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9 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艾来曾经的三美,沈君仪已经坐在神坛的王座上十年不曾下来过,国内梁老在前,他那一辈的辉煌刚过去,沈君仪便扛起了大旗,盘活了国内一度低迷的芭蕾舞届,成为了举世公认的“第一舞”。

在他之后,便是更加年轻的艾来与周洛祥,三人虽同属师兄弟,但沈君仪仍是一坐难以翻越的高山,他光芒炽盛,几乎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周洛祥本是三美中公认评价最中庸的,他没有沈君仪极致的舞蹈技巧,也不如艾来编演的天赋和体验情感,他什么都平平,却不想现如今倒成了沈君仪之外,第二个大满贯(所有AB类国际奖项都得过金奖)的舞者。

沈君仪是维也纳比赛的评委,这一场比赛,他把自己那一票也投给了周洛祥。

“第一舞”这个称号的后缀,时隔这么多年,终于是换了别人的名字。

刘星枝银赏的表现自然也是精彩的,他与周洛祥站在一块儿接受媒体采访,两人状似友好的并肩而立,周洛祥阴柔秀美似一朵开得极盛的桃花,他搂着刘星枝的肩膀,全然一副长辈对待小辈的态度。

“江山代有才人出,小辈们这么努力,我这个做长辈的自然也不能落后了。”周洛祥笑语晏晏,他看向刘星枝,意味深长的拍了拍对方肩膀,“加油啊星枝,我等着你呢。”

刘星枝多骄傲一人,被他这么一激差点笑容都没维持住,咬牙谦逊道:“我还有许多要向前辈学习的地方。”

周洛祥看着也极为真诚:“大家都是同门,何必这么客气。”

采访结束后,沈君仪去后台休息室晃了一圈,并没有找到刘星枝,他在走廊上与周洛祥撞了个正着,虽然不待见对方,但公共场合翻脸就走人总容易落人口舌,更何况周洛祥对他向来亲热敬重,没有半点的不规矩。

“师兄!”周洛祥很远就瞧见了沈君仪,又是主动打招呼,急着跑过来,“师兄在找星枝吗?”

沈君仪僵硬了半晌,最后还是“嗯”了一声:“他大概去见舞迷了,不在休息室。”

周洛祥看着他,笑起来:“师兄这是终于肯同我好好说话了。”

沈君仪皱着眉,他撇开眼,淡淡道:“艾来不怪你,我也没资格怪你。”

周洛祥笑眯着眼,点了下头:“师兄不怪我了就好。”

走廊上又有记者过来,看到他们两站在一起自然要上前来拍照,周洛祥本意要拒绝,不想沈君仪居然自然摆出了拍照的姿势。

“周首席靠近一点啊。”记者笑道,“两代‘第一舞’,世纪同框啊。”

刘星枝和舞迷见面的时间很短,他输了比赛心情不佳,也没功夫应付太多,就连蒲先生到了都没见着他的好脸色。

安慰人的活其实不好做,但又不能真的什么都不说,只能老生常谈一般劝些“胜败乃兵家常事”的话。

刘星枝手一挥,也不知是赌气还是说真话:“输了就是输了,是我技不如人,周洛祥的确跳的好。”

沈君仪因为舞坛地位太过崇高,艾来则又困于伤病,许多业内专业大佬都曾有过一个担忧——等沈君仪年岁渐长之后,盛世一过,接下来的国内舞坛是否会又会再次低迷,满目疮痍、青黄不接。

