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1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江深在25岁的时候终于摘得了法国现代芭蕾舞蹈联合社的金赏,这是他第一次获得了芭蕾舞国际赛事上的大满贯,上一个斩获此殊荣的是现今的“第一舞”刘星枝。

这消息不说举国欢庆,老家村里是真的上下放鞭炮了,沈树宝连夜出差赶回来,碰上了同样风尘仆仆的陈毛秀。

“你陪着青灵子弄完画展了?”沈树宝看到狗毛下意识问。

陈毛秀比他还急:“弄完了,她之前还跟朋友约好了在北京玩两天,知道这个消息也取消了,明天就回来。”

沈树宝笑起来:“消息是好消息,深子能不能马上赶回来还是个问题呢。”

陈毛秀:“他和白谨一还在一块儿?”

沈树宝:“人家陪着他去比赛的嘛。”

陈毛秀唏嘘道:“白二代也厉害啊,美国第一个中量级华人拳王,听说上个月的比赛,第八回合KO了里曼?”

沈树宝点头:“WBC的上一届中量级拳王,白谨一首次拿到了金腰带,国内报道说他明年要挑战WBO。”

陈毛秀叹了口气,不知怎的,突然笑着说了句:“他们真好啊。”

沈树宝没有说话,他只是伸出手,拍了拍陈毛秀的肩膀,问道:“农家乐最近生意怎么样?”

陈毛秀:“现在算淡季啦,明天也就来一个团……别说我了,你怎么样?产品大会学到什么没?”

沈树宝叹了口气:“能学到什么?还是继续研究变速箱呗,老外的精密零件又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学会的,我争取在没秃之前能研究出点结果吧。”

陈毛秀看了一眼他头发,同情道:“秃了也没事儿,咱们村的沈树宝,多帅的人呐。”

第二天来农家乐的团是一批XX研究院的人,陈毛秀一圈问下来发现都是高材生,最低都是研究生在读,其他好几个都是博士和博士后。

陈毛秀莫名觉得压力有些大,其中带队的女士姓杨,看着就很干练。

“麻烦问下。”杨绍卉的用词客气,表情却是端着的,“我主要来做水质实验的,这边离太湖近,能安排车吗?”

陈毛秀:“车没问题,我来开,你几点要出去?”

大概是没想到这位老板会亲自服务,杨绍卉多看了他一眼,还是说:“我计划六点就要出门。”

陈毛秀一点头,笑道:“没问题,明早是吧?我到点了来接你。”

杨绍卉道了谢,也不多说什么,转身回了民宿,同行的几个人居然都没睡,年纪最大的莫教授还招呼她过去。

“绍卉啊,你来看。”莫教授乐呵呵的,像是发现了什么宝贝似的,“这儿有陈青灵陈老师的画呢。”

陈青灵这名字杨绍卉听过几次,她对艺术届不熟悉,但莫教授却有这方面的情操爱好,其中国内绘画届近几年诞生的新星里,陈青灵可谓一枝独秀,作品以朴实、温暖、人性、自由而著称。

“她的画我收藏了不少。”莫教授凑近了画像细细打量,“这幅我之前看展时见过一次,打听了说是不卖的,没想到在这儿居然见到了。”

杨绍卉看了一眼,她虽然不懂,但也觉得画的很好,旁边年轻的学生倒是有些怀疑的问:“是真的吗?这画很贵吧?”

