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6 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乡下的大年刚过,年味儿还浓的散不去,车站旁的小书店就已经开张了。

老爷子没啥事做,一早就起来铲雪扫路,顺便动动筋骨,忙完这些活儿,起早去串门拜年收红包的小孩儿也纷纷跑来找他。

“爷爷!爷爷!”七八岁的孩子精力旺盛,很少有江深小时候那种偏安静的,老爷子放他们进去,还怕冷着,烧了个炭火盆子。

“要不要吃糖?”老爷子问。

小孩们都穿着棉袄,肿的跟球一样:“要!”

老爷子拿了牛轧糖出来,分了他们几个,吃了糖的小孩儿们都钻到里面去看漫画,老头自己躺在门帘里面,阳光正好烘的人暖洋洋。

智能手机照片存多了有点卡,老爷子打开微博的速度慢了些,但他也不急,戴上眼镜眯着找自己关注的超话,点进去时又转了一会儿,里面孩子大声喊他:“爷爷!小英雄的漫画在哪儿啊?”

老爷子不耐烦道:“你上次自己放哪儿的?”话是这么说,还是走进去给小孩儿找了出来。

微博超话终于是打开了,老爷子看到了置顶最热门的一个。

“这届洛桑成绩出来了!大家快来找我们小天鹅啊!!”

老爷子眨了眨眼,没明白什么是“洛桑”去翻评论的时候看到有人在底下发了评论。

“洛桑芭蕾舞国际大赛:【链接】,这是官网公布的成绩地址,不过是法文的,跪求法语系大佬!”

老爷子“嚯”了一声,整个人猛地站了起来。

在他旁边不远处看书的小孩儿吓了一跳,抬起头懵懂的问他:“爷爷怎么啦?”

老爷子没答话,颤颤巍巍跑里面去翻箱倒柜,结果只找到了一本英文词典,泄气似的“哎”了一声。

他又重新跑出来,戴上围巾和帽子,出门前想起什么,折过身凶巴巴地威胁道:“乖乖看书,不许惹事,要不然不还你们的租书钱!”

孩子们:“……”

平时去村里的柏油马路看着不长,但一有急事就觉着耽搁了,老爷子年纪大,走快了还吃力,扶着路旁边的杨柳树喘了会儿气,正准备继续走,身后突然传来了汽车的喇叭声。

陈毛秀降下车窗,坐在驾驶座里喊他:“爷爷,你怎么在这儿?!”

老爷子看见他像抓到了救星:“快、快送我去江家!”

沈树宝从副驾驶下来扶他,忙着问:“出什么事了?”

老爷子上了车,催促着陈毛秀快开,他挤在两前座的中间,掏出手机来给沈树宝看:“洛桑国际芭蕾舞大赛,深子去比赛啦,结果出来了,我不懂法文,看不明白,树宝你读书聪明,你懂不懂?”

沈树宝还是第一次知道这消息,今年江深说不回来过年他们早都习惯了,电话里对方也没说要去参加什么比赛,没想到是这么大一件事。

他接过老爷子的手机打开官网链接,里面果然是一长串的名单,因为看不懂,沈树宝只能再拿自己的手机出来逐字逐句的翻译。

陈毛秀边开车边焦急的问:“成绩怎么样?”

沈树宝翻译了半天才说:“这是初赛的名单,总共有十九个国家,80人参与。”他继续往上翻,看到了一个相对人数较少的名单,“决赛名单,只有20个人。”

老爷子紧张道:“有深子吗?”

沈树宝一个一个看下来,陈毛秀不知道怎么开车的,还没到地方就一个急刹,老爷子“哎哟喂”了一声,沈树宝整个人差点撞挡风玻璃上,气道:“狗毛!你开什么车呢!我还没找到人呢!”

陈毛秀嚷嚷道:“我也急啊!你没看到前面鸭子过马路啊!”

柏油路的中间一只大鸭子后头跟着一串小鸭子,边扑着翅膀边迈着八字从陈毛秀的车头前面过去。

一车老*屏蔽的关键字*人只能干看着,喇叭都不敢按了催促。

“找到了没?”老爷子在等鸭子的间隙中间问道。

沈树宝盯着手机,看到第九个名字时大叫起来:“找到了!江深!肯定是他!”

陈毛秀挤过来脑袋:“20名内吗?!进决赛了?!”

