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0 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刘星枝再度奉献了一场超越自我的演出,他的脚尖技术已至臻镜,肌肉的控制更是让国内现代芭蕾舞的很多舞者望尘莫及,他舞出了真正的神性,让人仰望倾倒。”

“刘星枝这次打破了业内对他的质疑——所谓的‘表现力不足’,他的情绪被完全释放,不得不提的是江次席的表现,正是因为江深的出现,才激发了刘星枝更强的表演欲望,让他的这场初舞更加完美。”

“中国现代芭蕾舞界的三位新杰,两颗已经在国际上名气斐然,大放异彩,另一颗正在冉冉升起,来仪不愧是曾经出过沈君仪,周洛祥,艾来这类国内顶尖舞者的三美圣地,经久不衰。”

…………

荆落云将这些纷至沓来的赞美细心的收集起来,她给江深和刘星枝都备了一份,除了杂志报纸,网络上的信息更是爆炸,刘星枝和江深的视频还一度被刷上了微博热搜,芭蕾舞圈不算太大众的圈子,这么热起来还出了圈也是挺出乎意料的。

“初舞”的成功,让来仪上上下下欢天喜地像过节似的,沈君仪干脆给大部分学生都放了假,江深当然也有假期,只是一时不知该干什么。

白谨一陪着他在来仪的舞蹈房练功,只有两个人的时候,气氛明显的不太对劲。

江深面对着落地镜下腰劈叉,他弯腰去碰另一边的脚趾,看见镜子里白谨一望向自己的眼神。

白谨一并不是个热乎的人,整个平时的气质就像一把打磨锋利的薄刃,打拳击的总讲究要有煞气,震慑对手,控制自己,但面对江深,白谨一再冷,都化成了一抹淡淡的凉柔。

他撑着脑袋,看江深的脸慢慢红起来,有些恶劣道:“你不专心。”

江深闭着眼不去看他,半晌,听到白谨一轻笑了一下。

“既然放长假了。”白谨一低声说,“你要不要陪我去美国?”

办护照的手续并不复杂,再加上芭蕾舞者的身份加持,签证很快就下来了,江深这是第一次出国,谭玲玲千叮咛万嘱咐让他不能给白谨一添麻烦,还想着去美国要不要带个电热水壶。

“那边和我们用电都不一样。”谭玲玲担心道,“要不要带个转换器啊?”

江深只好说:“白谨一在那边都有房子的,啥都有。”

谭玲玲眨了眨眼:“买的房子吗?”

江深点头:“对。”

谭玲玲有些匪夷所思,愣了半天才嘀咕道:“我干儿子这么有钱的嘛……”

将江深送去机场,白谨一已经等着了,虽然两人差不多年纪,真往细了算白谨一可能还小一些,但大概是性格身材摆在那儿,周围人都会将白谨一彻底当成个大人来看。

谭玲玲跟托孤似的,一副“我从此把儿子交给你了”的慈母表情,没啥太大留恋的送两人进了安检,江深正准备脱了外套检查,身后突然有人接了过去,他原本以为是白谨一,结果一回头就看到一张像梦一样的脸。

艾来接了他的外套,顺手放进了检查箱子里,朝着江深惊吓的表情打了个招呼:“嗨。”

白谨一也没想到,他和江深的二人世界还没开始就被人给彻底终结了,艾来的座位就在他们旁边,非常熟练的拿出一套飞机上的过夜设备,在拉上眼罩前,他对着两人粲然一笑:“下飞机见啊。”

下了飞机他们还真的又见面了……

白谨一原本还怀抱希望,把江深带回公寓应该就遇不到这人了,结果艾来的公寓离得也不远……

“我舞蹈工作室也在洛杉矶。”艾来看着江深道,“我把地址发你,明天记得来报道。”

江深只能抖抖索索着答应。

白谨一气的脸都青了,却一点办法都没有,江深还要倒时差,强忍着睡意熬过了白天,晚上白谨一刚把床整理出来,江深就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