杨绍卉皱了皱眉,觉得这话说得有些过了,刚想反驳,就听到门口有人插了句嘴。

“这画是非卖品。”陈毛秀手里托着水果拼盘,表情淡淡的,口吻里听不出情绪,“算陈老师送给我的。”

莫教授“哎哟”了一声,热情的迎了上去与陈毛秀握手:“我也是陈老师的画迷,小老板好品味。”

陈毛秀痞里痞气的笑了下,嘴里说着“哪有哪有”招呼了一帮人过来吃水果,杨绍卉却总觉得他之前的话里有话,很是古怪的看了他一眼。

陈毛秀大大咧咧的朝她一笑:“杨博士吃些水果吧。”

陈家经营的农家乐叫“博艺堂”,包括了民宿、饭店、游玩、租车等一条龙服务,其中民宿总共有两套大别墅,八间房,都是陈毛秀和陈青灵亲自装修设计的,博艺堂在各大旅游网站上都很有名,网红打卡的必经之地,基本上每逢节假日或者旅游旺季都得提前半年预约,杨绍卉这次能订到也是沾了个淡季的光。

他们一行人订了一整套的别墅,起初杨绍卉对什么网红店并不感冒,总觉得只是营销广告打得好而已。

“这老板看着五大三粗的,没想到审美真不错。”与杨绍卉同屋的小宋洗完澡感慨道,“这别墅设计成这样可不是一般人能搞的,怪不得能成网红。”

杨绍卉无奈笑了下:“不就有几幅陈青灵的画吗,看把你们迷的。”

小宋:“不止是画,我怀疑这老板对芭蕾舞剧也有研究,胡桃夹子你知道不?就那种舞台设计的FEEL。”

杨绍卉:“我搞实验都来不及,没你们这么有钱有闲的高雅兴趣。”

小宋撇了撇嘴:“哎呀,你就是太没劲了,人要有梦想,偶尔放松放松,都出来玩了还实验实验的,多无聊啊。”

杨绍卉不知怎的,竟一时找不出话来回,她隐隐觉得好似被戳到了些痛处,却又不知这痛的到底是什么。

她突然想出去抽根烟。

结果没想到躲院子里还能碰到人。

陈毛秀穿了件背心,蹲在一方小土前面似乎在种什么东西。

“……”杨绍卉手里拿着烟,点也不是,不点也不是。

陈毛秀倒是先笑了,他变戏法似的拿出了个做成荷叶形状的烟灰缸:“需要火吗?”

杨绍卉见对方如此坦诚,尴尬也就消了些,她低头点上烟,笑了下:“我自己带了。”

陈毛秀于是没再说什么,把烟灰缸摆在一旁的太湖石桌上,回头继续挖他的土。

“你在种什么?”杨绍卉边抽烟边问他。

陈毛秀在月色下的脸似乎少了些白天的粗犷,多了份茧一样的柔软:“种草莓。”他挥了挥锄头,“杨博士要不要看看?”

杨绍卉摆了摆手:“别老博士博士的叫我,听着怪奇怪的,又不是什么好话。”

陈毛秀惊讶的挑了下眉:“博士怎么不好了?”

杨绍卉苦笑了下:“女博士,30,未婚,你觉得好?”

陈毛秀乐了:“没什么不好的,博士一听多厉害,有文化,我这文盲只会羡慕你。”

杨绍卉也不知对方是真心的还是讽刺,有些尖锐道:“有什么好羡慕的?难道不是我这种人只会读书?”

“会读书还不厉害?”陈毛秀站起身,他的表情在夜色下有些认真,“我好朋友从小读书就是顶尖的好,他考上大学村里都会放鞭炮庆祝,这么骄傲的事儿,谁不羡慕。”

杨绍卉两指夹着烟,竟是又被说的没了话,她僵硬了半天,最后也只能烦躁的抽了一大口烟。

“我实验遇到了些瓶颈。”她突然道,不知是说给陈毛秀听还是自己的听的,“就突然觉得怪没意思的……不知道自己现在做的有什么意义。”

陈毛秀眨了眨眼,他没说话,只微微弯腰半蹲下身,动作轻柔地拿走了杨绍卉手里那最后的一点烟屁股,小小的红色的火星子被他按灭在了碧绿色的“荷叶”上。

“杨博士早点睡。”陈毛秀抬起头,他的眼里仿佛染了一抹月色,“明早我还要来接您去做实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