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0 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刘星枝气得要命,肺都要痨了,又不舍得往死里骂这个小师弟,只能逼着对方去学自己的次席舞蹈部分,想他堂堂刘大首席居然还要求人去给自己跳次席,说出去真是脸都不要了。

江深只要能跳舞,那都是高兴欢喜的事情,倒也没觉得多苦累,每天被刘星枝鞭策着。

他学的本就快,没几天就能把次席的部分给跳熟了。

沈君仪知道后真是又无奈又没办法,刘星枝完全一副对着干的叛逆态度,他这个师父骂不得打不得,只能两眼一闭啥都不看。

除了刘星枝的“初舞”,来仪还发生了一件大事,用任慧的话说,就是有位祖宗要回来了。

荆落云最早得到的消息,第二天到舞蹈教室就和江深说了。

“祖宗是谁?”江深好奇道,“我怎么从来没见过?”

荆落云:“其实就是二老板,平时都在国外,他已经不跳舞了,也很少编演,师父最在乎他,向来随祖宗高兴的。”

刘星枝对八卦显然要更热衷些:“来仪这名字就是取得他和师父的,跳天鹅湖的传统也是他那时候延下来的,听说我们师父年轻时候也是爱而不得,深情虐恋呢,所以到现在都对这祖宗念念不忘。”

江深年纪轻,听这些情啊爱啊只觉得浪漫,至于这八卦内的真真假假反而不重要了。

他当天练完舞被沈君仪留了下来,刘星枝以为师父终于是肯让小师弟跳次席了,还挺高兴,私下里没少叮嘱:“好好跳,我之前给你说的几个地方还记得吗?”

江深认真回他:“记得呢。”

刘星枝面上得意,薅了一把他头顶:“乖。”

沈君仪看着江深换好鞋站在自己面前,他脸色复杂,叹了口气,还是说:“先跳吧。”

江深点头,任慧在一旁放了音乐,鼓点声响起时,江深跳出了第一个哥朗得日代(Grandjete)。

镜子前的少年凌空伸展开双臂,马头琴的琴音悠扬,江深的舞步仿佛是草原上盛开的“干枝梅”,他弯腰旋转,肩甲骨中生长出了蓬勃的羽翼。

任慧看了半程便已心潮澎湃,热泪盈眶,她转头望向沈君仪,却是愣住了。

江深最后一个皮鲁埃特(Pirouette旋转)难度极高,已左脚为轴心连转了八个,他满脸的汗水,全然沉浸,音乐停止时都无法抽身。

沈君仪沉默良久,有些疲惫的抬起手捂住了通红的眼眶。

江深终于是回过了神,忐忑的等着沈君仪的意见。

“你在跳舞的时候。”沈君仪半晌,才哑着嗓子的问道,“都想些什么?”

江深认真思索了一会儿,才道:“师兄和我说过他的草原,开春白雪下的青草地,刚出生的小马驹,羊肉的膻味和五颜六色的旗子,还有蒙古包和摔跤。”

沈君仪点了点头,他说:“我两年前问过你,为什么跳舞。”

江深犹豫的点了点头,他慢慢皱起眉:“师父,你说喜欢不值钱,可是我想了两年,答案还是喜欢呀。”

沈君仪张了张嘴,没有说话,他听着江深继续道。

“我也问过师兄师姐,他们说他们跳舞时很少想别的,舞蹈就是舞蹈,是自由的,是天空,像梦一样。”江深寻找着措辞,他有些泄气又自责,“可我不行,我跳舞的时候就想着喜欢,喜欢的东西,喜欢的人。”

他抬起头,眼神有些茫然的看着沈君仪:“是不是这样,我就没有自由的灵魂了,就无法成为一个好的舞者呢?”

“舞蹈中的体验派”这对沈君仪来说,是一个危险的天赋,他见过在这个领域里成为了顶尖天才大师的人,也见过最终迷失的灵魂。

芭蕾舞的足见,不但立在别人的灵魂上,也立在了舞者自己的灵魂上。

“如果你愿意,你的灵魂还是自由的。”沈君仪低下头,他注视着江深,慢慢道,“我不希望你只是喜欢,我想要你对舞蹈更深的热爱,因为如果有一天,有比舞蹈更重要的东西出现在你的生命里……”他打住了话头,没有再说下去。

江深的表情仍旧懵懂:“?”

“算了,我也没资格说这些。”沈君仪有些自嘲的笑了笑,他问江深,“我听说你最近在练天鹅湖?”

江深大概是没想到自己平时严肃端庄的师父也会八卦,脸一下子就红了,嚅嗫着“嗯”了一声。

沈君仪又是头痛的叹了口气,最后没忍住,教训道:“你们一个个都喜欢早恋是吧?”

江深眨了眨眼,小心翼翼道:“我已经十六岁了,新来的师弟们比我还小两三岁,都有女朋友一起手拉手上学了呢。”

沈君仪:“……”

结束了舞蹈考核,沈君仪似乎对他参演次席也没什么意见了,最后也只是对刘星枝冷冷道:“你自己挑的次席,要是初舞上的风头盖过了你,到时候别来找我哭!”

刘星枝骄傲又自负:“他还差得远呢。”

沈君仪懒得理自己这个*屏蔽的关键字*大弟子,转向江深,低声道:“明天艾来会过来,他是你的二师父,一些舞蹈方面的细节,以后由他来教你。”

江深想起了之前那些刘星枝和荆落云八卦的情啊爱啊,心里好奇的很,痒痒着却又不敢问,不过这欲言又止的情绪在脸上可写的一清二楚的。

沈君仪狐疑的看了他一眼:“怎么了?”

江深给自己壮了壮胆子,老实说:“师父,二师父是你男朋友吗?”

“……”沈君仪脸都黑了,大骂道,“谁和你说的?!”

刘星枝在一旁忍不住掩面,恨铁不成钢的想:“傻鹅子,你懂不懂八卦是八卦,不能在正主面前说的啊?!”

托了小天鹅的福,这“求而不得虐恋情深”的八卦被主角之一的沈君仪残忍的扼杀在了摇篮里。刘星枝和荆落云因为“教坏小孩儿”被师父骂了个狗血淋头,出来后抓着江深就是一通狂搓。

“哎呀,饶了我嘛,我错啦错啦。”江深好不容易把自己脑袋解救了出来,“我以为大家都知道嘛。”

刘星枝没好气道:“大家都知道也不能说!多尴尬呀!”

江深:“那到底是不是真的啊?”

荆落云笑起来:“你要是有胆子,今天祖宗来了,你也问下他?”

江深想了想,看这工作室所有人的态度,祖宗一定不好惹,要是比师父还凶……那他肯定是不敢问的。

“你天鹅湖练的怎么样了?”刘星枝现在是平均三天一问,就怕江深的“告白”拖了自己“初舞”的进度,“啥时候能结束?”

不提天鹅湖还行,一提江深又有了新的烦恼:“昨天师父也问我呢,是不是在练天鹅湖。”

刘星枝:“师父他老人家还关心这个?”

江深点了点头:“师父昨天看我跳完舞,说了一堆话,什么如果未来有比舞蹈还重要的……我怎么办?”

荆落云也不是太明白:“什么意思?”

“哎。”江深重重叹了口气,过了一会儿,才说,“我其实也会怕的,如果跳完舞,我喜欢的人不明白不接受怎么办?”

“我第一次觉得,原来跳舞,也不是一件永远都高兴的事儿呢。”他手里绞着自己的舞鞋,低着头,轻声道,“脚痛了,心也是会跟着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