沈树宝点头,他深吸了一口气,抖着手去开最后一个决赛网页:“我刚查了,决赛是排名次的,只看前八名,不知道深子第几。”

“你说什么废话呀。”狗毛急得要死,“快看深子第几啊!”

结果不知道怎么回事,外网怎么也打不开。

“完了……”沈树宝喃喃道,“卡了。”

老爷子突然半起身,指着前面大声道:“鸭子走了!鸭子走了!”

陈毛秀重新发动了车子,一脚踩下油门:“坐稳了!我们回去连wifi!”

因为昨儿刚过年的原因,村里不少人家都关院闭户准备睡个懒觉,沈树宝和狗毛则是因为去城里会友才不得已起了个大早,陈青灵听到车子声音时还迷迷糊糊的躺在床上,她去年9月刚考上的川美,今年算是作为大一新生过的第一个年。

“我哥回来了?”苗花儿进房间时,她抱着被子问道。

苗花儿惊讶道:“你怎么醒啦?”她笑起来,“回来了,也不知道什么事儿,咋咋呼呼就冲江家去了,你要不要去看看?”

陈青灵皱着眉想了会儿,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我去看看。”

苗花儿“哎哟”了一声:“你把袜子穿好了,外头冻呢。”

陈青灵睡衣也没换,外头就套了件大棉袄,披头散发的跑去隔壁江家,Tony鸡正在院子里昂首挺胸的散步,看到她咕咕了两声。

“Tony~”青灵子朝它飞了个吻,“你真漂亮今天。”

夸完了鸡,陈青灵便进了江家的客厅,陈毛秀正巧就在门边上,抬头看到她吓了一跳:“你怎么来了?”

陈青灵瞪着他:“我不能来啊?”

陈毛秀下意识低头看她的拖鞋:“你袜子穿了没?”

陈青灵受不了她这事儿妈哥,伸出脚来给他看,陈毛秀忙蹲下身又把她脚给塞了回去:“知道了知道了,藏藏好,女孩子不能冻着的。”

两人正在门口说着话,屋里的沈树宝突然大叫了起来:“江深!找到了!决赛江深!”

陈青灵只觉得自己一阵风似的被狗毛拉了进去,租书店的老爷子也在,激动的话都说不出来,谭玲玲的表情也是懵的,呆愣愣看着笔记本电脑上的网页。

狗毛和青灵子挤到了沈树宝的身后,沈树宝握着鼠标的手一直在抖,滑了几次才滑到页面的最上头。

只见一个金色的舞蹈标志挂在了“ShenJiang”的名字前面,排在了八名舞者的第一位。

谭玲玲指着电脑,结巴道:“这、这什么意思?”

陈青灵捂着嘴,眼泪霎那间夺眶而出,沈树宝转过头,他激动的有些哽咽,深呼吸了好几次,才算能镇定道:“阿姨,江深得了金赏,洛桑国际芭蕾舞比赛的第一名,中国舞者!”

谭玲玲显然还不敢相信,她张了几次嘴,话还没出口,客厅里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去接啊!”老爷子催她,“说不定是深子呢?!”

谭玲玲看了几个人一眼,跌跌撞撞的跑去客厅接电话,沈树宝、陈毛秀和青灵子也簇拥着老爷子一块儿跟了过去。

众人特别滑稽的围着一个电话机,盯着谭玲玲打电话。

对面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江深,谭玲玲听着说着眼眶就红了,她眼泪像是停不住,笑容却又高兴极了,转头朝着沈树宝和陈毛秀道:“去!买鞭炮去!今晚都在阿姨家吃饭庆祝深深得金奖了!”

陈青灵再也没忍住,抱着哥哥放声大哭,边哭边抹着眼泪,谭玲玲将电话塞她手里,江深在电话另一端,笑着喊她:“青灵子,你别哭呀,你该高兴,我得奖了呢!”

陈青灵听到他声音哭的更凶了。

沈树宝哭笑不得只能接过电话,问道:“你什么时候回来?”

陈毛秀为了能听见,急的直吼:“开免提啊!开免提!你们傻不傻!”

老爷子在旁边赶忙按下了免提,只听江深道:“我下个月就回来,白谨一和我一起回来!”

“还有一个大好消息。”江深在电话里的说,他的语气似乎比自己得奖了还要高兴,“白谨一正式加入美国的职业拳击联盟了,他要拿金腰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