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2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杨绍卉大早上起来的时候还在想昨晚那“荷叶”模样的烟灰缸,总觉得外面似乎没见到过,看着挺别致不知道能不能买一个回去……

她下了楼,陈毛秀已经到了,桌上摆着小米粥,还有油条豆浆和配菜。

杨绍卉:“……”

陈毛秀笑着招呼她:“杨博士来吃早饭吧。”

杨绍卉尴尬道:“都说了别喊博士了……”她边扎起头发边坐下喝粥,发现味道极好,表情有些惊讶。

陈毛秀看了出来,说:“都是自己熬的,您多吃点。”

杨绍卉最后还真喝了两碗,又不舍得油条和蛋饼,最后陈毛秀给她装在了袋子里一块儿带上了路。

因为要到太湖边去,陈毛秀特意开了家里改装过的牧马人,杨绍卉到了车边才发现副驾驶还有一人。

沈树宝一身下地干活的装束,下车朝她一点头:“您好,我是狗毛的朋友。”

杨绍卉一脸的莫名其妙:“狗毛是谁?”

陈毛秀不怎么好意思:“就是我……这是我发小,就是昨晚和您提起过的读书顶好,考上大学村里要放鞭炮的那位。”

杨绍卉印象挺深,又看了沈树宝一眼,完全瞧不出对方“读书顶好”的属性在哪儿标着,她坐到了车子后面去,问:“他也和我们一起?”

陈毛秀笑着解释:“树宝去湖边上试他组装的发动机。”

杨绍卉:“……”这都什么和什么?农村人现在都这么时髦的嘛?!

时髦不时髦这问题她当然没好意思问出口,因为沈树宝和陈毛秀两个人看着是真的很认真,一路上沈树宝职业病发作,大段大段的评价科普国内外的发动机和变速箱,回过神来发现自己话太多,特意转头与杨绍卉道歉,还问道:“杨博士研究什么的?”

杨绍卉虽然对车子什么一知半解,但听得其实挺有意思,对方这么客气,搞的她也认真起来:“我研究生态环境的。”

陈毛秀搭腔说:“听着就很厉害啊。”

杨绍卉摆了摆手,谦虚道:“没什么用其实……实验也不好做,项目申请基金还困难,赚的钱又少,每天干活累的觉都没时间睡。”

说着,杨绍卉顿了顿,拍了下脑门自嘲道:“你们瞧,我又忍不住抱怨了。”

陈毛秀边开车边回头看了她一眼,笑着说:“那这次就当出来玩,好好放松下吧。”

因为是去湖边的关系,大清早的温度并不高,湖风吹在人脸上更是凉飕飕的,石滩上有零星几个玩卡丁车的年轻人,沈树宝从陈毛秀车上拿下设备就准备去忽悠小年轻们装他的发动机,杨绍卉则装了些陈毛秀看不明白的瓶瓶罐罐朝着湖水边上走去。

“装了水回去做实验吗?”陈毛秀站在杨绍卉身边,替她挡着风。

杨绍卉想想解释了对方大概也听不懂,便言简意赅“嗯”了一声,她没刚开始那么疏离,笑着道:“老板有没有人说你特别好?”

陈毛秀:“我们是服务行业嘛,客户至上。”

杨绍卉又忍不住笑了下,即使陈毛秀并没有说什么好玩的话。

沈树宝还真找到人让自己试了发动机,结果捣腾了半天,效果并不怎么好,他回来时杨绍卉还没收集好,狗毛在一旁扔石子打水漂。

“你跳几个了?”沈树宝问。

陈毛秀:“最多跳了八个。”

沈树宝把自己的失败发动机扔旁边,像要出口恶气一般卷起袖子:“看哥哥我跳15个给你看。”

陈毛秀:“……”

杨绍卉在一旁托腮看着两个大男人玩,总觉得挺幼稚的,但看久了,又有些羡慕。

“杨博士要不要试试?”陈毛秀拿了个石子给她,边比划了下动作,“这么扔。”

杨绍卉本想拒绝,但对方总快一步把石头塞她手里,于是只能站起来,学着旁边两人的动作,试着扔了下。

结果也不知道是不是运气好,第一个石头就跳了四下。

陈毛秀“哇”了一声,鼓掌道:“不愧是博士啊,真的天才,太聪明了。”

杨绍卉被夸得尴尬,不过的确尝出了些乐趣来,又自己找了几颗石头扔了下。结果都是连着跳了六个以上的那种,最多一个跳了十三下,连沈树宝都围过来看着她扔。

“这东西果然还是看智商天赋的。”沈树宝最后做总结,他鄙视的看着陈毛秀,“你果然很蠢。”

陈毛秀拿脚去踢他:“总比你快秃了好。”

沈树宝低下头:“我现在秀发还很浓密,掉的起。”

杨绍卉抿嘴笑,说:“沈工休息日还搞研究,算加班吗?”

