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9 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在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像白谨一这种声势浩大,又土又壕又没什么审美品位的送花应援在舞蹈圈中占据了非常多的热门话题讨论,只是当事者本人就如他的拳头一样,对各式评论充耳不闻,一往无前,我行我素。

白谨一不在意,江深当然也不会在意,他虽然偶尔会羡慕师兄师姐粉丝多,但也只是停留在羡慕的阶段。

两人在一张床上睡过了整个隆冬,天气渐暖后,江深又不太好意思再继续蹭床,搬回了自己房间,白谨一不怎么高兴,却也没说什么,反倒是最后江深又有些失落起来。

一年有四季,四季有朝夕,江深在这朝夕四季间跳了更多的舞,上了更多的台,还有最重要的,见缝插针学他的天鹅湖。

荆落云和刘星枝知道他在练天鹅湖时还嘲笑了很久,软硬兼施的逼着问他喜欢的人是谁。

“哎呀,他还不知道啦。”江深趴地上下腰,脸贴在地板,“你们别问了。”

荆落云:“他不知道什么呀,不知道你要给他跳舞,还是不知道你喜欢他?”

江深:“他不知道跳这舞的意思呀……”

刘星枝莫名道:“圈外人?那你给他这个舞有什么劲,对牛弹琴嘛。”

江深只好讲:“先跳了再说呀。”

刘星枝反正不是太赞同,但看在这小师弟一腔肺腑赤诚上也不藏私,帮着分解动作,重新编排。

“一整场的跳下来是不太可能的,你就跳湖边相遇那一段。”刘星枝指着视频上的动作给他看,“注意眼神,亚当·库伯的眼神可是非常到位的,你就用目光电死他!”

江深仔细看了一会儿,好奇道:“你也是这么电蒲先生的吗?”

“……”刘星枝,“做人不能太实诚,懂吗,小天鹅宝宝?”

刘星枝和蒲先生的“绝美爱情”在来仪工作室都是每周的八卦热门,刘星枝似乎已经习惯了,毕竟他的“金主”不止蒲先生一个,舞迷的数量和质量更是与荆落云并称来仪两大流量担当。

再过半年刘星枝的十八岁的“初舞”将会是来仪最大的舞蹈剧盛宴,沈君仪都下场亲自参加编排,重视程度可见一斑。

“你要在星枝的‘初舞’前告白吗?”荆落云算着日子,“同时练两了舞身体吃得消吗?”

江深:“吃得消吃得消,师兄的舞我应该跳不了次席……舞场就没那么多了。”

“怎么会跳不了?”荆落云有些惊讶,她摇着头,“你太小瞧自己了,你这两年跟着巡演下来名气已经积攒了不少,业内更是不少人向师父打听过你,只是师父不想让你参加国内的比赛,没多宣传罢了。”

这些江深还真不知道,他悄咪咪的小声问荆落云:“那师姐我有没有粉丝群啊?有人给我建超话了吗?”

“……”荆落云哭笑不得,“这不是重点吧。”

江深还真没想过要跳刘星枝“初舞”的次席,当然,如果能跳,对他的舞蹈和名气方面都是件不得了的大好事情,刘星枝近两年对他没有一开始那般敌意,但竞争意识方面也不是没有。

沈君仪一个月下来面试了不少次席的候选名额舞者,刘星枝陪在一边把关,百无聊赖的翘着腿,双臂环抱。

又看完一个备选的表演曲目,沈君仪停了下来。

他有些疲累的叹了口气,眉宇间皱成了川字。

“你有什么意见。”他问刘星枝。

刘星枝吊儿郎当的:“我是觉得没什么好看的,江深又不是不能跳。”

沈君仪冷冷看了他一眼,平静道:“他不行。”

刘星枝挑了这么多次席的人选早就不耐烦了,有些恼火的坐正身子,双手撑着膝盖道:“为什么不行?他是我师弟,你一开始也极力要我照顾,现在好不容易跳出点名堂来了,又不让他跳了,你到底不满意他哪儿?”

“不是我不满意他哪儿。”沈君仪压着脾气,声音冷硬,“他太突兀了,他不是和你或者荆落云那样的风格,平时的小演出他能上台跳,但是你的‘初舞’这么重要的大舞台,他不行。”

刘星枝楞了一下,倒是气笑了:“我和荆落云也不是一样的风格,她的初舞我不也是跳的次席,有又什么区别……”

沈君仪一挥手,有些粗暴的打断他道:“反正不可以,他跳不了你的舞,你再找人吧!”

刘星枝用力甩上了舞蹈房的门,边捆着自己的脏辫边气势汹汹的快步走过长廊,任慧从办公室里出来差点被他撞到,吓了一跳:“怎么啦?这么大火气?”

刘星枝也不理人,蒙头上了五楼,任慧正莫名其妙着,就看见沈君仪黑口黑面的从舞蹈房里面出来。

“怎么了?”任慧上前问了句,“吵架了?”

沈君仪头痛道:“刘星枝什么时候和江深关系这么好了?”

任慧眨了眨眼:“没有吧……他一直挺嫌弃人家的,我每次见着他两都是刘星枝差使着小天鹅去做事,完了还抱怨。”

“小天鹅?”沈君仪一脸问号。

任慧“啊”了一声:“对了,你还不知道哦,江深的绰号是小天鹅,粉丝团叫小天鹅生态保护中心。”

沈君仪:“……”

任慧有些得意的神秘道:“我已经是保育员妈妈粉了呢。”

江深还在五楼练习着《天鹅湖》的片段,荆落云在一旁给他纠正些细节,两人正说着话,刘星枝突然推门直直冲了进来。

荆落云惊讶的站起身:“你面试完次席了?”

刘星枝往地上一坐,气鼓鼓道:“面试个屁!”

江深和荆落云互相看了一眼,两人围着坐他旁边。

“怎么啦?”荆落云问道。

刘星枝看向江深,有些刻薄道:“你都十六岁了,怎么自己就没个想法的?”

江深被他这么劈头盖脸的一顿训斥,差点没反应过来:“什、什么想法?”

刘星枝严肃道:“是不是师父和你说,不能跳我的次席的?”

荆落云睁大了眼睛,明显是不信,跟着看向了江深:“真的假的?”

“也不是……”江深看着两人,心里有些急,只好说,“‘初舞’是师兄特别重要的舞蹈剧,师父说我年纪还小,没大舞台的经验,所以就让我再缓缓……”

刘星枝嘲讽道:“十六岁哪里小了,你这不都有喜欢的人了,还打算给人家跳天鹅湖呢,怎么?给我跳次席委屈你了?!”

“哎呀,那不一样。”江深小声的,红着脸道,“跳师兄的次席是一回事,那人是我从小就喜欢的,跟师兄你不一样的。”

刘星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