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4 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江深板着脸,用手指扣了一大坨药膏,擦在了白谨一受伤的脸颊上。

白二代嘶了一声,垂着目光没说话。

江深看了他一眼:“痛?”

白谨一用舌尖顶起了腮帮子,含混道:“其实也还好……”

江深面无表情地加重了擦药的力道。

白谨一:“……”

脸上的伤看着青青肿肿的吓人,但是口腔内没破就无大碍,江深一开始就算有天大的气,药涂到最后也消了,只觉得心疼的紧,擦完药还是没忍住给白谨一吹了很久的伤口。

“最近有比赛吗?”江深收拾好了药膏问他。

白谨一点头:“双休有一场,打去年的全国少年组亚军。”

江深紧张起来:“已经要打亚军了吗?”

白谨一挑眉:“国内的拳击杂志都评我为明日之星了,当然要往上打,赢越多场越好。”

家里每天送来的拳击杂志江深也见过,但之前都没放在心上,他最多只负责摆整齐了方便白谨一随时看。

“你要来看我比赛不?”白谨一躺在沙发上,他见江深不生气了,又皮起来,拿脚蹭着江深的腿,“这次可是拳馆的正规比赛,进来都要票的,给你一张第一排的怎么样?”

江深躲了下,没让他踢到,故意说:“我才不去,我要在舞蹈房练师兄排的舞。”

白谨一“切”了一声:“你师兄又不喜欢你。”

江深气鼓鼓道:“那也比去看你挨打好!”

白谨一:“……”

虽然江深嘴上说着不去看比赛,但白谨一还是在周五晚上留了张票,并且贴在了卫生间镜子的正中间,江深第二天抬头都得对着票刷牙。

比赛当天白谨一都会提早去拳馆,江深一个人吃了早饭,出门前又折回身撕下拳击票塞进了包里。

荆落云果然又是第一个到舞蹈房的。

连江深都忍不住感慨:“师姐你好早。”

荆落云不太好意思的抿嘴笑了笑:“没有没有……深深师弟也很早。”

江深这阵子终于不再被沈君仪揪着练基本功了,他参加了荆落云下个月的一场歌舞剧表演,除了排练空出来的时间外还要上文化课。

“上午是语文和数学。”荆落云帮着他拉筋,“差不多都是初一初二的内容,多做题就行了。”

江深叹了口气:“师姐你以前都哪来的时间做题呀?”

荆落云:“挤出来呗,总有时间的。”

江深:“那师兄呢?”

“刘星枝啊?”荆落云笑起来,“他的文化课特别好,不学跳舞都能去考大学的那种水平。”

“……”江深的下巴磕在地板上,佩服的不行,“师兄是个天才吧?!”

荆落云还没说话,门口方向突然传来几声咳嗽,刘星枝抱着胳膊居高临下的站着,脏辫也没扎起来。

“下去上课了。”他一脸平静道。

江深极是敬重这位师兄,赶忙从地上爬起来问好,刘星枝勉为其难的点了下头,又吩咐道:“你吃完中饭早点上来,要帮着师姐排舞呢。”

上文化课的教室在二楼,沈君仪请的都是正规重点高中的老师来辅导,初一初二的学生里,除了江深,其他都是三楼来补课的。

就算没有刘星枝和荆落云的名气响,但五楼就是五楼,江深刚进教室,就有不少人明里暗里的盯着他瞧。

第一堂课下来倒是风平浪静,江深记了功课笔记就准备听荆落云的话抄些题来做,正翻着参考书,书面上忽然落下了一个人影。

江深抬起头,只见一个稍大点的少年站在他桌旁边。

“你一个人?”对方挺自来熟的打招呼。

江深点了下脑袋:“你是?”

“我叫张直。”男生一屁股坐下来,顺便比了比自己,“三楼的,之前我在刘首席的排演课上见过你,你大概不记得了。”

这么一套自问自答下来江深还真不知道该回答些什么,因为他的确没注意过张直,毕竟刘星枝的排演课看刘星枝一个人跳舞都来不及,哪还有时间去看别人。

张直倒是毫不介意,问他:“你多大?”

江深:“虚岁十五了。”

张直笑起来:“说什么虚岁呀。”他看着江深,“你们五楼每天都干嘛的?”

江深:“也是每天练功排舞……和你们一样的。”

张直摇着头:“我们可不一样,你们是主角,我们是配角,刘首席的排演我想进还不一定进得去呢。”

“怎么会进不去?”江深天真道,“努力练习就进得去的,师兄虽然很严格,但也很努力。”

张直愣了下,他转了转眼珠子,笑的有些意味不明:“你又瞎客气了,谁不知道你们五楼都是天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