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6 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白家过夜,早餐都有人提前准备好端上桌,江深第一个起来,迷迷糊糊刷了牙准备练功,看到朱阿姨时吓了一跳。

“小少爷,起来啦?”朱阿姨笑着打招呼,“给您做了酱油蒸蛋,还是热的,先垫垫饥。”

江深被那句“小少爷”喊得瞬间清醒起来,红着脸结巴道:“我、我不是小少爷……我叫江深……”

朱阿姨:“您是少爷的朋友嘛,一样的一样的。”

江深很想说“不一样不一样”,但赖松已经下楼了,朱阿姨也一样喊了他一声“赖少爷”,赖少爷非常不要脸没负担的受了,还吃了江深的酱油蒸蛋。

“我去刷牙。”赖松说,“小天鹅你起好早啊,练功吗?”

江深拿着朱阿姨递来了另一碗蒸蛋:“嗯啊……你也起好早啊。”

赖松边刷牙边说:“要跑步啊。”他刷到一半,突然朝楼上大喊,“白二代你个牙膏都还是草莓味的,你他妈儿童啊!”

与江深和赖松不同,白谨一唯一的毛病就是赖床,他臭着脸下楼的时候,赖松已经跑好步回来了。

江深刚练完功,还穿着舞鞋,正仰头咕咚咕咚的喝牛奶。

白谨一看了他一眼:“又在外面练的?”

江深咽下最后一口奶,实诚道:“对呀。”

白谨一皱着眉,他起床气有些大,闷闷不乐地坐在餐桌边上。

朱阿姨端了一锅水煮鸡肉出来,赖松冲了一把澡,正好饿了,帮着分锅里的肉:“你吃完再练?”

白谨一闹脾气:“今天不想练。”

赖松:“你没睡醒吧?去冲一冲。”

白谨沉默了一会儿,折身去浴室洗澡。

江深有些担心:“白谨一怎么啦?”

赖松:“他就这脾气,等醒了就好了。”他挑了个最大的鸡腿肉放江深碗里,“你吃,吃啥补啥,你同胞兄弟的腿。”

江深忍了一下,实在没忍住:“鸡是鸡,鹅是鹅啦!”

白谨一洗了澡出来果然好了许多,乖乖吃着蒸蛋和鸡肉,江深给他倒了一大杯牛奶,白谨一最后也给喝了。

“今天得跑五公里,800个跳绳,拉伸训练12组,挡板12组,实心吊球一小时,标准沙袋2小时。”赖松吃好了开始翻手机备忘录,“你还得无氧,划船、引体向上、举重,各8组。”

赖松看向白谨一:“吃完半小时先来100个仰卧起坐?”

白谨一撇了撇嘴:“你退役后去当教练吧。”

赖松嬉皮笑脸的:“你别说,还真有拳击馆请我。”

白谨一懒得接他骚话,只问江深拿来手机,在对方备忘录里记下地址和电话。

“沈君仪今天应该在工作室。”白谨一说,“司机把你送过去,看完了再接你回来。”

江深还是有些犹豫:“你不陪我呀?”

白谨一挑了下眉:“你要我陪你吗?”

江深想到白谨一一天要练这么多东西就又不太好意思,最后也只能说:“我还是自己去吧。”

白谨一似乎颇有些懊恼,不死心的又问了一遍:“真不要我陪?”

赖松受不了道:“陪什么陪啊,又不是小女孩拉手上厕所!”

想要“拉手上厕所”的江深当然不愿意被说像小女孩儿,他最后还是一个人拿着手机上了白家的车,司机都是关照好的,将人送到了沈君仪工作室的楼底下。

“我在下面等您。”司机恭敬道,“您好了下来就行。”

江深道了谢,他抬起头,沈君仪的工作室占了一整栋楼,楼下前台还有接待人员,后面挂着“来仪舞蹈工作室”几个字。

接待的姑娘以为他只是过来咨询的,特意问了句:“你父母没一起吗?”

