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3 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整整三个月,江深都在沈君仪的摧残之下顽强生存,按照正常上学的时间来看,这个学期都快过去了。

而另一边,因为省下了房租的钱,江深便自发开始主动干活来抵住在白家的人情,白谨一倒也没阻止他,让朱阿姨回了老宅,留下一个司机和日常采办。

为了配合小天鹅的作息,白谨一顶着起床气每日早起,江深知道他脾气,大清早也不闹人,每天两人都在厕所相遇,对着一面镜子刷牙洗脸。

白谨一阴沉着脸去厨房端荷包蛋,开了新的一盒牛奶,倒了两杯。

“鸡肉今天多煮一点。”白谨一吃完一颗蛋,心情终于是好了一点,“晚上再多加一份白切牛肉。”

江深惊讶道:“吃这么多吗?”

白谨一指了指自己:“我吃。”

江深在备忘录下记好,又去翻白谨一的日常训练表,看了一遍,撅起了嘴:“你无氧又增加了?教练要求的么?”

“是。”白谨一拿了颗白煮蛋,“我准备打中量级了,所以得先增肌增重。”

毕竟呆在一起的时间久了,江深对拳击的了解不说完全内行,但也不是刚开始的那种门外汉状态,中量级和轻量级相比虽然含金量更高,但血腥和危险的程度也是不言而喻成正比增加的,这三个月来白谨一的比赛他次次都到现场没落下过,对方没有输过一小场的积分,但身上的伤也是旧伤添新,新伤改朝换代了不知多少轮。

江深抿着嘴,他第一次表现出明显的不高兴来,但又不知自己到底在气什么,最后也只能默默收了碗筷,去厨房间洗干净。

白谨一气定神闲地喝完了最后一口奶,拎着杯子靠到了厨房门边上:“你今天什么时候下课?”

江深把水龙头开到最大,不想说话。

白谨一将奶杯放到了他手边,淡淡道:“我老时间来接你。”

荆落云天天都是第一个到舞蹈房的,她卫生打扫到一半时,江深就来了,不用她说,男生也会主动帮着擦地板,扫灰尘,两人干完了活刘星枝才姗姗来迟。

江深主动与他打招呼:“师兄早。”

刘星枝看他一眼,也不说话,换了舞蹈服将一头脏辫绑起来。

荆落云捡起地上自己师弟扔下的衣服,无奈道:“你又是练完功过来的?”

刘星枝换下来的衣服几乎全湿透了,荆落云要是再用力点都能拧出水来,刘星枝从她手里把自己衣服抢过去,粗身道:“啰嗦!”

荆落云有些无奈:“练习过头了对你身体没什么好处,去年脚踝的伤你忘了吗?”

“我注意着呢。”刘星枝懒洋洋的伸了伸腿,他一撇头,命令道,“下楼开晨会去。”

三楼全是来仪舞蹈工作室收的学生,一部分是家长送来参加兴趣班的,另一部分是已经成年在不同舞蹈学校读书的学生,包括沈君仪舞团的群舞演员和不少任慧的弟子。

荆落云曾经就是三楼的学生,后来因为天资和勤奋被沈君仪收了入门。

沈君仪的地位在来仪自然不用说,他的入门弟子只有三人,从五楼下来时,三楼不少学生都聚在门口巴望着。

刘星枝显然已经习惯了,他从小天赋不凡,和家里人来上海学艺时被沈君仪一眼看中,13岁横扫了国内奖项,之后就是沈君仪班底的固定主舞首席,15岁开始跟着师父到国外比赛,除了现在如日中天的周洛祥,刘星枝眼皮子浅的就没容过别人。

江深还是第一次受这种夹道欢迎的待遇,他跟在荆落云后头,忍不住躲躲藏藏,怕被人发现了似的,当然最后还是被刘星枝鄙夷的瞪了一眼。

“做什么畏畏缩缩的。”刘星枝将他提到前面,训斥道,“站直了,别丢我和荆落云的脸。”

江深只好站前面,旁边都是比他大的学生盯着他瞧,有男女笑着问刘星枝:“刘首席,这是你小师弟?哪儿选来的人呀?”