刘星枝早早就有了这方面的觉悟,他自负天才,从小的目标就是接下沈君仪的衣钵,将国内的芭蕾舞团振兴光大,能在历史上百年长青。

而如今,周洛祥无疑是给了他当头一棒。

这人看着阴柔瘦弱,低调不显,外界评价也是毁誉参半,向来不得媒体欢心,多是说此人急功近利,心术不正。

当年来仪三美的纠葛,周洛祥便是那“忘恩负义”之人,业内更看好的艾来折舞后,不少人都对他申讨一片。

周洛祥不辩也不解释,去了北京自立门户,这么多年来频频与沈君仪正面对抗打擂台,虽说输多赢少,但这不服输,又莽又肛的架势倒是平了不少争议。

这次维也纳比赛结束,媒体还给了周洛祥一个似贬实褒的说法,讲“周娘娘”气性大,“正宫”位子得坐百年,谁想把他拽下来门都没有。

之后周洛祥偶有一次还回应了这说法,口吻含笑却也认真:“倒也不是赖着位子不走,只是觉得我还能跳,盛世不能在我这儿终结,小辈们也好有个目标,努力跳上来。”

他看着采访人,笑的如花明媚:“我得在这儿,等着他们来。”

刘星枝都能猜到媒体会怎么写,当然他这次输的其实并不丢人,跳的很精彩,但不甘心也是真的,以至于江深打电话来找他时,响了很多声他才接起来。

“你在哪儿?”江深问。

刘星枝坐在行李箱上,语气有些恶劣:“你猜。”

江深抱怨道:“师兄你别开玩笑了,师父和周老师都回来了,你却不回来,不跳舞了吗?”

刘星枝像是憋着一口气似的,突然道:“我不跳了。”

江深:“?!”

电话里远远传来火车的呼啸声,刘星枝那头人声鼎沸,乱哄哄的吵成了一片。

“我回大草原了。”刘星枝的声音清晰的传进江深的耳里,“去骑马放养割草。”

刘星枝最后笑着说道:“再见,江深。”

沈君仪在办公室里安排明后年的赛程,江深跑进来时他倒也不惊讶,抬了抬眼,没什么表情地问:“怎么了?”

江深急的话都差点没说清楚:“师、师兄,他说,那个他跳舞,不跳、跳了?!”

沈君仪冷着脸:“他这么和你说的?”

江深拼命点头。

沈君仪重新把头低了下去:“我批了他一年的长假修整状态。”

江深瞪圆了眼睛:“一、一年?!”

沈君仪:“你羡慕也没用,这一年你都要替你师兄出国比赛。”

江深:“……”

荆落云再打刘星枝电话时已经怎么也打不通了,江深在旁边等得直冒汗,忍不住问:“他不接吗?”

荆落云叹了口气:“之前他脚踝受伤也回家休了半年,的确找不到人。”

江深整个人都垮了下来。

“刘星枝不可能不跳舞的。”荆落云安慰他,“你师兄就是欺负你着玩儿,别放心上。”

江深看了荆落云一眼,有些真的生气道:“师兄太讨厌了。”

荆落云忍俊不禁,伸手摸了摸他脑袋。

沈君仪说要江深出国比赛并不是闹着玩的,江深年底就满十八岁了,除了赫尔辛基,他能参加几乎所有国际A、B类的芭蕾舞大赛成年组赛事,结果就是一年排的满满当当挪不出一点空隙来。

白谨一也只能乖乖呆在美国,他们一个满世界飞,一个专心打职业,每个月抽出几天来小聚一下。

幸好第二年的六月有一场美国杰克逊国际芭蕾舞赛事,江深终于能有二十几天都和白谨一待在一起。

打完拳回来的白谨一看到江深站在落地窗前面打电话,听了半天对面似乎没人接,江深只能又泄气的挂了,他回头看到白谨一,露出笑容:“你回来了?”

白谨一:“刘星枝还不接电话?”

江深叹了口气:“嗯。”

白谨一不说话,他靠近了江深,把人从背后抱起,放到了自己腿上。

“你现在该想比赛的事情。”白谨一平静道,“不该为别的人分心。”

江深低头看着他,忍不住笑道:“我也没分心……再说不有你嘛。”

白谨一挑了下眉:“我让你分心了?”

江深伸出胳膊搂住白谨一的脖子,他亲着对方的嘴唇,嘟囔道:“不,你让我一心一意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