“……”白谨一居高临下的看了他一会儿,蹲下身,捏了捏对方的脸。

江深迷迷糊糊抓着他指尖,嘟囔道:“困……”

白谨一没把手抽回来,说:“去床上睡。”

江深没动,他实在是困极了,脸颊像小动物似的蹭着白谨一的掌心,又睡了过去,这回是彻底睡沉了,白谨一再说了什么他也没能听见。

一觉睡到大白天,江深醒过来时发现自己还躺在沙发上,保姆见他醒了,端了午饭出来,说白谨一已经去了拳馆。

“我能去拳馆看他吗?”江深边吃边问。

保姆也是中国人,笑着道:“当然可以,我这就帮您去安排司机。”

迈威瑟的拳馆要穿三四个街区才能到,江深第一次来美国,整个人贴着车窗玻璃看风景,眼珠子都恨不能抠出来一起帮忙,司机将他送到拳馆门口,老远就看到已经等候多时的苏芳。

“白谨一说你要来,特意让我出来接的。”苏芳笑道,她打量了一遍江深,又说,“你变了好多。”

江深摸了摸自己的脸,不解道:“有吗?”

苏芳:“不是长相,是整个人的感觉。”她掏出手机,“你之前跳舞的视频我也看了,跳的真好。”

自从“初舞”跳完,江深就体会了一把所谓名人是什么感觉,除了线上线下铺天盖地的赞美外,他的超话里阅读量,粉丝量和发帖量都是呈几何倍数的增长,当然更直观的还是在圈内真正舞迷的增多,他现在也和刘星枝还有荆落云一样,每周会固定收到礼物和花束。

可就算如此,江深被当面夸彩虹屁时还是会不好意思,苏芳这么一说,他脸又控制不住红了起来。

苏芳领着他进了拳击馆,像迈威瑟这样的名人俱乐部,每天都可谓是济济一堂,除了拳手外,还有各种星探和经纪人,目的都是挖掘“明日之星”“世纪拳王”的。

“今天白谨一有业余赛,所以来的人特别多。”苏芳带着他进了后台休息室,白谨一正坐在里面听迈威瑟的赛前指导。

未满18岁前,很少有拳手去打职业联盟,就连迈威瑟这样的传奇天才当年也是19岁才正式进入职业拳坛,而业余赛就是在此之前给拳手们训练和积累经验的过程,白谨一来了这么久,已经打了有三四十场迈威瑟给他安排的业余赛,他是极为少见的亚洲拳手,打的还是轻量级和次中量级,这样“励志”的剧情,自然会引来多方瞩目。

迈威瑟似乎是讲完了,白谨一才转头看到了江深,他挑了下眉,招手让人进来。

“他是你朋友?”迈威瑟用英文问道。

白谨一却是用中文答的:“我男朋友。”

苏芳似乎并不惊讶,替他翻译了,迈威瑟笑起来,比了个大拇指,留下他们两人出了休息室,苏芳边关门边道:“只有10分钟哦,抓紧了。”

“……”江深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惊慌的结巴道,“苏、苏芳姐她、她知道……”

“她是我经纪人。”白谨一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这种事情自然要第一时间告诉她。”

江深张了张嘴,他虽然感情世界单纯,但也不是涉世未深,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儿了,同性恋在国内不算惊世骇俗但也没到人人都能接受的地步,白谨一却能如此坦然,是江深之前完全没意料到的。

江深嚅嗫道:“那你父母……”

白谨一:“我妈大概知道了点,但也没说,家里都是她说了算,既然能送我出来打拳也知道你陪着,应该是默认的。”

江深:“……”能这么容易就接受儿子同性恋的家长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挺可怕的……

“再说你父母那儿我都是干儿子了。”白谨一套上拳击手套,将手伸到江深面前,“礼尚往来,你也是我们家的干儿子。”

江深抱着白谨一的拳头对他那一通“歪理邪说”有些无可奈何,他想了想,低下头,嘴唇贴着对方的拳套轻轻的吻了吻。

“希望你今天也能赢得比赛。”江深闭着眼,虔诚的祈祷,“然后平安的回到我的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