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8 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谭玲玲下地铁前再次对着车厢里的玻璃门整理她昨天刚烫的发型,江落山其实比她还紧张,松了几次领带结,又被媳妇给系了回去。

“看芭蕾舞剧要穿正装的。”谭玲玲边用力勒着老公脖子边紧张道,“咱们不能给儿子丢脸。”

除了他两,陈、沈两家夫妻也收到了请柬,陈老实特意去买了新的西装三件套,李卓和苗花儿则赶工订制了旗袍,沈国良手里还提着个大花篮,一路小心翼翼就怕被不小心磕着。

他们一群人在地铁上就挺引人注目的,爸爸妈妈们也觉得大城市就是不一样,下了地铁路都要找半天,苗花儿手机响了一会儿她才接起来,青灵子的声音在那头急得要命:“妈,你们怎么还没到呀?”

苗花儿嗓门有些大,周围不少人都侧目看着她:“我们刚下地铁啊,你们到啦?”

青灵子:“早到了,都说一起走了,你们偏不要。”

苗花儿:“哎呀一样的一样的,你们先去,爸爸妈妈们马上就来。”

谭玲玲见她挂了电话,忙问:“毛秀和树宝都到了?”

苗花儿笑的爽朗:“都到了都到了,位子都特别好,在前排。”

谭玲玲松了口气,她看了眼时间,忙拉着江落山跑出地铁口去。

青灵子穿着白色蕾丝的蓬蓬裙有些拘谨的坐在前几排,狗毛和树宝也都是人生第一回穿上了西装,一左一右夹着她,周围大多都是不认识的人,还有不少外国面孔,气质穿着更不是平常人能比的,就连陈毛秀都紧张的有些气虚:“我、我们位子没错吧?”

沈树宝还算镇定,他挺直了脊背,严肃道:“没错,别这么猥琐,要有骨气!”

陈毛秀跟着把背挺起来:“你找到赖松和白二代没?”

“没。”沈树宝扶了扶眼睛,他脖子没动,眼神却很灵活,“但我看到宋昕仙女儿了。”

宋昕一身香槟色的丝绸吊带礼服,露出大半的美背,她的长波浪卷发拢在肩头上,看到陈青灵挥了挥手:“小青灵子~”

陈青灵这么多年来一直和她有联系,感情好的蜜里调油,两人又是拉手又是拥抱,总算是缓和了些乡村三人组的尴尬气氛。

“还好你来了。”青灵子心有余悸,“我们谁都不认识……太不好意思了。”

宋昕睁大一双美目,颇任性地道:“要认识谁呀,江深跳的可是次席,这台上的第二把手,你们就该扬眉吐气光明正大的坐在这儿看,理别人做什么。”

陈青灵小声道:“感觉来的都是大人物,别说我们,我爸我妈叔叔阿姨压力都挺大的。”

宋昕了然,倒也明白他们的想法,只是安抚性的拍了拍陈青灵的手背。

刘星枝的“初舞”业内盛名在外,主流媒体都派了记者过来,碰到数一数二的舞蹈名家又是拍照又是采访,有记者采访到前面几排,沈树宝看到话筒对着自己有些怵,下意识往后让了让。

记者大概也是看出了他们不属于圈内人,圆场道:“先生是刘首席的家人朋友吗?”

沈树宝摇了摇头:“我们是江深的朋友。”

“江深?”记者惊讶了下,又回头去确认了节目表,才有些尴尬的笑着道,“原来是江次席的朋友,今天是江次席第一次登上这么大舞台,身为他的朋友你们紧张吗?”

狗毛挠了挠头,笑容挺憨厚:“其实还好……他跳舞特别棒,我们都很为他骄傲,我们也相信他今天会跳特别好的。”

记者:“……”他的表情显然稍稍没控制住的古怪起来,舞蹈圈的辈分经验是非常严苛的,刘首席的“初舞”还没开始,就夸次席跳的好……这操作还真是既没眼见力又显得愚蠢滑稽。

剧场里多得是非富即贵的人,扫一眼这几位亲友的衣着,有点经验的记者便就心里有数了,他敷衍的笑了下,也不搭腔,转身去采访了旁人。

狗毛有些莫名其妙,差点结巴道:“我、我是不是说错话了?”

沈树宝皱着眉,他是不觉得陈毛秀有乱说,但看那记者表情总觉得不太对。

“他们不会瞎写什么吧?”陈毛秀急的汗都出来了,“不行,我得去解释下。”

宋昕按住了他,摇了摇头:“越描越黑,等真正跳舞了大家各凭本事说话,这么多双眼睛看着呢,量她也不敢瞎写。”

谭玲玲和江落山赶到剧场门口时离开演其实还有大半个小时,几个人在门口没想到会遇到熟人,苗花儿高兴的喊道:“老爷子!”

租书店老头儿回过头,他穿着一身老旧却干净的西装,胡子也刮了,新配的老花镜规规矩矩架在鼻梁上,还戴着顶贝雷帽,看到来人,老爷子笑出一口豁牙:“你们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