江深不敢说话,脸都涨红了,他怕一开口惹人笑话,急的汗流浃背。

刘星枝站他身后,哼了一声,冷冷道:“你们管他哪儿选来的,反正跳的比你们好,天赋也比你们高,老实点。”

他首席架子一摆,还真没人敢非议什么,江深倒是有些意外,偷偷回头看了一眼自己师兄。

刘星枝皱眉瞪着他:“看什么看,开晨会了。”

来仪的每星期晨会其实也就是布置任务,讲下这阵子的演出进度和一些比赛报名,舞团有舞团的规矩,有了点名气的舞者是可以自己接活的,工作室不会太多干预,像荆落云和刘星枝这种在全国都数一数二的舞者,不但有大把的舞迷,就连任慧这样的老师都会帮他们的演出打下手。

“刘星枝十八岁生日时准备举办一场答谢宴。”晨会结束后,荆落云朝着江深解释,“师父也在帮他编排,毕竟是大事情,一辈子就一次的‘初舞’”她看着江深,抿嘴笑了下,“等过两年你也会经历的。”

江深其实不太敢想那么远,但还是羡慕的,又有些泄气:“我还在练基本功呢……”

荆落云笑:“我们都是这么过来的,你这才三个月,我刚上来时练了一年多,刘星枝这么有天赋,也被纠正了半年。”

江深:“师兄以前是在大草原上跳舞的吗?”

荆落云:“他虽然户籍上是内蒙人,但身份却是养子。”她见江深一脸惊讶,安慰道,“这都不是秘密啦,他以后熟了也会和你说的。”

江深烦恼的叹了口气,小声道:“那也要看,师兄肯不肯跟我熟啊……”

荆落云似乎不觉得这是什么烦恼,反正还没正式上课,她便也难得偷偷懒,带着小师弟熟悉下舞蹈房的同行们,刘星枝了比他们忙多了,正面试着准备“初舞”上台的群演们,他人气高,能上他的舞台由此借光的人不在少数,排着队跳他指定的部分。

荆落云带着江深在后门看了一会儿,摇了摇头:“刘星枝大概看不上几个?”

江深只觉得大部分人都跳的不错,好奇道:“为什么呀?”

“你没看过刘星枝跳舞吧?”荆落云低着头,笑容温柔,“你刚问我他有没有在大草原上跳过舞?”

江深点了点头。

荆落云看着舞蹈房里的刘星枝,目光里有着欢欣与羡慕:“不论刘星枝在哪儿跳舞,你都会觉得,他是在草原上。”

沈君仪曾经说过,舞者的灵魂是自由的。

江深以前不懂,但看到刘星枝,他似乎明白了。

再大的舞蹈房好像都拘不住刘星枝的灵魂,少年宽阔的肩膀,清晰的肌肉律动,刘星枝的脚下有着钟鼓一般的力量,他粗犷,野蛮,跳着磅礴与自由,却包含了内敛的热烈。

他仿佛是额济纳河边,胡杨一般的少年。

刘星枝跳完一支舞,身上都是汗,他的肌肉层次明显,与欧美舞者的风格相似,体魄要更加健美,他的脏辫儿散落下来,不羁的披在肩上。

荆落云推了推江深:“你要不要去试试看?”

江深还没从刘星枝的舞里出来,怔愣着重复了一遍:“试试?”

荆落云:“刘星枝的初舞需要不少群舞演员,你要不要去参加?”

江深终于听明白了,吓得摇头道:“师兄一定不肯的。”

荆落云惊讶道:“为什么?”

“我差太远啦……”江深苦着脸,“会拖师兄后腿的。”

荆落云:“还有一段时间呢,你从现在开始练,没问题的。”

“不行。”江深的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师兄他不喜欢我,不会让我跳的。”

白谨一从拳馆出来的时候脸上又添了新伤,他心情明显不怎么好,上了车后扔包的动作都比平时大。

司机似乎很明白他气的点,将一早准备好的创口贴递了过去。

白谨一对着后视镜,把脸上的伤口贴住,结果看了半天,还是气鼓鼓的抱着胳膊往后座一靠。

司机笑了起来:“小少爷一定会发现的,您遮住也没用啊。”

白谨一冷道:“所以才麻烦,说多少遍了,别打破脸,那帮傻逼忍不住的。”

司机:“要不把拳馆买下来吧,好方便筛选掉一些人。”

白谨一嗤了一声,他闭上眼养神,平静道:“我妈又和你说什么了?”

司机:“*屏蔽的关键字*也是关心您。”

白谨一嘴角抽了抽:“钱多烧手是吧,让她多买几个包去。”

司机:“……”

江深进车里时,看见白谨一套着卫衣帽子似乎是睡着了,他刻意放轻了动作,蹑手蹑脚坐到了旁边,过了会儿又忍不住凑过头去看男生的脸。

白谨一让了让,眼睛却没睁开。

江深:“……”

他又凑上去。

白谨一又转过脑袋,继续睡。

江深:“…………”

“白谨一。”他有些生气,“你装睡干嘛?”

白谨一纹丝不动。

江深眯了眯眼,他突然伸手,捧住白谨一的脸将人脑袋抬了起来,白谨一没想到小天鹅会那么执着,想抬手遮脸时已经来不及了。

“你脸怎么了?!”江深的音调都难得高了起来,他大声道,“谁打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