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1 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白谨一收到江深发来的自拍时,宋昕已经结束了她的泥塘首秀,成果是当晚饭桌上的六斤十三香小龙虾。

大人在屋里吃饭,孩子们在院子里剥龙虾,宋昕白天来的时候还是个穿着白色蕾丝长裙打着遮阳伞的精致仙女,现在头发也散了,脸上妆也洗了,穿着狗毛的裤子,一只脚踩着鞋一只脚光着翘凳子上,嘬着刚剥完虾头的手指尖。

赖松已经不想再说什么了,递了餐巾纸过去给她擦手。

狗毛和树宝显然很快接受了仙女也爱泥地里打滚吃饭抠脚的事实,除了偶尔狗毛还在纠结他裤子要不要的回来外,大家都是泥塘里一起吃过土的交情了,真正的“爱”如深海,情比金坚。

乡下夏日的夜晚,不呆空调间也很凉爽,黑夜天幕,繁星似被,夏风粘着花香吹落在姑娘们的发梢和脸庞。

宋昕撑着凳子抬头看天,突然提议道:“来跳舞吧。”

江深有些意外,但还是问她:“你想跳什么?”

宋昕想了想:“跳采莲吧!”

江深没说什么,从屋里拿出凉席铺在院子里,宋昕做了几个热身动作,光着脚踩在席子上。

树宝好奇道:“要配乐不?”

宋昕笑起来:“用不着,赖松会唱。”

赖松看了她一眼,没说话,抱着胳膊坐到了席子旁边去。

江深和宋昕站到一起,还挺正式的给所有人鞠了个躬。

赖松轻咳了一声,唱出了第一个音。

《鱼戏莲叶间》这首歌在网上只有童声版本,赖松已经过了变声期,声线带着点男性的低醇成熟,他唱着“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虽缺了这江南水乡的温婉,却又仿佛多了山一般的厚重与柔情。

而宋昕的四肢则柔软的像一尾鱼,山水之间,竟是与赖松的歌声莫名契合。

她跳着弯腰戏水,足下生莲,跃起之时,就像歌里唱的,“鱼儿”戏了东西南北。

“云畔遮远山,山野路弯弯。”赖松闭着眼,他的歌声渐高,音中有着赤子之心,少年浓情。

青灵子捧着脸,目不转睛的看着宋昕,不知怎的眼眶居然红了。

狗毛看了自己妹妹一眼,将人抱到了腿上搂着。

赖松唱完最后一句“绕江南”宋昕才慢慢收了势,她出了些汗,表情却是极高兴的,江深拉着她手,牵着她转了一圈,屈腿谢幕。

沈树宝终于反应过来,起身带头鼓掌,赖松绅士的微微弯腰,他伸出手,掌心朝上,宋昕笑着撘上,又转了一圈,做了个虚提裙摆的动作再次谢幕。

狗毛似乎觉得光鼓掌还不过瘾,突然两手拢在嘴边,大声干嚎了两嗓子,吓得已经睡下的Tony鸡从鸡窝里飞出来,带着起床气地满院子啄他。

宋昕笑容满面的抱住青灵子,温柔地抹去了她脸上的泪痕。

江深拿出手机,他看到微信上,白谨一刚发来的消息。

“我真的好喜欢跳舞啊。”江深低头打完字,也不管这回复的内容没头没脑的,他看着宋昕趴在赖松肩上撒娇让男生再唱一首歌。

赖松被她缠得没办法,只好开口继续才艺表演。

江深边笑边觉得心口鼓鼓胀胀的,总好像有些什么要奔涌而出,他握着的手机震了震,白谨一这次回复的是条语音。

男生的声音明显有着不高兴,硬邦邦的道:“那你还不快回来?”

江深还挺天真的问他:“你是不是想我啦?”

白谨一难得没有秒回,对话框的顶部倒是一直提示着对方正在输入。

“我可想你啦。”江深并不疑有他,很是坦诚的告知,“今天吃龙虾的时候我还想你呢,要是你也在就好了……想不想吃龙虾呀?我明天带给你。”

白谨一抓的“重点”显然有些偏:“明天哦。”

他想了想,又再次强调了一遍,“我要吃龙虾。”

赖松和宋昕呆不了几天就要回城里去了,江深也准备好了行李和学费打算与他们一起走。

先把宋昕平安送回家后,赖松又陪着江深去了高铁站,他给男孩儿买了票,叮嘱道:“路上要当心钱。”

江深拍了拍随身背着的包:“我妈帮我缝最里面的口袋里啦。”

赖松笑了下,突然道:“宋昕让我告诉你,好好学跳舞,要是不认真,她就来上海打你。”

江深愣了下,他看着赖松,认真点了点头:“好。”

赖松:“她还说,她会经常去文化宫跳舞的,就当锻炼身体。”

江深没忍住,咧开嘴笑了起来。

“至于我。”赖松挺直了背,表情难得有些严肃,“你和白谨一讲,我高三会打最后一场拳,夺回我的金腰带了再退役。”

他骄傲的挑了下眉,对着江深眨了眨眼:“我会在全国拳击手的金字塔尖上,等着他爬上来的。”

白谨一背着拳击包等在高铁站的外面,哪怕是一脸生人勿近的表情,周围也仍是有一堆人的目光黏在他身上下不来。

看到江深从站口出来时,白二代粗黑的眉终于是很给面子的动了一下。

江深老远就看到了他。

“白谨一!”他从人群中跑出来。

白谨一下意识的往前走了几步。

江深除了行李外还提了一麻袋的小龙虾,兴奋道:“你看我给你带了什么!”

“……”麻袋离的太近,小龙虾的虾钳差点咬住白谨一的鼻子。

江深这边还没完:“我还熬夜给你做了这个。”

他掏出一大捧绣球花做的干花束,塞进白谨一怀里:“好不好看?”

白谨长这么大真是第一次被人大庭广众之下送了花,江深似乎一点没觉得不妥,还在夸着:“这花配你,好看!”

白谨一:“……”

最后花和龙虾都是司机帮着拿的,江深上车前还在问:“你怎么想到来接我的呀?”

白谨一看了他一眼,说:“你带了这么多现金,还想一个人走?”

江深:“我把钱都缝包里的,丢不了。”

白谨一只好说:“明天就去把学费交了吧。”

江深也觉得越早给了钱越安心,他有些激动,又转头看了看白谨一,总觉得好久没见着对方似的,凑近了问道:“你是不是长高了呀?”

白谨一有些臭屁:“你才发现?”

江深笑起来:“我也长高了呢。”

白谨一问:“体重呢?”

江深:“应该没变,我不能随便胖的,所以今晚龙虾都你吃了。”

白谨一现在只要听到“龙虾”两个字就觉着有些头大,但之前又是自己说的想要吃龙虾才能把小天鹅那么早给骗回来,自己说出来话当然也只能自己流着泪的吞下去。

“不知道沈老师宿舍安排在哪儿。”江深突然想起来,他还挺憧憬的,看着白谨一道,“我以后有个师兄叫刘星枝,不知道会不会和我师兄住一起。”

白谨一皱了皱眉,他伸出手,捏住江深的脸颊用力晃了几下:“你说你要和谁住一块儿?”

江深脸倒是不疼,就是说话不太利索:“死……死兄?”

白谨一面无表情道:“没错,你师兄*屏蔽的关键字*。”

江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