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7 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白谨一还没上床,他正坐地毯上看当日送来的拳击杂志,听到门口有动静的时候,他下意识把杂志藏了起来。

江深抱着枕头和被子探进来一个头。

白谨一挑了下眉:“你……”

江深难得不怎么高兴的抱怨:“早上不是说好一起睡的嘛,你怎么不过来呀?”

白谨一嘴角裂开的弧度差点没控制住,故意板着脸反驳:“我让你自己挑的啊,你睡过来或者我睡过去,你又不说要我睡过去,我怎么知道呢。”

江深懵懵懂懂回忆了一番,发现白谨一似乎还真是这么说的,想了想,江深只能顺着杆儿的往下爬:“那、那我现在睡过来啦……”

白谨一靠坐在床边,伸手掀开了被子:“那上来吧。”

江深抱着他的被子和枕头开开心心上了白谨一的床,他也不是太困了,半边身子探在床沿边上,问:“你在干什么?”

白谨一从屁股底下抽出了杂志:“随便看看。”

江深凑过头来,下巴搁在白谨一的肩上:“上面有没有写你啊?”

白谨一装模做样的:“不知道,还没看到。”

江深伸出手:“给我看。”

白谨一把杂志让给他,江深仔细翻了一会儿,翻到了采访白谨一的那一页。

“你快看!你快看!”江深激动的把杂志挡白谨一脸前面,“一整版呢!都在夸你!”

白谨一挺无所谓的:“夸我什么了?”

江深开始念:“初出茅庐的白谨一,最年轻的拳台之星,明日之星,他的拳路多而稳,不论是海盗式的游走突击,还是抗击打型的重拳,白谨一都给我们展示出了不属于他这个年纪的惊人实力!他的拳头快如闪电!重如泰山!未来他必将带领中国拳台走向世界,走向辉煌!”

江深越念越激动,他翻身下床去拿了剪刀和本子,准备把这一页剪下来贴上,白谨一哭笑不得:“你干嘛?”

江深:“我给你收集起来呀,你看我都贴了快大半本了。”

白谨一:“都是些彩虹屁而已,没啥好收集的。”

“什么叫彩虹屁?”江深又学会了一个时髦词,他不怎么在乎道,“哎呀,不管啦,反正夸你的我都剪下来了。”

白谨一:“等你以后上台演出舞蹈剧了,也会有人这么夸你的。”

“是吗?”江深仔仔细细贴着杂志页,未了又认真吹了吹,他想了想,还是说,“夸我就夸我呗,但还是夸你更高兴。”

白谨一没说话,他上了床,躺在江深身边,小天鹅宝贝的把“白谨一的彩虹屁”本子收起来,哼着不知道哪儿听来的曲子,淅淅索索钻进了被窝里。

“你冷不冷呀?”江深问,他焐热了自己的脚,缠上了白谨一的,轻轻磨蹭着,“我给你买好师姐的票啦。”

白谨一与他面对面侧躺着,目光落在江深脸上:“你怕我抢不到票啊?”

江深点头:“师兄说了,师姐的舞迷都是京城贵妇和魔都名媛,姐妹们抢票都超厉害的,黄牛都抢不过她们。”

白谨一轻笑了下:“什么鬼。”

“真的。”江深还怕他不信,“微博上还有荆落云的超话,几百万帖子呢,粉丝们自称是‘瑶台仙女’,说师姐是天上的云,她们要在瑶台上看师姐跳舞。”

“……”白谨一显然不太懂这么文艺的舞蹈粉圈文化。

江深倒是挺羡慕:“不知道我以后会不会有超话和粉丝团诶,你说我的粉丝团要叫什么呀?”

白谨一还真仔细想了半晌,认真道:“小天鹅生态保护基地?”

江深:“……”

因为多了个人的体温关系,被窝里很快就暖和了起来,江深半张脸缩在被子下面,噗噗笑的眼睛都没了,白谨一受不了道:“高兴什么呢?”

