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5 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虽然没有一丁点的恋爱经验,但没吃过猪肉也至少见过猪跑,来仪从不限制学生之间的交往,所以江深也算是见识过各种小情侣间的相处模式,从拉拉小手到亲亲小嘴,反倒是白谨一,从小在糙男人群里长大,别说交往经验了,他对情爱的概念,从小到大也就只有在江深的身上积累出了雏形而已。

两人倒也不能在村镇里表现的多亲密,当然,最重要的是也没那个机会。

狗毛特意跟陈老实告了假,就为了陪江深玩,青灵子得上学,就没那么好运气了,沈树宝补足了觉,中午不到就来了江家,午饭都是和白谨一一块儿吃的。

土鸡蛋,土鸡土鸭,还有新鲜的河虾鲫鱼,白谨一吃的虽多,但也得控制体重,沈树宝见了忍不住感慨:“你们做运动员的都挺辛苦的。”

江深:“习惯就好了,白谨一还好,我容易发胖。”

沈树宝笑:“你哪儿容易发胖了,这么瘦。”

三人吃完了饭,出门去找狗毛,最近是大闸蟹的最后一波收成,大人们都在鱼塘忙活,沈树宝提议带白谨一去瞧瞧,顺便正好能吃上最新鲜的大闸蟹。

狗毛拿了捞网,问他们:“要下水不?”

白谨一没明白,他拧着眉峰:“下什么水?”

江深解释:“就是下鱼塘,有些很浅的,你能直接下去捞。”他想了想,又说,“之前宋昕就下去捞过小龙虾,我拍照给你看过。”

白谨一记得那张一群疯子在泥里打滚的照片,脸色明显阴沉了下来,他的偶像包袱比强迫症还重,要让他在江深面前狼狈还不如要了他的命。

“挺好玩的,你穿好防护裤子,下去能随便玩。”沈树宝怂恿他,“别担心,我和狗毛都在。”

白谨一仍是很犹豫,他又看了一眼江深,再次确认道:“真不会弄的很脏?”

江深笃定的安慰他:“你脏了也是天下第一大帅哥。”

白谨一穿好了背带款式的防水裤,还戴了顶帽子,他本来身板就高挑结实,这么一穿更显壮硕,江深想给他拍照,白谨一臭着脸。

“你笑一个。”江深说,“挺好看的。”

白谨一将长竿子的网兜插在地上,硬声道:“瞎说。”

江深:“真的,在我眼里你啥样子都好看。”

他笑着,又补充了一句:“在拳台上的时候最帅。”

“我被打的时候就不帅了。”白谨一把竿子拿在手上,“每次哪儿受伤了你都一副要哭的样子。”

江深叹了口气:“那是我心疼你。”

白谨一挑了下眉:“你心疼我,我也很高兴。”

狗毛和树宝离得远,也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与白谨一不同,土生土长的农村娃下塘可没那么多精致讲究,两人就挽起裤腿穿了个雨靴。

“下去啦。”狗毛在岸边吆喝,他和沈树宝前后脚的滑下塘,长竿一捞,几只蟹就上来了。

白谨一都穿成这样了,也不能临时打退堂鼓,他僵着脸道:“扶我下。”

江深快笑*屏蔽的关键字*,他抓着白谨一的手,小声嘀咕:“你跟大姑娘上花轿似的。”

白谨一瞪了他一眼,但手却抓紧了没放,江深伸着胳膊将他小心翼翼的送了下去,白谨一终于站稳在了塘子里。

“随便捞。”狗毛跟搅泥水似的,甩着长竿网子,他“哗”的一声突然把网举起来,塘里的泥水四溅,白谨一下意识闭上眼。

网兜里五六只大闸蟹张牙舞爪的爬着,离白谨一的脸也就一两厘米的距离。

白谨一:“……”

狗毛兴冲冲道:“这几个都给你吃!”

沈树宝是勤劳干活话最少的那个,捞了一网又一网,白谨一穿的笨重,又没那么熟练,捞了十几竿子也就七八只,他不知道什么毛病,自己捞的都要在蟹腿上绑个绳结,最后才放进了草兜里。

傍晚青灵子回来后,几个人才收了工,狗毛拎着自己的两草兜蟹向妹妹炫耀:“今晚够你吃啦。”

青灵子娇矜道:“你给我拆呀。”

狗毛一拍胸脯:“没问题,哥哥拆好了都给你。”

沈树宝那儿螃蟹最多,干脆一起提去江家煮,最后一大锅出来,白谨一仔仔细细挑了半天。

“怎么了?”江深看他把蟹腿上有草绳的几只都给挑了出来。

白谨一:“这些给你。”

江深笑起来:“不都一样嘛。”

“当然不一样。”白谨一说,“这是我抓的。”他特意强调了一遍“我抓的”这三个字,朝着江深抬了抬下巴,命令道,“吃。”

江深:“……”

他还好不是特别爱吃蟹,七八只就完全够了,白谨一毕竟是新手,抓的蟹也不会看公母,十月下旬,母蟹的黄已经不够饱满,公蟹的脂膏却不错,江深拆着蟹,沾了醋和姜,一个人慢慢品赏。

白谨一回头看了他好几次,最后忍不住问:“好不好吃?”

