影伴着黑雾出现在自己眼前,直直朝面门击来,他来不及细想,抓着锡杖抬手便挡,谁知那股黑雾笼到眼前,无声无息,生生将他的锡杖切断!

他急急后退,可那股剑气,在切断了锡杖之后,竟丝毫未见减弱,反倒挟着云卷翻涌之势直扑过来。

心尘第一次意识到元婴修士与金丹修士的差距,就算放在灵台寺,他这种金丹后期修士也并不多见,加上他是迦叶的亲传弟子,与如今的灵台寺住持非尘等人,是一脉同辈,所以地位超然,此番出来,五人之中自然也以他为首。灵台寺眼下耳目遍布东岳,来之前早已调查清楚,区区金庭门,只有两个金丹修士,余子碌碌,不足为惧,谁能料到半路杀出这么个人,竟让他们功败垂成。

心尘又惊又怒,眼看退无可退,避无可避,他不由疾声喊了出来:“你可知我是灵台寺……”

灵台寺三个字,如今已有威震天下之势,换了任何人都得顾忌几分。

可话还没说完,他只觉得脖颈一凉,禁不住怒目圆睁,却看见自己的身体僵直地立在那里,脖子上缺了脑袋,鲜血喷泉似的喷涌而出。

头颅飞上半空,又重重落下,眼睛兀自瞪得大大的,死不瞑目。

周印的加入,无疑彻底扭转了整个战局。

周章和简为这边得以伸出援手去对付那几个金丹初期修士,而另外一个金丹后期修士,眼见心尘被杀,二话不说竟转身要逃。

他脚下的飞行法宝,乃是一把琉璃檀香扇,精巧堪比宫扇,不过速度却委实极快,转眼间便已飞出金庭门前殿,要往那云层里冲去。

忽然便觉得背后一阵凉意袭来,潜意识就往左边挪了挪,谁知那股凉意如影随影,牢牢跟住他不放,他心念电转,脚下琉璃檀香扇折了个弯,扭身飞往反方向,这一转身才发现竟有另一把泛着紫色光芒的剑朝他飞来。

那金丹修士不得不分神祭出法宝拖住紫色剑气,一边腾挪身形操纵琉璃檀香扇避开紧追不舍的黑色剑气。

眼看紫色剑气已经被缠住,而黑色剑气一时半会也构不成威胁,他暗暗松了口气,准备掉头走人,就在此时,却又有一道白色剑气疾射而来,快若电光,他压根连闪避的机会也没有,便已被穿胸而过!

简为看着五人都死透了,总算得以松一口气,这口气松下来,整个人便觉得疲累不堪,他有些脱力地杵着剑,以此支撑身体,胸膛不住起伏,左右胳膊和双腿都挂了大大小小,深浅不一的彩,几乎成了一个血人。

可他这还算是好的,那数十个修为较低的师兄妹,伤势要比他严重许多,甚至还因此折损了三人。

周章毕竟修为摆在那里,受的伤也要轻些,不过他耗尽灵力,看上去脸色煞白,跟鬼也没什么两样。

情况最好的要数玲珑,不过刚才如果没有周印的援手,她也早就死透了。

众人瞧着这一地狼藉,死伤遍布,都有种劫后余生的恍惚感。

周章看见周印,自然是惊喜的,奈何他还没恢复力气,没法扑上去来一个拥抱,只得用像小狗一样亮晶晶的眼神瞅着周印:“宝儿,你怎么来了!”

周印没有回答他的话,反倒环顾了一眼四周的环境,才道:“这十五年,你们都在这里?”

见周章没什么力气说话,玲珑便接道:“我们都住在禁地那边,自从封山之后,这边早就荒废了,只是这些人找上门来,才不得不出来应战,周大哥,这次真是太谢谢你了,如果没有你,只怕我们都要死在这里!”

她说完这句话,周章和简为才发现周印竟然已经是元婴修士了。

周章叫了起来:“宝儿,你晋阶了?!”

周印嗯了一声:“找个地方说话。”

玲珑忙道:“我们先进后山歇息,师弟和师妹们也需要疗伤。”

回到后山禁地,那些受伤的弟子都被扶下去休息,简为虽然伤口多,但都是皮外伤,把药粉上了,绷带一裹,调养一些时日就没事,反倒周章耗费灵力过多,没有十天半个月也恢复不过来,不过他急着与周印说话,也顾不上静养了,便拉着他与玲珑简为二人一道叙话。

各人坐定,周章便道:“宝儿,这十五年你都在哪里?”

周印道:“隐居修炼。”

玲珑却注意到周印袖子里鼓鼓囊囊,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蠕动。

“周大哥,那是什么?”

说话间,一只灰色的,毛绒绒的不明生物从周印的袖子里钻出来,飞快跳到他的肩膀上,瞅着他们。

玲珑咦了一声,惊喜道:“好可爱的小东西,周大哥,这是你养的宠物吗?”

女孩子对这些东西总是特别没有抵抗力,她一边说着,一边就要上前抚摸。

毛团扑扑翅膀,忽然对她口吐人言:“大嫂,你好啊!”

玲珑:“……”

周章:“……”

简为:“……”

周印:“……”

天雷滚滚已经无法形容玲珑此刻的表情了,她好不容易才找到自己的声音:“周,周大哥,这只是……?,怎么会……?”

“它是妖修,自然会说话。”对比其他人一脸风中凌乱的表情,周印显然淡定多了,甚至连眉毛都没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