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3 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江深睡沙发这件事,一开始并不在白谨一的考虑范围内。

公寓一百多平,虽然买的不算大,但好歹也有三个房间,除了一个衣帽间外,一个房间正常起居,一个房间被改用做了运动健身,白谨一和江深都属于专业运动员身份,这样的配置对谁都合适,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打从江深第一天在沙发上倒了时差后他就一副常驻沙发的架势,从没主动想要搬去白谨一房里的意思。

“你怎么不睡床上去?”白谨一之前不是没有提过。

江深倒是回答的吞吞吐吐的:“我大早上要起来练功……怕吵着你。”

白谨一当时正在咀嚼一块牛肉,他吞咽的动作稍顿,过了一会儿才慢慢道:“我不会嫌你吵我。”

话是这么说,但当天江深仍旧是没有选择进房间,白谨一半夜躺在自己的床上,盯着房门看了许久,最后才不得不有些恼怒的闭上了眼睛。

保姆一般烧好饭就会走,自从江深开始减重,老美的很多糖类食物和黄油冰箱里就都看不见了,江深在餐桌边上撕着鸡肉,看到白谨一出现在玄关时自然露出了笑容:“你回来啦?”

白谨一点头,他的目光落在江深的腿上,对方还穿着舞鞋,半踮起脚,有规律的一上一下,过了一会儿又换一只,继续同样的动作。

“你要牛肉还是鸡肉?”江深问。

白谨一凑到他身后,一手扶住对方的后腰,江深轻微一颤,倒也没躲,只不过后颈慢慢红了起来。

白谨一看在眼里,不动声色道:“鸡肉。”

江深“哦”了一句,他加快了撕鸡肉的动作,也不踮脚了,就老老实实的站着。

白谨一看着他撕了一会儿,突然问:“你今天做什么了?”

江深:“要选参赛的曲子,之后还要编舞,我还没想好。”

白谨一皱眉,嘀咕道:“事儿真多……”

江深笑了起来:“那你晚上先休息,不用管我。”

白谨一看了他一眼,没说话,客厅里的沙发上还堆着江深盖的毛毯,有明显的被人睡过的痕迹。

“你要不要先喝点东西?”江深见他盯着沙发有些尴尬,转移话题道,“我今天买了草莓汁。”

白谨一撇了撇嘴,他放开江深,转头去开冰箱,果然看到两瓶新鲜的草莓汁,于是拿了一瓶出来,边走边拧着盖子。

江深暗暗松了口气,将撕下来的鸡肉拌在生菜里,他一抬头就看见白谨一站在沙发前面,手里晃着瓶子。

江深:“?”

白谨一的动作很慢,扬起的手腕像加了时间轴一样,就连草莓汁落下的速度似乎都给了特写,红色的液体像盛放的花,大片的落在了沙发和毯子上。

“脏了。”白谨一面无表情的凑着瓶口,他仰起头,喝完了剩下一半的草莓汁,轻描淡写地道,“明天让家政去洗,你今晚睡我房间。”

江深:“……”

粘腻深红色的液体当然不好清理,江深只能将脏了的毯子和沙发罩子堆在旁边,空气里充斥着草莓的沁香味道,连无油无盐的鸡丝吃在嘴里都好像是甜的。

他不敢看餐桌对面白谨一的脸,但明显能察觉出对方心情很好,难得边吃饭边刷着微博。

“那洗了……明天能干吗?”江深吃了会儿饭,像是终于攒足了勇气,鼓起劲儿问道,“我还要睡呢。”

白谨一挑起眼睛看他,有些不高兴:“你要睡什么?这沙发太大了,占地方,我明天就把它换了。”

江深这回是从脖颈直接红到了脸上,嘟囔道:“和你睡我怕睡不着……”

白谨一装作没听见这话,他把手机翻过来,指着一个视频道:“你上微博,进你超话看看。”

“?”江深不知道他指什么,自己打开了微博,点进去超话。

今日最热门的是一段他在舞蹈房跳舞的视频,主角之一正是一起排演的Chils。

白谨一似乎已经看完了,他托着腮,将视频放大后又播了一遍。

“你演的他女朋友?”他边看边问。

江深也在看,不怎么在意道:“练习嘛,什么角色都要跳的,你看这个托举,是不是很厉害?”

白谨一:“把你举起来吗?”

江深点头:“对呀。”

白谨一又安静的看了一会儿,半天才淡淡道:“我也能把你举起来。”

江深一脸的莫名其妙:“啊?”

“像他那样把你举起来。”白谨一伸出手,学着视频里的动作,慢慢举起胳膊,“我也可以,你要不要试试?”

江深其实不太明白事情怎么会发展成了现在这样的。

吃完饭洗好盘子后两人还各自洗了澡,白谨一进了房间居然都没忘了托举的事情,他站在床边上,表情很执着:“你可以跑向我。”

江深哭笑不得,哄人似的劝道:“你没专业练过,不能乱举的。”

白谨一不说话,只是伸出手。

江深没办法,他穿着普通的T恤加短裤,装模做样的跑了几步,等到白谨一面前时,对方毫不犹豫地扣住了他的腰线。

“……!”江深只觉得下半身一轻,整个人的视线瞬间拔高,他被轻松举过了白谨一的头顶,为了保持住平衡,堪堪撑住了对方的肩膀。

白谨一仰头看向他。

江深咽了咽喉咙:“嗯……转一圈?”

白谨一托举着他,原地缓慢的转了一圈。

江深笑了起来。

白谨一忍不住问:“你笑什么?”

“没有。”江深轻咳了一下,他慢慢松开撑着白谨一肩膀的手,挺起胸膛,展开双臂,绷直了腿部将整个人的重量都交给了对方。

白谨一维持着托举的姿势,从他这个角度可以清楚的观察到江深的体态,从脖子的线条到肩膀到手臂,胸膛腹部以及迷人的三角带,江深像一只优美的天鹅,曲下了高贵的颈项。

他示意白谨一将他慢慢放下,然后伸出双臂柔软的环绕住了对方的脖子,他脸贴的白谨一极近,整个人半挂在了对方身上。

江深半垂下眼,目光游弋在白谨一的唇上,然后慢慢歪过脑袋,用自己的唇瓣轻轻蹭了上去。

白谨一开始没张口,等他蹭了一会儿才慢慢道:“你和别人跳舞也离这么近?”

江深憋着笑:“怎么可能……那些都是借位啦。”

白谨一“哼”了一声,他按住了江深的脑袋,有些凶狠的咬住了对方试探进来的舌头。

【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