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0 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八月最后的几天,赖松带着宋昕还真的来了。

城里人下乡总会有些不一样的感觉,宋昕又是学舞蹈出生,走在那乡间田埂上都跟跳舞似的,她穿着白色长纱裙,裙摆绣了一圈蕾丝边,打着阳伞,长发扎成了一束马尾,青春又俏丽。

赖松小山一样站在她身边,看到江深喊了一嗓子:“小天鹅!”

江深老远答应着:“哎!”

狗毛和树宝此刻正在泥地里挖螺蛳和小龙虾,光着的半条腿上都是黝黑的淤泥,当然上半身也没干净到哪儿去,溅起的泥水和汗渍糊了两人满头满脸。

赖松倒是毫不介意地冲他们打招呼:“嗨,又见面啦。”

狗毛和树宝是认识他的,毕竟当天赖松是坐在“家里有矿”的白二代旁边,再加这模样,不想印象深刻都难。

“你们在干嘛?”赖松蹲下来问。

狗毛手里拿着个长杆捞网,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宋昕:“抓小龙虾呢,你们来看深子的?”

赖松露齿一笑:“来玩儿的。”

沈树宝从泥地里上来,凑着旁边干净的水渠冲干净手脚,问他道:“想玩什么?”

赖松瞅了眼周围,突然问:“青灵子呢?”

狗毛警惕的看着他:“你找我妹干嘛?”

赖松大大咧咧道:“一起玩嘛,就日斤妹一个女孩子,她要无聊的。”

江深在一旁和宋昕说着话,小姑娘对龙虾显然很感兴趣:“你们抓了晚上吃吗?”

江深点头:“对呀,你留下来一起吃嘛。”

宋昕瞧着有些跃跃欲试:“我能下去抓吗?”

江深为难的看了她裙子一眼:“穿这样不方便吧……而且太阳太大,会晒黑的。”

宋昕撅着嘴:“我涂防晒霜了。”她凑近了一点江深,问,“看出来没?”

江深仔细看了看:“你嘴怎么这么红?”

“那是口红啦。”宋昕嗔了他一眼,“好不好看?”

江深点头:“好看的。”

宋昕又去看泥地里,不死心道:“我真不能下去?”

江深犹豫了半天,叹了口气:“我去帮你借裤子吧……”

宋昕高兴地举起双手“耶”了一声,赖松听到动静,回头挑了下眉:“日斤妹,你又出什么馊主意了?”

宋昕有点怕他,讪讪地道:“没啦……”

江深倒是实话实说了:“宋昕想抓小龙虾,树宝哥你有没有裤子借一条啊。”

“……”沈树宝一时没反应过来,他看了眼宋昕的模样打扮,又指了指自己,“我?!”

狗毛懵着一张脸,他盯着宋昕,特别发自肺腑得赤诚地说道:“大仙女,你下泥地太委屈了,咱们还是去采花吧。”

宋昕:“……”

早前江深就提过林子后面开了绣球花,一开始赖松没在意,以为就是城市里高档小区那样种的几小丛,等真到那儿看见了,才发现自己对这“几小丛”有很深的误解。

那片小山林最起码占了五六亩地,绣球花丛更是从山上开满到了山下,活生生一片天然INS网红风格的大花墙。

宋昕张着嘴看花,半天没说出话来。

“你走的时候得当心点。”狗毛提醒她,“花海里面的路难找,花枝大概会勾到你裙子。”

沈树宝:“要不等青灵子来了带你进去,她常在这儿玩,怎么进去出来都熟悉。”

宋昕忍不住问:“你们不玩吗?”

江深挽起裤腿和袖子:“我们帮你们采花呀。”

青灵子还是头一次和比自己大几岁的小姐姐玩,她看到宋昕时有些拘谨,规规矩矩喊了一声:“姐姐。”

宋昕笑:“你好呀,青灵子。”她从小就在女孩子堆里长大,相比男孩子其实更爱和女孩子玩儿。

果然不用花多久时间,女孩子之间就好的分都分不开了,手拉手得在花丛里拍照说悄悄话,赖松看的有些莫名其妙:“她们在干嘛?”

