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9 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芒草》讲的是一位蒙古少年成为神佛的故事,六世活佛席力图召在希拉穆仁草原转世,他脚踩金铃,发如鹰羽,少年炙热的胸膛像燃烧着的火焰,足尖之下绽开了不败的莲花。

刘星枝的目光无痛无喜,慈悲怜悯,仿若高高在上的神祇,他脚踝上的金色铃铛随着他的舞步轻轻晃动,伴随着婉转悠扬的马头琴声,“活佛少年”席力图召伸展开肩膀拥抱天空,他背部的肌肉线条美得如刀刻一般。

席力图召仿佛从满天霞光中而出,他走过青草地,最后来到了牧羊少年乌恩的面前。

一束光打在了江深的身上,他背对着台下,脊背挺直,席地跪坐,紧绷的肩膀上一左一右画着鹿与狼的图腾。

鼓点声渐起时,少年乌恩,动了。

台下的谭玲玲几乎无法相信这是她的儿子,她整个人激动的微微有些颤抖,克制着转头去看自己的丈夫。

江落山的眼眶通红,他满含热泪,一动不动的看着台上跳舞的人。

江深又一个哥朗得日代(Grandjete,大跳凌空跃)几乎横跨了半个舞台,他的肌肉线条虽没有刘星枝那般深刻,但却柔韧挺拔,单脚半立起足尖时,腰肢力量饱满充沛,衬托着上半身优美的蝴蝶骨,连肩膀两边的图腾似乎都活了起来。

在密集的鼓点声中,活佛席力图召与牧羊少年乌恩共舞,他们的身躯交错,目光相会,一个安静无声,一个热烈奔放。

刘星枝跳出了无垠天际的自由,而江深跳着广袤大地般的深沉。

群舞上台,活佛与少年漫步至舞台中央,两人的汗水像晶莹碎落的星子,席力图召将自己的金玲摘下,送给了乌恩,少年虔诚的低下头,他挺直了脊梁,背对着台下,肩上的图腾将永不熄灭。

帷幕拉上时,舞台下有整整两秒的鸦雀无声,随后梁老与周洛祥同时站起身来鼓掌,其他人才反应过来,整个剧场在转瞬间沸腾了起来。

宋昕和青灵子两人抱在一起,哭的几乎不能自已,谭玲玲得靠白谨一搀扶着才能站稳,江落山抹着眼睛,无声的流泪。

白谨一其实受到的震撼不比其他人小,他许久未见江深,一来就看了这么一场惊世之艳的芭蕾舞剧,这可比他自己在拳台上打出KO更令人兴奋激动。

帷幕不来开,舞者还未出来谢幕,舞台前边就已经聚了一众□□短炮,准备采访。江深下来后场时还无法从共情里抽离,连看刘星枝的眼神都充满了敬畏与崇拜。

刘星枝叹了口气,伸手用力点他脑袋:“醒醒啦,你这习惯得改改,要不然早晚要出事。”

江深晃了晃头,懵懂的“啊”了一声。

荆落云递给两人毛巾,细声细气的温柔道:“擦一擦脸,还要上台谢幕,记者问问题呢,你们今晚表现太好了,明天大概彩虹屁得吹天上去。”

刘星枝得意的哼了一声,他看着江深一副还在状况外的样子,无奈的搂过师弟的肩膀,指着台下道:“江深,好好看着那些人。”

江深:“?”

“他们为你的灵魂折服,拜倒在你的足尖之下。”刘星枝的声音充满了骄傲与自负,“你就是他们未来的光芒。”

因为观众过于热情,刘星枝领着江深谢了有七八次幕,捧花束都捧到手软,江深没有一丁点的采访经验,问他的大部分问题都是刘星枝和荆落云替答的,当然今晚主角仍是刘大首席,他向来是各大媒体的宠儿,不论是舞蹈还是脸蛋。

白谨一一行人以亲友身份被提前请去了庆功宴,这时候大家的情绪才冷静一些,租书店的老爷子还跟几位“瑶台仙女”凑一块儿看着刚拍的照片,大休息房里的侍应生上来提供酒水和甜点。

前方的采访终于结束,沈君仪和艾来领着主舞们下来,江深妆都没来得及卸,看到白谨一整个人从眼神到脚趾头都亮了起来。

白谨一下意识张开手臂,接住了扑过来的江深。

刘星枝在一旁牙酸的“啧”了一声,荆落云笑的意味深长,其他人倒是都没往歪里想,只当他们许久不见,感情深厚,抱了一会儿江深才从白谨一的身上下来,又跑去搂住谭玲玲和江落山,这么一搂就没完没了了,狗毛和沈树宝都忍不住过来凑热闹,青灵子和宋昕毕竟是女孩子还有些矜持,不过到最后也是各抱一下,半天都不舍得撒手。

与江深朴素的亲友团阵容相比,刘星枝的后援会那真叫一个丰富多彩,白谨一帮着江深卸妆时,荆落云就在旁边与他们八卦。

“那位就是蒲先生。”荆落云小声的指着各大金主,如数珍家般说道,“他是刘星枝第一VIP舞迷。”

江深惊讶道:“还有二三吗?”

荆落云:“那只二三呐,刘星枝给他们排了号,差不多都有一个营了。”顿了顿,师姐很是痛心的补充道,“排号标准就是砸钱程度。”

“……”江深忍不住感慨,“师兄这是掉钱眼子里了么?”

话是这么说,但那位蒲先生倒是看不太出有多财大气粗的样子,年纪应该过了30,气质说不太上来,穿的衣服料子是好,看着也该是订制的,只不过主人的体形孱弱有些撑不起来。

江深正盯着他看,蒲先生突然转了过来。

白谨一皱了皱眉,就见蒲先生端着酒杯朝他们走了过来。

“白少爷。”蒲莲是知道白谨一的,不如说他清楚白家家业,互相之间也有些生意往来。

白谨一还算耐着性子“嗯”了一声:“蒲先生。”

蒲莲的五官生的浅淡,像水墨画上去的一样,他一笑眼尾便多了几缕褶皱,有些显年纪:“今天江次席跳的真好,我在台下都看的万分感动。”

江深赶忙谦虚道:“哪有……师兄跳的更好。”

蒲莲愣了下,倒也不否认,他抿着唇有些羞赧道:“星枝当然是最好的。”

江深听他这么讲其实并没有太大感觉,白谨一却觉得刺耳,冷哼了一声,阴阳怪气道:“蒲先生这是粉丝滤镜太重了吧?”

江深:“……”

荆落云:“……”

这种时候,自然谁都不想看到二次元线下的粉头大战,江深正头痛着不知该怎么应付,刘星枝终于是来了。

跟花蝴蝶似的跑完满场的刘大首席,轻车驾熟的凑到了蒲先生的耳边上,呵出一口气,眼见着对方从脖颈处泛起了粉色也不肯放过,吊儿郎当的道:“你怎么在这儿?看上我师弟了?”

众人:“……”

这是从哪个万花丛里跑出来的妖精啊!大庭广众之下还要不要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