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7 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沈君仪还真是上了一半的课就跑了,剩下的丢给了经理左行之,可怜左行之属于理论派舞蹈大师,只能嘴上讲,跳是不能跳了。

“别那么早放走你那宝贝学生。”左行之可怜巴巴的求他,“我也想见见。”

沈君仪冷着脸:“任慧肯定会拍视频,你回来可以看。”

左行之:“……”

江深在文化宫汇演上跳的那场《大地之神》沈君仪是亲自录的,带回来后给工作室的老师都看了一遍。

任慧当场就疯了,拍板说要亲自去邻市把孩子接回来,沈君仪泼她凉水:“我去过了。”

任慧紧张道:“他肯来吗?!”

沈君仪看了她一眼:“周洛祥也去找过他。”

任慧噎了噎,愤愤不平道:“他凭什么来抢人啊?!”

沈君仪手里转着两颗玉球,淡淡道:“凭他是周洛祥,去年俄罗斯的比赛他摘得桂冠,今年就是法国巴黎了。”顿了顿,沈君仪继续道,“法国那边的舞团邀请了我做评委,今年不出意外他就是‘第一舞’了”

顶尖的芭蕾舞国际赛事每年都会在各个国家举办,但真正有统治地位的仍是俄罗斯法国和意大利,三个国家著名的芭蕾舞社团可谓在芭蕾舞界三足鼎立,每年内部都会有小型但含金量极高的赛事考核,这些跳舞的都有一个臭毛病,孤芳自赏,其乐无穷,自然对国际上举办的那些大赛事看不上眼又嗤之以鼻。

芭蕾舞者,就与他们的足尖一样,立在了一切凡夫俗子的灵魂上。

其实在江深汇演结束的当天沈君仪就想找他,只是不曾防备,会被周洛祥捷足先登,事后再去寻时舞蹈班却又放了假。

沈君仪向来只有被人追着跑的份,何时反过来过?

找人没经验的沈老师只能用最笨的方法,那阵子每天去文化宫蹲点。舞蹈房不开沈老师就去问文化宫的负责人,结果对方也不知道个大概,碰壁了好几次。

哪怕这样,沈君仪也是很执着了,照样风雨无阻的去文化宫等。

白谨一见过他几次后,终于找了个机会搭话:“你找谁?”

沈君仪看了看他,心想不如死马当活马医,试试看吧:“我找你们芭蕾舞团的一个学生。”

白谨一:“男生女生?”

沈君仪:“是个男孩子。”

白谨一挑了下眉,他拿出手机,翻了张照片出来,正是第一次给江深卸妆时拍的那张正脸照:“他吗?”

沈君仪眯着眼认了出来,他惊讶道:“你们认识?!”

白谨一没说认不认识,他反问:“你是谁。”

沈君仪有些为难,他不习惯带名片,又怕说的专业了对方听不懂,说了自己名字后就不知该怎么介绍下去了。

白谨一没太大反应,低头在手机上搜了一会儿,突然抬起脑袋又看了他一眼:“你比周洛祥厉害?”

沈君仪这才意识到对方应该不是个普通学生,皱眉道:“你怎么知道?”

白谨一举起手机,挡在沈君仪面前:“百度百科上有你的资料。”

沈君仪:“……”

白谨一最后把江深家的地址和电话一起写给了沈君仪,他看了对方一眼,突然说:“他是个好学生。”

沈君仪还是有些名舞者的架子,淡淡道:“这只有教了才知道。”

白谨一撇了撇嘴,懒得拆穿他这几天的瞎殷勤,低头又玩起了手机。

沈君仪瞥到一眼他新收的照片,似乎是只鸡,尾巴却是五颜六色的长羽,忍不住问道:“那是什么?”

白谨一按了黑屏,将手机背到身后,不怎么客气的冷冷道:“干嘛要告诉你。”

“听说你家养了只鸡?”任慧帮着江深压了会儿腿,努力找话题,“沈君仪说,还长着五彩大花尾巴?”

江深点了点头:“它叫Tony,是只野公鸡,我邻居哥哥抓给我的。”

任慧羡慕:“你家那边环境一定很好吧?”

“乡下当然好啦。”江深的下巴垫在手背上,语气欢欣,“我们自己种田养猪养鸡鸭鱼,水果也都是时令的,好吃又营养。”

任慧笑起来:“那离开家会不会寂寞呀?”

江深愣了愣,没说话,过了一会儿才有些失落道:“会想他们的,想爸爸妈妈,想狗毛青灵子和树宝哥,还有书店爷爷和Tony鸡。”

他沉默着,出神般想了很久,才转过脑袋,又笑起来,“但我还是想学跳舞。”

任慧轻声问他:“为什么呀?”

“因为喜欢呀。”江深晃着腿,他笑容明亮,像一只柔软的雏鸟。

“比我在乡下种田养鸡,跟朋友玩耍,比那些加起来的,都要更喜欢。”

沈君仪回来时倒是没表现出多急切的样子,他身边跟着位十七八岁模样的姑娘,身量极为高挑,整整比江深高出了一个半脑袋。

“她叫荆落云。”沈君仪介绍,“你的师姐。”

江深不知着了套,还没成沈君仪的学生,就乖乖喊了荆落云“师姐”。

荆落云抿嘴一笑,嗓音细声细气的喊他:“深深师弟。”

沈君仪:“你还有个师兄,和你差不多年纪,叫刘星枝,今天没来,下回就能看见了。”

江深只觉得不论师兄师姐,这名字怎么都那么好听……

荆落云在一旁偷偷看他几次,等江深看回去时又害羞着躲开,最后鼓起勇气似的又喊了他一声:“深深师弟。”

“嗳。”江深高兴着答应。

荆落云又抿嘴一笑,她外表见着实在没一丝女孩子的纤细感,个头比三楼不少跳舞的男生还高,再加剪着短发,五官既有少女秀美又有少年英气。

“不要那么害羞。”沈君仪示意荆落云站到江深身边,“你演示几个动作,让江深跟你学。”

荆落云捂着脸,又是羞怯地朝着江深点了点头,站到了镜子前面。

江深认真看着她。

荆落云闭上眼深吸一口气,再睁开时表情就变了。

虽然只是跟着跳一些基础的格朗(Grand)和热泰(Jete),但荆落云的风格却与江深截然不同,她的步伐轻盈,跳跃高而灵动,四肢伸展时如流云一般,而江深则柔韧有力,跃起时仿若箭离弓弦,腰背上的肌肉弧度张扬漂亮。

沈君仪看了一会儿便拍了拍手,让他们停下。

“落云。”他突然道,“你托举一下。”

江深没明白什么意思,荆落云突然转头看着他,羞赧一笑,仍是轻声轻气的:“失礼了,深深师弟。”

江深:“?”

荆落云伸出手握住他腰,稍一用力,江深竟是整个人被她举到了半空中。

江深:“??!!”

荆落云抬头看着他,笑容温柔又娇羞:“放松,你很轻,不会掉下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