狗毛倒是挺习惯的,埋头继续采花:“女孩子都这样,只要认识了,就是上辈子失散多年的姐妹!”

赖松:“……”

宋昕突然老远跑过来,对着赖松兴冲冲的喊:“帮我和青灵子拍张照,就那绣球花背景的。”

赖松只好站起来,去拿她手机,结果拍了半天,两个小姑娘都不满意。

“不行,这腿太短了!”

“我表情还没做好呢。”

“自然点自然点,你这一看就是摆拍。”

赖松受不了道:“你们这就是摆拍,要多自然啊?!”

青灵子去拉沈树宝:“树宝哥,你来拍!”

赖松巴不得这个苦差事交给沈树宝来做,自己帮着江深去采花,狗毛已经采好了一大束,塞进江深怀里:“你抱着,等下给你那仙女姐姐。”

江深抱着一大捧绣球花,乖乖坐在旁边看女孩子们拍照,赖松回头看了他几次,突然掏出手机,偷偷对着江深的侧脸拍了一张。

白谨一刚在拳房里练完12组划船,他躺在平板支撑上,旁边坐着翻译和教练,两人前后叽里呱啦说了一通,白谨一边听边敷衍的点头,放在一旁的手机微信提示来了新消息。

赖垃圾:“【图片】”

白谨一解了锁,划拉开一看,眉峰慢慢皱了起来。

赖松发来的图片正是抱着花的江深,照片一看就是偷拍,光线角度都不怎么好,照片里的男生侧低着头,怀中粉紫色的绣球花几乎挡住了大半张脸。

白谨一静静看了一会儿,将图片保存了下来。

“就一张?”他回复消息。

赖松:“还有别的。”

白谨一:“都发过来。”

赖松没多想,发了一堆狗毛、沈树宝,青灵子和宋昕的照片过去,包括自己的自拍。

白谨一:“……”

赖松不怕死的道:“好看吧,乡下真好玩,你现在是不是特别羡慕?”

江深将采的花都给了宋昕,小姑娘一个怀抱都搂不住,高兴的合不拢嘴,不过宋昕显然对下泥塘抓小龙虾特别执着,见江深不帮自己,还求了青灵子。

“……”江深实在不明白宋昕这仙女儿怎么下凡下的这么接地气,还得在泥里滚一遭才舒服。

青灵子拿了狗毛平时下地穿的短裤借给宋昕,后者也不嫌弃,换好后还让沈树宝给她拍照。

赖松怕她不安全,也无所谓自己裤子脏不脏了,直接拉起裤管脱了鞋一块儿下去。

江深谨记着“舞者的脚是命根子”这话,老实坐在田根山帮小伙伴们看鞋。

正无所事事着,手机微信上白谨一突然给他发来了消息:“你在干嘛?”

江深一个拼音一个字的慢慢回复:“赖松和宋昕来玩啦,大家一起抓龙虾呢。”

白谨一:“花采完了?”

江深:“采完啦。”消息发出去后又觉得不对,白谨一怎么知道他今天采花了……

白谨一回消息的速度飞快:“拍张照片我看看。”

江深举起手机,按出照相功能,没什么技术含量的拍了一张给白谨一发过去。

白谨一打开图片,只见照片里一堆疯子满身黑泥得在那泥塘里追来打去,不知道在干嘛,人物都跑出了重影来。

白谨一:“……”

过了半天,白谨一才发来四个字:“你没下去?”

江深刚想回复说自己跳舞,怕伤了脚不能下去。

就看见白谨一又发来了回复:“我找了半天,又不是要看他们的。”

白谨一催命似的发了第三条消息:“快拍张自拍给我。”

江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