“算个屁。”沈树宝骂了句脏话,“我这是为资本方打工,累死累活没个头。”

陈毛秀:“也算铁饭碗了,世界500强企业,说出去厉害死了。”

沈树宝在日光中笑了下:“又不是为自己爱好梦想什么的,就是混口饭吃,没那么厉害的。”

杨绍卉沉默了一会儿,才慢慢道:“谁不是这样呢?”

陈毛秀没说话,他又扔了个石头,这次只跳了两下便掉进了浪里再也找不见了,沈树宝看了眼杨绍卉,突然道:“虽然上班很累,搞研究很辛苦,但过日子大概就是这样吧。”

杨绍卉抬起头看着他。

沈树宝扶了扶眼镜,平静道:“有盼头,有目标,想做出点东西来,哪怕不算是自己最喜欢的,但只要做下去就觉得还是有意义的,不论结果怎么样,过程总归是自己的。”

杨绍卉听他说完,不知怎的,竟觉得鼻子一酸,有些狼狈的别过脸去,她咬住唇没有说话,默默收起了采集好的样本。

狗毛蹲下身:“我来帮你。”

杨绍卉低着头,发现男人似乎特别擅长收拾东西,易碎的玻璃器皿都被打理的妥妥帖帖,里头的样本一点没洒出来。

“杨博士。”陈毛秀替她收拾好了包,想了想,还是说,“我这人没什么文化,也没树宝聪明,你别看他这样,树宝那么说其实是自谦,他工资条你是没见到,缴的税都是最高标准,年终奖还多,秃了都能花得起钱嫁接假发的那种。”

杨绍卉“噗”的一声笑出声来。

陈毛秀见她笑了也跟着笑笑,才又继续道:“你可能自己不觉得,但在我这种人看来,像你这样,读书好,又有本事搞研究的,是做大学文有大智慧的人。”

他看着杨绍卉,目光明亮:“就算过程中遇到些困难,那也不能否定你自己和你到现在所做出的努力,不是吗?”

直到傍晚三人才出发回去博艺堂的民宿,杨绍卉话不多,但整个人状态和之前完全都不一样了,她散了头发,懒洋洋的撑在车窗上看风景,落日余晖撒在她的脸上,杨绍卉享受的眯起了眼睛。

陈毛秀从后视镜里看了她一眼,忍不住跟着露出了笑容。

沈树宝好久没在博艺堂吃饭,自然跟着下车准备光明正大的蹭,杨绍卉拿了烟和酒到他们这一桌,挺豪放的问另外两人:“来一根?”

陈毛秀不抽烟,沈树宝倒是接了,杨绍卉与他碰了碰杯,颇有种同是搞研发(研究)的惺惺相惜感。

杨绍卉素白的手指夹着烟,看了眼荷叶形状的烟灰缸:“这个你们卖吗?”

陈毛秀:“我们做了好几个,你要的话送你一个。”

杨绍卉吐了口烟圈,哑声笑了下:“谢了。”

酒过三巡,烟抽两根,杨绍卉看着陈毛秀,突然问他:“小老板呢?你这日子自己觉得过怎么样?”

沈树宝笑起来:“他这脑子才不会想那么多事儿,日子跟活神仙一样。”

“谁说我不想了。”陈毛秀整理东西的习惯跟职业病一样,上几个菜都得把摆盘给布好了,“我操心的事情可多了,操心青灵子办画展,江深的演出,白二代比赛直播,还有你每星期来我这儿晚上我给你烧什么。”他颇事儿妈的摇了摇头,“我就是个劳碌命。”

杨绍卉乐了:“你就不为自己操心下?”顿了顿,又似乎发现了什么,“青灵子是谁?”

陈毛秀一副“你终于问到点子上了”的得意表情,他指了指那副莫教授看中的画,很是炫耀道:“陈青灵,她是我的亲妹妹。”

杨绍卉:“……”

陈毛秀给她和沈树宝倒了酒,他翘着腿乐呵呵的道:“我的梦想呀,特别平凡,大家不高兴了,来我这儿散散心,高兴了也来我这儿庆祝下,其他的,我就没什么念想了。”

“杨博士。”陈毛秀举起酒杯,他做了个敬酒的姿势,眨了眨眼道,“等你实验成功,别忘了来我这儿。”

他笑着说,“我摘草莓给你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