江深鲜的眯起眼,嘴角边上还沾了点膏黄:“当然好吃。”他边说边拆了几根蟹腿出来,混着姜醋一起捞进嘴里。

白谨一的心情似乎终于好了起来,他没笑,眼神却是软的,白谨一伸出手,大拇指捻过了江深的嘴角。

江深:“?”

白谨一动作自然的舔过指尖的蟹黄,淡淡道:“沾上了。”

江深脸有些红,他又擦了擦嘴,讷讷的“哦”了一声。

青灵子抬头看到这一幕,倒是愣了愣,她看了眼白谨一,又看向江深,似乎有些不解的皱起了眉,还没往深处想,狗毛把一碗拆好的蟹递到了她面前。

“吃吧。”陈毛秀又去剥下一只,心大道,“白二代你就别管深子了,自己吃啊。”

白谨一转过头,正准备自己拿一只,沈树宝已经将拆好的推给了他。

“我们来拆。”沈树宝温和道,“你们吃就行了。”

弟弟妹妹们吃蟹的速度都赶不上两哥哥拆的,沈树宝简直是劳动楷模,人间机器,大钳子的尖头都能完整的拆出来。

“理工男的技术。”狗毛吐槽,“他机床上呆久了大概。”

青灵子倒是挺羡慕:“以后树宝哥要是有了女朋友一定很幸福。”

陈毛秀:“哪里幸福了……拆个蟹腿给她吗?”

“对呀。”青灵子理所当然的点头,“给心上人拆蟹腿什么的多浪漫啊。”

沈树宝扶了扶眼镜,他又拆完了一组,笑的有些狡诈:“别人想吃我蟹腿可没那么容易,就你们能吃得到。”

他说完,又去看江深:“真要浪漫不浪漫的话,深子要是有了喜欢的人才最浪漫吧。”

江深慢半拍的抬起头,不知道怎么突然提到了自己,莫名其妙的“啊”了一声。

沈树宝:“我们理工男喜欢谁就做点小玩意儿给她,深子要是喜欢谁一定会跳舞给对方看,那可比我们这些凡夫俗子的好看多了。”

“那白二代呢?”青灵子突然问白谨一,她好奇道。“你要喜欢谁怎么表示?带她去看你打拳?”

“想看我打拳随时都可以。”白谨一淡淡道,他想了想,又说,“而且打拳没什么好看的,没跳舞漂亮,被打了还要受伤。”

白谨一的目光扫过江深,嘟囔道:“他看到了还会哭。”

江深埋着头吃蟹,耳朵尖有些红。

白谨一看向青灵子,他认真道:“我也许没别人浪漫,但我喜欢了谁,便要做他的英雄,把一颗心完完整整的都给了他才行。”

深秋之后院子里的水就有些凉了,江深抖抖索索的刷完牙洗好脸,又仔仔细细洗了脚,才进了自己屋里。

白谨一躺在床上皱眉看他的那些职业材料,看到江深进来,掀开了被子。

“冷不冷?”他问,等江深上床后捂住了对方的脚。

江深摇了摇头:“现在不冷啦。”他探头看对方的笔记本电脑,“你在看什么?”

白谨一也没瞒着他:“我在看国内的一些职业俱乐部。”

江深眨了眨眼,他没说话。

白谨一自顾自看了一会儿,才又听到江深轻声叫他的名字:“白谨一。”

白谨一低下头。

江深沉默了很久,才又继续说:“你去美国吧。”

白谨一眯了眯眼,他不答应也不拒绝,关了电脑,躺在了江深身边。

“你说你要做我的英雄。”江深说,“那就去做吧。”

他看着白谨一,笑了下:“我喜欢你站在拳台上,我喜欢你挥出的每一下拳头,哪怕是受伤的你,我也喜欢。”

“我的英雄,应该站到更高更大更亮的地方去。”江深的眼眶微红,他伸出手,按了按自己的心口,“而我会好好的,永远藏着你的一颗心。”

年少深情或是离别都令人幸福和悲苦,江深那时并不知未来又会何等漫长。

经年之后,他再回忆起这晚,只留下了枕畔的秋水,入梦的稻香以及白谨一热烈而温柔的怀抱。

他睡在了心爱里,他愿长眠而不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