江深只好讲:“没有……我是来找沈老师的。”

接待小姑娘笑了下:“没有预约见不到沈院的唷,而且今天沈院刚出门讲课,只能带你参观下别的啦。”

江深想了一会儿,觉得参观下也挺好,于是点了点头,有了些底气:“那、那就参观下吧。”

沈君仪的工作室比想象中的还要大很多,白谨一也提过这位国内如今的“第一舞”有自己非常成熟的舞蹈团队,每年世界各地都有大型巡演,歌舞剧向来都是中高端人士喜欢的消遣,像沈君仪这种业内地位,舞迷们不但群体庞大,而且钱闲地位都不少,以至于沈君仪一年忙的都没时间收学生。

江深当然没这心思想的那么深,他跟着前台姑娘上了三楼舞蹈教室,与小城市的文化宫相比,沈君仪的舞蹈房就要大太多了,江深还是第一次见到有这么多比自己大男生学舞蹈,所有人都穿着统一的舞蹈服,女老师在前面喊着拍子。

“这是任慧,任老师,国家一级芭蕾舞演员。”前台姑娘向江深介绍道。

江深想起来,这头衔自己也在周洛祥的名片上见过。

任慧拍了拍手,结束了一段群舞,她看向外面,正正好好与江深打了个照面,旋即目光便定住了。

“?”江深不知对方为何盯着自己,下意识弯腰鞠躬,任慧已经推门走了出来。

“你怎么来了?!”任慧惊喜非凡,她上下打量着江深,声音都高了起来,“你这鸢儿怎么不声不响飞这儿来了?沈君仪也真是,你来都不说一声!”

江深一脸的莫名其妙,前台姑娘的表情也是懵的,任慧挥了挥手,爽朗道:“快去打电话把沈君仪喊回来,就说那只小鸢……对了,你叫什么?”

江深报了自己名字。

“哎哟,我的江深宝贝。”任慧一脸心肝儿似的捧着男生的脸,“等你等的老娘魂都快灭了。”

江深:“……”

沈君仪自然不会那么快赶回来,任慧便带着江深上了五楼,一路话就没停过:“要不要吃小蛋糕?”

江深摇了摇头:“我不能吃甜食,会胖。”

任慧:“难得吃一次没事。”

她给江深倒了杯橙汁,领着他进了五楼的舞蹈房:“这是你以后练舞的地方,沈君仪会亲自带你。”

“……”江深其实还没决定要来学,可现在被任慧搞的颇有些骑虎难下。

“沈君仪的学生不多,加你才三个。”任慧开了舞蹈房的灯,示意他走进去随便看,“你师姐等会儿就来,她也认识你哦。”

江深不敢穿着鞋子踩舞蹈房的地板,可是又没带舞鞋,只好光着脚进去,任慧的目光落到他脚上,笑容温柔又欣慰:“我去给你拿双鞋,等会儿啊。”

江深点了点头,他站在偌大的舞蹈房中间,抬头看看天顶,又望向面前的落地镜,忍不住感慨的呼出了一口气。

又对着镜子看了一会儿,江深有些羞赧的抓了抓头发,身上的衬衫已经穿了两年多,虽然还算干净整齐,但因为洗太多次袖口已经毛了一半,幸好裤子是之前白谨一给他新买的,才不会显得太过寒掺。

他想到三楼那些学生统一漂亮的舞蹈服,脸就忍不住红起来,可又觉得自己这样太没出息,于是伸出手使劲拍了拍两颊。

任慧正巧拿着鞋进来了:“你试试看,我拿了好几双呢。”

江深“嗯”了一声,坐下来换鞋子。

任慧眼都不错的看着他。

江深换好了鞋,见她还盯着自己,有些不好意思:“老师要看我跳舞吗?”

“啊?”任慧反应过来,赶忙道,“你大老远过来的,现在就跳太累啦,拉个筋就行,老师帮你压背。”

江深眨了眨眼,也不懂任慧到底在想什么,但还是乖乖劈了个横叉,两臂张开,双手轻松地握住了自己的脚尖,然后再直起腰,重复第二遍。

任慧突然掏出了手机。

江深:“??”

“你做你的。”任慧开了摄像头,对准他,严肃道,“老师给你拍张照。”

江深:“……”