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2 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虽然晚上睡回了白谨一的床,但第二天想到他不知什么时候要去美国了,江深就仍是忍不住的难过。他一大早到舞蹈房,练完功,跳排演的舞,心里却念着伤心事。

以至于因为状态不佳,沈君仪好几次忍不住看向他,皱着眉严厉的点了他名。

外头热闹起来的时候,沈君仪出去接人去了,荆落云和刘星枝也挺兴奋,喊着江深:“祖宗来了,你瞧瞧。”

江深没太大兴趣,但不想扫了师兄师姐的兴,三人脑袋叠着脑袋藏在门后面,见任慧和沈君仪一左一右拥着一个人上来。

“那就是祖宗二师父。”荆落云的脑袋在最上面,低下头小声地道。

刘星枝赶忙把脏辫扎起来,用下巴磕着江深脑袋:“你等下可得争气点,别丢了师父的脸。”

江深翻起眼皮儿看他,有些不高兴:“我才不会呢。”

沈君仪最先看到的他们三,招了招手,侧头对身边的人道:“落云和星枝你之前都见过了,他们长大不少。”

那人点了点头,他戴着顶宽边圆帽,明明是很女气的款式,这人戴着却一点不违和,他半转过脸,露出的下巴线条圆润又优雅。

沈君仪:“这是我新收的徒弟,江深。”

江深走到了近前来,沈君仪拉着他,介绍道:“这是你的二师父,艾来。”

艾来没说话,他举起手,缓缓摘下了帽子。

与沈君仪的寡冷英俊不同,也不是周洛祥那样的桃花阴柔,艾来什么地方都是长得恰到好处的,如画的眉眼,深一分浓艳俗气,浅一分又平淡如水。

江深不是没见过像白谨一那样长相极盛的人,但艾来又是另外一种意义上的好看。

他不像是真的,更像是一场虚无缥缈的美梦。

“周洛祥给我看了这孩子的舞。”艾来开口,声音都跟玉石环佩似的,他看着沈君仪笑起来,“你找到了一个好苗子。”

沈君仪听到周洛祥的名字不甚好感:“你提他作什么。”

艾来转过眼,淡淡道:“早过去的事情,就你还记着。”

沈君仪皱着眉,语气挖苦:“毕竟有些人记性太差。”

艾来似乎觉得他顽固,不屑的撇了撇嘴,又将帽子重新戴上,他看着几个孩子,语气和蔼:“我许久没回来了,看看你们进步了多少吧。”

艾来说完这句话,刘星枝和荆落云都是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刘星枝更是紧张的额上汗都冒了出来,江深一脸不明所以,趴地上热身时小声道:“二师父一点都不凶啊,说话好温柔。”

荆落云生不如死的看了他一眼,音调比平时还要细柔:“你等下就知道了……他每回来一次,学校的所有学生都得哭三天。”

江深:“……?”

刘星枝在一旁黑着脸补充道:“被他骂哭的。”

荆落云叹了口气:“祖宗不是白叫的,他真的就是祖宗。”

艾来坐在落地镜前面,他脸上表情始终温温和和的,偶尔与旁边的沈君仪说几句话,江深实在看不出有什么可怕的来,直到刘星枝和荆落云先后跳完了各自的部分。

“我五年前就说过你。”艾来抱着胳膊,目光落在刘星枝脸上,“落地不要那么重,脚尖要收住,过了五年了,你还是头猪啊?”

刘星枝:“……”

艾来笑了下:“不对,猪过了这么多年也该比你记性好了。”

刘星枝一句反驳的话都不敢说,低头挨训,荆落云自身难保一般的瑟瑟发抖,爱莫能助。骂完了刘星枝艾来继续骂荆落云,从“腰不够软”骂道“跳舞像个提线木偶莫得感情”,他最后似乎骂累了,差使着沈君仪去给自己倒茶。

“江深。”艾来淡淡道,“该你了。”

前面师兄师姐被骂这么惨,江深就没抱希望自己能躲过去,他硬着头皮摆好姿势,音乐响起时倒是很快就进入了状态,只不过才跳了一个小节,艾来就叫了停。

江深喘着气,没明白自己哪儿跳错了。

艾来眯着眼盯住他看了一会儿,突然道:“你是失恋了吗?跳出这种傻逼玩意儿?”

江深:“……”

他们所有人都低估了艾来的骂人能力。

祖宗不跳舞,祖宗只骂人。

未来大概有大半月,五楼都充斥着艾来360°立体环绕式不间断不重复的机关枪骂人模式,所有人都活在高压之下,每天就是练功排演挨骂,循环往复永不超生。

终于在一天快结束时,师兄姐弟三人都跟死了机似的,头对着头,躺在舞蹈房的地板上。

刘星枝苦不堪言:“他这次为什么呆那么久?什么时候走?”

荆落云面朝天躺着,气都要断了,幽幽道:“祖宗想来就来,想走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