江深小声道:“一起睡觉高兴呀。”

白谨一绷着脸,故意道:“没出息。”

江深乐呵呵的,也不管白谨一说什么,他脑袋又凑近了对方,呵出来的气暖洋洋的洒在白谨一的脖子里。

“白谨一。”江深贴着他耳边,轻声的问,“你打拳的时候有没有害怕过什么呀?”

白谨一有些困了,他圈着江深的肩膀,模模糊糊的:“有吧……怕输,特别是你在的时候。”

江深:“为什么?”

白谨一眯着眼,他想了一会儿,才说:“想在你心里最厉害,像个英雄一样,天下无敌的那种。”

“你就是天下无敌的。”江深认真道,“在我心里,你就是英雄呀。”

白谨一哼笑了一声,他有些粗鲁的揉了揉江深脑袋:“你不要学那些杂志,乱放彩虹屁。”

“我才没有。”江深又往他怀里钻了钻,拿额头蹭他下巴,“我说的都是真话。”

“那你呢?”白谨一问,“你跳舞的时候都在想什么?”

江深没说话,过了一会儿,他才有些闷闷地道:“师父对我说过,要知道自己为了什么跳舞。”

白谨一:“你怎么回答的?”

江深:“我说喜欢。”他声音低了下去,“可是师父说,喜欢不值钱,让我再好好想想。”

白谨一像哄小孩儿似的,轻拍着江深的后背,他问:“那你想好了吗?”

江深似乎也困了,他揉了揉眼睛,嘟囔道:“想了那么久还是喜欢呀……我跳舞的时候没办法像师兄师姐那样,我会想很多东西。”

“想家乡,想田里的稻子,鱼塘里的鱼,想院子里的Tony鸡,想爸爸妈妈,狗毛树宝哥还有青灵子。”

白谨一没有说话,他静静的听着。

江深似睡非睡的,将脸埋在白谨一的肩膀上:“我还会想你。”

白谨一轻声问:“想我什么?”

他等了一会儿,并没有得到答案,江深已经睡着了。

白谨一低下头,他注视了很久对方安静的睡脸,闭上眼,嘴唇轻柔的蹭了蹭江深的额头。

为了加快进度排演荆落云的主舞部分,江深第一次没回家里过年,白谨一也不知道找的什么理由,居然能留了下来陪他,不过年夜饭都是白家准备的,请了大厨特意来别墅,负责他俩整一个年的伙食。

大年三十的晚上,狗毛和江深视频,青灵子特意拿了新画完的画挡在镜头前面,画里正是跳舞时的江深。

“好不好看。”青灵子得意的问,“我这幅画又得奖了,到时候挂你家里去。”

狗毛把脸挤进来:“我和你说,我妹妹得奖的画都要挂满一个村了!”

江深笑的不行,招呼白谨一过来看。

两人一块儿给家里大人们都拜了年,长辈还纷纷赶了把时髦,在微信上给江深发红包。

最后沈树宝抱了鸡过来,让Tony的鸡脸对着镜头,开玩笑道:“要不要撒一把米,让Tony给你磕几个头?”

江深差点没笑死:“它怎么又胖了?”

沈树宝:“大冬天的,当然要长膘。”

两人正说着话,外头鞭炮声就响了起来,沈树宝托着笔记本电脑朝外走:“你们大城市不让放了吧?”

江深点头:“这里安静。”

沈树宝炫耀道:“我们今年还买了大烟花。”他将笔记本电脑翻过面,镜头对着院子里,狗毛还在问:“看得见我不?!”

江深大声回他:“看得见!”

狗毛听到了,蹲下身去点燃了引线,火星子烧了一会儿,一颗闪弹“咻”地飞上了天,在夜空中绽开了五彩斑斓的圆。

狗毛一手抱过青灵子,一手揽过沈树宝,挨挨挤挤地凑在镜头前面,背景是灿烂落下的天火。

“小天鹅!”三个人大笑着喊道,“新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